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0章 搅屎棍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啊哈!大家好哇!”众人正喜悦着,远远的有人打招呼,声音有些刺耳,但是也有些耳熟,众人一阵咧嘴,孟宏达也正在看别的石头,一抬头,就是一咧嘴,心想:我的爹,他怎么来了?

    孟宏达心里一番个,同时其他看石头的专家不少也苦笑不得的摇头,来的人一身白色西装,长得却是黑不溜秋,瘦高的大个子、骨架特别大,一走路身体直晃悠,就像是一个能行走的铁架子。

    身后还跟着十多个保镖,这人正是窦明,赌石这行基本上也都认得这个二世祖,身边也跟着两个赌石专家,窦明挥挥手,身后的保镖停住脚步,带着两个赌石专家过来了,嘿嘿嘿笑道:“哎呀,诸位来的好早哇!还好,我也不晚,对了,大家都看上了哪些石料了啊?我也瞅瞅,帮你们看看。”

    众人不禁一晕,这个窦明最可恶的就是这点,看到谁选中好的石料了,他就过来挖墙脚,这人的本性实在不敢恭维,而且身边始终十几个二十几个保镖,一般人多选择忍痛割爱了,因为不给这货面子这货还会日后报复,实在是可恶。但面对这个二世祖还真是敢怒不敢言了。

    “窦先生好,窦先生好……”众人都朝着窦明拱手问好,同时郑老专家把一块看好的石头吧嗒扔在了身后,并且用身体挡住,窦明笑嘻嘻的眨了眨小三角眼:“咦?刚才我明明听到有人说发现了一块不错的好石头,还说能开出玉的,怎么现在没人说话了?那块石头也不见了?”

    “这个……没有石头,没有石头,真的没有石头?我们也是刚过来,也没碰上什么好石头的。”众多专家一个个摇头晃脑加摆手的,心想不能说有石头,要不然这货又会连骗带抢的搞过去,以前发生过几次这样的事件,被抢过去的老专家也只能暗道倒霉,同时也怀疑这货耳朵怎么那么灵敏?属狗的么?怎么隔着这么远都能听见?

    “我吓?真没有?”窦明又不甘心的在众多专家脸上扫着,心想这群老褶子,又在骗小爷了,这些专家亦是连连摇头说没有,窦明叹息一声:“那好吧!”说着话分开两手往前走,众人一愣,随即被慢慢分开,他马上走到人群当中的郑专家跟前,郑专家脸色紧绷,看着窦明道:“窦先生,有事么?”

    “没事,我当然是没事,不过麻烦请你让让,借过,借过,你给我借过吧你。”窦明说着一扒拉郑专家,把郑专家扒拉到了一边,随后弯腰在他身后捡起一块石头,众人一晕,他捡起来的正是郑专家看上的那块了。

    窦明咂咂嘴道:“我慧眼如炬!发现这块石头不错,大家说说看,这块石头如何啊?”这些专家一闭眼,怕什么来什么,有的专家心里狠狠的呸!了一声,心想你慧眼如炬的老狗屁啊你!明明是你刚才潜伏在哪座石头堆后面发现我们在议论这块石头了,然后就呜呜渣渣的过来装腔作势的明抢了,心里也替郑专家倒霉,有的人心里也暗自庆幸,心想老郑啊,活该啊,让你得瑟,被抢了吧,嘿嘿嘿……

    “这个……这个……”郑专家指着这块石头说不出话来,窦明啧啧道:“老郑啊,你想说啥?你不会说这块石头是你发现的吧?说我窦明明抢豪夺?我窦明可是正经的石料伤人,绝对不会做那种不要脸的事情的,大家刚才都看到了,都可以证明是我先发现的,对不对?大家说对不对?”

    众人唉声叹气,有的也只能苦笑点头,这时,一声喝唳道:“不对!是郑专家先发现的,把石头还给他!”窦敏一咧嘴:“哎呦喂!还有不给小爷我面子的?我打……嘿嘿嘿,原来是妃儿啊……”

    窦明马上换做一副哈巴狗一样的小脸了,眼前不知何时站着个女人,这女人一身火红的旗袍装,初冬了,旗袍是面部的,里面是肉色丝袜,但身材曼妙中亦是有那种让人迷醉的丰腴,是一种熟透了的水蜜桃型的女人,头发盘起、身段婀娜、让人一下想起了天宫里的嫦娥,或许就是这幅样子。

    窦明屁颠屁颠的拿着石头过来,比比划划解释说:“妃儿,你不是应该在缅甸么?怎么也回来啦?”窦明过来屁颠屁颠的讨好打招呼,其他看石料的专家还有玉石商人亦是一个个拱手尊敬道:“龙老板好……”

    “龙老板辛苦……”、“龙妃老板您这时什么时候回来的……”、“妃儿老板您回来简直太好了,咳咳咳……”龙妃儿狭长双目扫了眼众人,这女人长了一双带着英气的龙凤眼,眼中透出的神色让人肃然起敬,即使面对吊儿郎当的窦明,窦明也笑嘻嘻在她跟前卖萌、拍马屁。

    龙妃儿先是冷冷扫视一圈,镇住场子,随后目光突然多云转晴,带着浓浓的温柔咯咯咯笑道:“诸位老板好,感谢诸位老板的抬举,刚才妃儿在会客,就没有过来招呼各位老板,失礼了,真是失礼了。”

    龙妃儿说着目光又扫在窦明脸上:“窦老板,你就不要跟郑老板开玩笑了,把石头还给他吧,郑老板可有心脏病生不了气的。”窦明咧嘴拱手道:“妃儿啊,您误会了,我敢用我亲爹的名义发誓,这块石头真是我先发现的……哎呦呦……”

    窦明一手拿着石头,另一只手在龙妃儿面前比划着,却被龙妃儿极快的捉住的手腕,接着她极为纤细纤长的手指像是轻轻一捏,窦明手腕便像是被毒蛇咬噬一样的钻心疼痛起来,另只手里的石头也落地了,“哎呦呦,我可以让给郑老板,哎呦呦,好吧,好吧,这块石头是郑老板选中的,我刚才躲在石头堆后面发现他们在聊这块石头,没注意到我,所以……所以我才跟诸位老板开个玩笑,哎呦呦,妃儿啊,我就是开玩笑而已啊……饶了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