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2章 残酷对决
    ,精彩无弹窗免费!

    窦明撇撇嘴:“沙四海,你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不过你这么说话我爱听,一会儿看看少爷的藏獒怎么把南宫的小狗咬死的!南宫无忌,你的什么狗啊?”

    南宫无忌微微一笑:“西伯利亚犬……”窦明撇着嘴:“一般般么!”说着话,沙四海走到了体育场当中的草坪,大喝一声:“都够开始!”

    参赛的有七十二只狗,分小组进行比赛,诺达的体育场也有裁判,预赛当中先是分了十六个小场地开始斗狗,随着这一下便上去了三十二只对掐。

    贾鱼的小‘京巴’,还有南宫无忌的西伯利亚犬都是最后进来的,所以都排列在了第二轮,窦明自然是第一轮了,他呜呜渣渣的站起来给自己的狗加油助威,而其他人也都很看好窦明的两条狗,当然一人最多带两条狗参赛,随着斗狗开始,下面赌狗也开始了,不过这刚开始下注并不大,因为狗太多,越到最后狗少的时候越是激烈、下注的人多,赌注也大,这便是斗狗火爆的真正意图。

    终于这种事没人管?斗狗如果有人管,那自由搏击和地下黑拳早就被和谐了,现在很残忍的mma都在电视上直播,何况只是斗狗了,而第一轮的斗狗也是由抽签自由决定的。

    窦明的两只藏獒分别对上了一只牛头梗和一只高加索犬,能参加斗狗的自然带来的都是恶犬,不过窦明的两只藏獒还是顺利晋级,这两只藏獒个头太大了,虎虎生威如同雄狮一般,也参加过许多次的比赛,经验丰富,轻松拿下了对手。

    第一轮结束,第二轮开始比赛,贾鱼伸手去拿沈贝贝怀里抱着的小‘京巴’,沈贝贝不舍道:“干啥?我舍不得,这只狗狗你送给我好了。”

    贾鱼叹道:“贝贝,这可是咱们的冠军嗯!你得相信我。”沈贝贝这才撅着小嘴松开,旁边的南宫燕扑哧笑了:“贾鱼,你这是给这些斗犬送肉丸子啊!行啊,一会儿你的小丸子就被撕扯的四分五裂了。”

    南宫燕说着手还在沈贝贝怀里的小‘京巴’身上掐了一把,小京巴好像被掐疼了一样冲南宫燕汪汪汪的叫了起来,周围人都哈哈笑了,南宫燕也忍不住笑了:“哎呦!我的小京巴,还很厉害嘛,哈哈哈……”

    小京巴叫了几声之后,又缱绻的躺在了沈贝贝的怀里不肯出去,贾鱼心想:这只该死的火麒麟,蹭沈贝贝胸前很舒服么?你个色东西!拎起了小京巴就下场了,贾鱼下场送狗,沈贝贝位置空下来,南宫无忌刚要过去坐,窦明抢先一步坐到了贾鱼位置,阴阳怪气道:“哎呀,我妹夫刚走,就有人要插一腿啊!我这个当大舅子的可不同意呐!贝贝啊,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沈贝贝脸红道:“表哥,你瞎说什么啊?我跟贾鱼的事情已经定了,我父母还有我爷爷嫁妆都送贾鱼了,我是不会再移情别人的了……”南宫燕闻言惊讶道:“什么?贝贝啊,你不会是开玩笑吧?大伯和伯母,还有你家老太爷都这么得意贾鱼?得意这个乡巴佬?这个村支书?”

    南宫无忌也是一阵的心里刺痛,忍不住问:“什么村支书?”南宫燕唉了一声说:“他的那个对象贾鱼,是什么鸟不拉屎地方的一个偏僻农村的村支书,一个村官,跟咱们家贝贝……根本就是天上地下啊!咱们家贝贝是太阳,那小子就是个蚂蚁,你看看,斗狗只花五十块钱买个小京巴……哎呦……小京巴抽签竟然抽签跟我的杜高犬一起了,呵呵呵,这下肉丸子不得被我的杜高犬一口吞了啊!”

    南宫燕说着见沈贝贝脸色微微变化,忙拍了拍她后心说:“贝贝,没事的,一会儿出去我给你买一百只小京巴,你喜欢就行,而且都是好品种的,不像3那只杂毛啥的……”

    斗狗开始,又是一阵的撕咬,而贾鱼的那只小京巴与南宫燕的杜高犬放在一个小场地中,贾鱼的小京巴蜷缩成了一个小团团,趴在那睡着了,而南宫燕的杜高犬就在小场地四周嗅着,也不去咬小京巴,其他小场地的狗狗都在拼命的撕咬,只有他这里最为安静,想不引起台上的所有人的注意都不行。

    开始有人还喊:“看看!那个傻逼带着他的京巴小狗狗参战了!”、“就是,就是!这是怕丢人不够啊!真有勇气来搞笑啊!不对啊!这样的人,这样的狗,沙四海是不是脑地让门挤了,还是让野驴蹄子给踢了?怎么能同意来报名参赛呢!”

    “唉,斗狗券一万块啊,不便宜啊,有钱人乐意玩被!”、“也是也是,不过这小子不像是有钱人样啊!还像是个穷学生,是不是哪根筋不对,神经了?高考没考上?然后抱着他家里的京巴,偷了家里一万块钱过来斗狗了?”、“不对,刚才听人说这小子好像是什么窦明的妹夫……”、“不能吧!他要是窦明妹夫,我就是南宫无忌的妹夫,晚上跟他妹妹南宫燕入洞房……哈哈哈……”

    众说纷纭中,其他狗狗很多分出了胜负,很多还在拼命的撕咬,有的狗狗相互撕扯的鲜血淋淋、血肉横飞的分不出胜负,就直接被拖走,电击分开,算是伤残,双双取缔了晋级资格,因为这样再比下去两只狗就彻底废了,当然,这也要取得狗主人的许可,两个狗主人都同意战平取缔资格才行,要是有一方要退出,那便算输了。

    场地上的狗狗剩的越来越少,最后还剩下三组对决,一组是两只藏獒,已经撕咬的双方浑身是血,一组是斗牛梗和巴西非勒,巴西非勒把斗牛梗的脖子咬开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鼓鼓而出,白色短毛斗牛梗浑身都是鲜血,而那只巴西非勒的狗嘴被斗牛梗死死的叼住,上半边的狗嘴已经被撕扯的皮囊像是风衣似的展开,整只巴西非勒半个头的皮都被扯开了,两只狗依旧不依不饶的在对决,而双方主人也没有一方认输和讲和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