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1章 破坏规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其余的普通席位都是普通观众,也有一些买狗卖狗的、还有赌狗的、当然,也有不少是单纯的看热闹的,窦明这样的大家族家的二世祖之间也可以互相赌注,也可以找斗狗场的公证人担保,当然要缴纳一笔担保费用。

    斗狗报名结束,场中马上开始进行比赛,这时,门口又涌进来一行十多个身穿白色西装的魁梧保镖,众人一件白色西装不禁吐出口气去,而窦明也嘀咕一句:“我擦!他怎么来了?”

    而南宫燕这时极为兴奋喊道:“二哥!二哥在这里!我在这里!”白色西装的保镖当中,不急不缓的走着一个一米八五以上的青年,青年人身材比例搭配极为完美,算是个九头身的青年人,转过头来冲南宫燕点了点头,青年剑眉星目,隐隐的散发英雄之气,而他见到南宫燕身边的沈贝贝时候,明显的俊朗的眉宇间出现一丝犹豫的伤情来。

    只是一闪,便又落在沈贝贝身边的贾鱼身上,而贾鱼身边就是吊儿郎当的窦明,窦明却冲南宫无忌撇嘴,还冲他伸了一根中指,表达自己的不满。

    南宫无忌微微一笑,他刚才接到了妹妹南宫燕的短信,虽然他心里坚定即使沈贝贝什么情况,他都不会对她减少一丝一毫的喜爱之情,当然,看到妹妹的短信还是让他心里一阵的温暖,同时又看向沈贝贝旁边的贾鱼,觉得这个人怎么看都跟沈贝贝不般配,简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好像一个花容玉貌的美女身边跟这个高中生一样,说是她的小弟弟还差不多了。

    场中也有不少二代三代美女,她们见到南宫无忌,一个个满脸桃花的就像是发春了一样,有的忍不住喊着:“是南宫无忌,是南宫无忌啊……南宫无忌……”

    贾鱼嘀嘀咕咕说:“难宫无鸡?好吧,一看就是个小白脸,不是个好饼!”此时他一左一右坐着沈贝贝跟窦明,两人都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当然,南宫燕稍微远一些,而且起身去迎她哥哥,就没听到,不然当场就想掐死他了。

    沈贝贝掐了贾鱼胳膊一把:“哎呀!你看你,挺大的人了,说话怎么那么难听?还小心眼,你对自己就那么没有自信啊?”旁边的窦明嘿嘿嘿笑道:“妹夫,人哎呀!你说我咋就没想到他应该叫难宫无**那?哈哈哈,妹夫有才,妹夫有才!”

    两人倒是很同仇敌忾的样子,南宫无忌这时风度翩翩的随妹妹南宫燕朝这里走来,南宫无忌身上散发出一股冷然之气,贾鱼心绪微微一顿,贾鱼到沈家的时候故意表露一些圣者气息,沈家当然怼他无比的尊敬,不过出门了,圣者气息他便全部收敛,但是他能体察周围人,当然,周围有修真者如果把气息一点也不表露他亦是体查不到,只是向对方示威亮相的时候才能体察。

    南宫无忌这时就像是示威一样的气息外放,只是贾鱼有些奇怪,他身上的气息像是修真者,但并不像是无形修真,五行修真度不过‘金木水火土,’贾鱼是坐拥小世界五行全部修真、同时也修妖、修魔,例如他修炼的《灵咒》就是属于魔系,七十二地煞便是窥探了五行玄妙,才魔性出了七十二班变化,实际上有更多的变化,但都源于七十二地煞演变开去。

    而这南宫无忌身上散发出一股冷气昂然,好像源于五行、却又不在无形之中、不似五行的玄妙,贾鱼微微皱眉起来,这个……有点像是西方道教,在万化世界当中、结界纷纭、并非五行、西方道教、释家、沙门、截教、阐教、还有许多玄妙的门派林立,散修当中不乏许多大高手,所以贾鱼平时极为收敛、即使强大的释门、沙门、道教、中的佼佼者也不敢妄自尊大。

    贾鱼正琢磨着,南宫无忌已经到了近前,只是两眼看着沈贝贝:“贝贝,你回来了?”沈贝贝哦了一声,然后抱紧贾鱼胳膊道:“这是我男朋友贾鱼。”

    “哦。”南宫无忌淡淡应了一声,本来睿智的星目隐隐的流露出了一丝的伤感来,窦明这时撇嘴道:“南宫无忌,你回来干啥来了?是不是不服气,也来跟小爷我斗狗?”

    “斗狗?”南宫无忌淡淡说,窦明哼哼道:“是啊!我跟我妹夫一起来斗狗的,你也来参加么?”南宫无忌点头道:“这个……可以。”窦明哈哈哈大笑道:“不过你没机会了啊!因为你已经错过报名的时间了,哈哈哈!你只能看着我拿冠军了!哈哈哈……”

    南宫无忌看着嚣张的窦明,只是轻轻一笑,随后冲身后的一个随从低声说:“去找斗狗场经理,说我南宫无忌的狗也要参加比赛。”

    身后随从点头应诺,快速离去,随从脚步极为的轻快,在人挤人当中步履如同飞燕一般,撺掇跳窜的竟然不多时到了赛场一角,跟个毛寸头的黑胖子嘀咕什么。

    那个黑胖子朝着南宫无忌这边看了看,随后带着几个人笑呵呵的走了过来,看台人基本落座,胖子过来笑容可掬的拱手道:“无忌公子,您要来斗狗,跟我沙四海不用打招呼的,直接牵着狗上场就是了,哈哈哈……”

    南宫无忌拱手笑道:“不行不行,谁都得按照规矩来才行,我也要给狗报名的。”沙四海哈哈大笑,让手下人递过来报名表格,南宫无忌手下随从填写,窦明在旁边撇嘴:“老沙,你不是说过谁也不能坏了你斗狗场的规矩么?现在南宫无忌明明迟到了,你还让他报名?那不是南宫无忌坏了你的规矩么?”

    “这个……”沙四海挠挠寸头,又拱拱手道:“窦少爷,您跟南宫家也沾点偏亲啊!是不是跟我老沙在开玩笑呐?再说了,无忌公子不参加斗狗,窦少爷岂不是太寂寞了么?您的那两只藏獒也在这遇不到对手啊?赢了都没劲,所以老沙我是为了让窦少爷赢得开心,才破例让南宫少爷参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