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7章 石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万天行动的时候,管家、丁甲丁乙都跟着,一行十多人,而沈万天知道,自己这次去就是个幌子,吸引人注意的,实际上先行的贾鱼才是大头,不过给贾鱼派随从一来是没必要,二来就有些招摇了。

    两个小时后、贾鱼坐的飞机降落在了与缅甸接壤的黑城、黑城不算发达,但因交易玉石而得名,县级城市亦是到处是石头,各家商铺林立,各种口音的叫卖赌石,当然,最大的还是赌石场了,赌石场直接与缅甸军方合作,大批的石料运送在大型赌石场当中,贾鱼下了飞机,打了个小笨笨车,直接到了赌石场,明天这里才正式开放,但是站在赌石场的大门往里面看,见成堆的石料、大大小小的堆放在那里,更像是一个天然的大建筑材料的垃圾场。

    这些大大小小成一堆一堆小山一样的石材,就等着明天世界各地的赌石高手专家在这里赌石、赌运、赌命,一刀穷一刀富,也有更多的人以侥幸的心里过来赌,其不知十赌九输,没有十分把握都别来这撞大运,要是每块石头都能开出天价翡翠,那资本家还赌个茄子?早就自己慢慢开着玩了。

    贾鱼在大门口瞅了瞅,眼神微眯,因为他感悟出里面有很多灵气显现、那一股股的灵气自然就是上好的翡翠玉石了,唯有经历年代久远的翡翠玉石才能发出那股灵动。

    当然,贾鱼还是仰仗小世界来判断,虽然达到了圣者级别,但小世界的潜力更是无穷的,小世界蕴含各种元素,体察这玉石石料显然更准确稳妥。

    当然,贾鱼还发现在这石矿四周亦是隐匿许多修真高手,而在石矿内部,也有荷枪实弹的雇佣兵在走动,贾鱼咧咧嘴,不过也正常了,这边本来就挨着缅甸,缅甸这地方冲突不断,这地方制止冲突的方式方法好像就是去制造更大的冲突。各种利益复杂纷杂其中。

    贾鱼先找了家落脚的酒店,随后下去溜达看看两边的门市店售卖的玉石,有没有好一些的也弄几块开开石头试试玩儿,正溜达着,从一个店铺里出来一行五六人,中间簇拥着一个老者,这老者还在讲些什么,而老者身边是一个身材颀长的美女,美女长长的波浪卷发丝耷拉下来,旁边跟着五个年轻人,这五个年轻人一边听老者徐述,一边偷瞄这个波浪卷的美女,显然看这个美女比听这个老者嘚啵嘚更重要。

    美女先看到贾鱼的,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转过头去不理,老者见到贾鱼,两眼一亮,忙叫道:“哎呀!这不是贾神医么?太有缘了!竟然能在这里碰见贾神医,您好,您好……”

    贾鱼见是孟宏达,也随即笑笑,跟他握握手,毕竟这老头儿人很不错,上次在火车上出手救了他老板,这老头儿挺知恩图报的,送了他一块镇店的翡翠,这翡翠亦是价格不菲,倒是孟舒舒这个小娘皮!就好像不认识自己的,你个忘恩负义的萌萌……

    跟孟宏达亲切握了握手,孟宏达有些激动道:“贾神医啊,太感谢您了,上次您出手之后,我带着我老板到了京城一些大医院复诊,那些老专家都是非常震惊的,说这是不可能的,简直就是医学奇迹,都要拜访您啊!我跟他们说认识的这位神医都是有缘才给看病,平时喜欢游走四海,难得一见啊!老专家学者都是极为惋惜……”

    贾鱼嘿嘿笑了几声,这马屁把他拍的极为舒服,孟宏达继道:“快中午了,正好贾神医,咱们去吃饭吧,今天一定跟贾神医多喝几杯……”这时,人群里一个高个子男生桀骜问道:“老师,您不是说马上要见石场的专家么?”

    孟舒舒也道:“爷爷,你看你这记性,跟石场专家见面,明天咱们能先入石场挑石头的。”孟宏达犹豫了一下道:“先挑石头和后挑石头都不重要,反正是赌石,赌绝大成分是靠运气的,机缘不到就是天天守着石矿也分不出那颗是好的。贾神医是实实在在的神医大家,自然先陪着贾神医吃饭最为重要。”

    贾鱼呵呵笑道:“我看……这样吧,不如孟老先生带着我一起去见石场的专家,这样一来不就是两全其美了么?”贾鱼这么一说,孟宏达拍了拍脑袋道:“妙啊!真是妙啊!这样一来两全其美了!行,就这么定了。”

    孟舒舒咬了咬下唇,像是不情愿,低低说道:“爷爷,这次去见石场的专家,还有其他的玉石专家、古玩专家都在的,您带个外行过去怕不太好吧……”

    孟宏达唉了一声说:“这有什么啊?贾神医是我的朋友,也是咱们家的恩人,对了孙女啊,还不过来见过贾神医?”孟舒舒眼睛瞪的大大的,心里自然极不情愿,这时,后面那个个子高高的桀骜的小子一脸傲气道:“老师,师姐说的很对的,咱们不能让外行人去的,免得破坏了规矩。”

    孟舒舒眼睛一转,接着道:“不过……可以说贾鱼是你的学生,这样就可以带去了。”显然,孟舒舒亦是要寒颤贾鱼了,孟宏达唉了一声,冲孟舒舒点指道:“你这个小东西!给我住口!要不是贾神医,你奶奶安有命在?你找的那个什么国外医生,根本就不靠谱,你奶奶要是没了,我也不在这里了,你们还能跟着我学赌石么?”

    孟舒舒被说的低头不语,其他学生也默不作声,随后那个桀骜的男生又把头仰了起来,这小子身高至少一米九了,容貌也有几分白人的样子,应该是国外的一个混血。

    孟宏达又冲贾鱼拱手道:“贾神医,恕孟宏达家教无方,我儿子儿媳常年在国外,孙女跟我没有严加管教,实在对不住。”贾鱼挠挠头道:“这个……没啥的,我也不明白赌石、古玩这里面的玄机和规矩,要是不能让外行人去,那我就不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