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4章 圣者大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幽若面庞绯红:“没,没什么,……这……这是圣者大人……是圣者殿下……”萧幽若已经达到了金丹期的巅峰阶段,与化境一步之遥,自然能感受到贾鱼强大的半圣之气,而沈化离只是练气十层,还没达到金丹期自然感受不到贾鱼的圣气,当然,贾鱼也是微微释放了一点点圣气。

    沈化离深呼出口气,想到昨天晚上父亲对贾鱼的尊敬,今天夫人又按耐不住,这就像是古代臣民见到帝王一样,沈化离也跟着起身咬了咬牙冲贾鱼道:“贾……贾同学好……”

    贾鱼也拱拱手:“沈先生好……”双方都是修炼者,贾鱼能感受到对方对自己的尊敬,当然也是自己的圣者威压太强,所以辈分关系与修真关系相互打折,喊他一句沈先生,不然沈化离有些受不起。

    沈化离是练气十层,实力较弱但有个好处便是能与贾鱼不拘束的谈话,但是萧幽若就不行了,沈化离笑道:“贝贝啊,你随你母亲回房间聊聊吧,我跟贾同学好好唠唠,都是一家人,你们不用起那么早的,呵呵呵……”

    沈贝贝脸上一红,心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在家的时候恨不得早上六点钟就要被母亲揪着耳朵给揪起来练拳了,再不就是父亲咚咚咚的敲门,就跟擂鼓一样,怎么都对贾鱼这么的客气?

    这跟沈贝贝之前预料的不同,她还以为家里人肯定都十分的反对和讨厌贾鱼,觉得极为的门不当户不对,她甚至想偷偷的跟贾鱼私奔啥的,怎么会这样?爷爷又要送贾鱼水榭莲楼,还要外加十个亿的陪送,这还嫌贾鱼吃亏,自己也是漂亮的大美女,难道就那么不堪?

    而一向眼高过顶的父母竟然对贾鱼也这样态度温和?这不会是在做梦吧?沈贝贝走到母亲跟前,感觉母亲身体很虚弱一样,随着母亲先回到了房间,房门关上,萧幽若才吐出了一口香气来,与贾鱼隔开,她才感受不到那股强大的圣气存在。

    拉着女儿沈贝贝的手,萧幽若低低问:“昨天你们……在一张床上睡的?”她看着自己这个漂亮的女儿,心想女儿哪里都好,但唯一一点就是继承了她父亲的大智若愚,有的时候一根筋,这一根筋如果看重了一项事情会事半功倍的去学习,但是要是不喜欢什么,就会怎么教也学不会,在沈贝贝小时候萧幽若恨不得将自己的所学全部教授给她,但是沈贝贝就是不用心学习,别说修真境界了,她连最基本的练气基本都没有突破,只是学了一些拳脚功夫,打架三五个混混还是敌不过她的。

    沈贝贝脸红的点了点头,萧幽若呵呵笑了,抚摸着女儿的发丝:“和妈妈还有什么害羞的?你们昨天……带东西了吗?就是杜蕾斯?还是他带的冈本?”沈贝贝虽然是一根筋,但是这还是明白的,忙道:“没有,没有,我们虽然没穿衣服在一起睡的,但是绝对没有发生最后一步,绝对没有,妈你不是说过么,女生发生那一步就不值钱了,所以我可没发生。”

    “唉……你这个傻丫头,为啥不发生呢?”萧幽若摇头道:“今天晚上,你就跟他发生,别不发生啊,不发生你们怎么会有小孩儿呢?”沈贝贝眼睛瞪的长长的:“不会吧……你不是教育我,女人得结婚那天才能发生关系么?要不然不就是坏女人了么?”

    “唉……”萧幽若叹气:“因势利导,此一时彼一时,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非得结婚那天发生关系?你老土不老土啊?小男小女的,差不多就到一起就行了,再说小贾这个人我跟你爸爸都看过了,对了,你爷爷先看的,对他都十分的满意,咱们家跟人家联姻,算是高攀了,就你这样式的,还不偷着乐,还非留着结婚那一天干啥啊?”

    “啊?咱们家跟他……是咱们家高攀?老娘,你是不是发烧了啊?”沈贝贝伸手去摸萧幽若的额头,萧幽若点了点她脑袋:“发什么烧?你老娘我正常的很,当然是咱们高攀人家了,你爷爷昨天说了,吧后院的水榭莲楼让给你跟小贾住,当做陪嫁,另外再拿出十个亿陪嫁钱,我跟你爸爸也不能含糊,准备把前院的华都涟雨也送给小贾,另外也再拿出五个亿,虽然钱少点,但毕竟也是心意,以后你跟小贾就在这里好好过日子,缺啥少啥让小贾给我们打电话,我们都给,另外水榭莲楼和华都涟雨房契都过户到小贾的名下,十五个亿的嫁妆也打入小贾的账号,你就别跟着分摊共同财产了……”

    “我倒……”沈贝贝一屁股坐地上,像是小孩儿一样踢打着小腿儿道:“干嘛啊?我是捡来的啊?贾鱼是你们亲生的啊?你干嘛这样对我啊?偏心也没这样的啊?我还以为你们会对贾鱼不好,觉得他配不上我呢,还准备劝你们呢,现在你们反倒对他太好了!好的都过分了!你们这样我就不嫁给他了!太欺负人了也!”

    “咯咯咯……”萧幽若笑着把女儿抱起来道:“你个傻丫头,掏到了个宝贝真是傻人傻福,你不嫁可不行,女婿是你选的,还选的这么好,现在是你说不嫁就不嫁的么?你敢不嫁,今天晚上我跟你爸爸就把你绑起来送到小贾那里。”

    沈贝贝哼道:“贾鱼有什么好的?他文凭好像是小学吧,家里父亲也是收鸡毛的,而且他现在也就是个个体户而已……”萧幽若笑道:“英雄莫问出处,朱元璋也是个放牛的,陈友谅是卖鱼的,刘备就是个卖草鞋的,刘邦也就是个小小的亭长,充其量等于现在社会的乡长,但人家都是一世英雄,万古留名,贾鱼也是如此。”

    “妈,那你告诉我,他究竟哪点好?你们就这样向着他,护着他,都不要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