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1章 黑夜白天
    ,精彩无弹窗免费!

    龙妃儿嗯嗯点头,纤细柔荑轻轻松开,窦明才晃着胳膊咧嘴拱拱手闪人,只是他闪的不远,灰溜溜的过了两个石头堆忍不住低低骂道:“你奶奶个腿的龙妃儿,哪阵妖风把你这个妖婆子从缅甸给吹回来了?你难道没被炮弹炸死吗?奶奶个腿儿的今天倒霉碰到这个茬子了……”

    龙妃儿在缅甸开矿,能在缅甸开矿的跟政府军与**军自然都有来往并且关系密切,龙妃儿靠着的是手下拥有一支实力强大的雇佣军团,做着开矿的生意,也有雇佣兵的生意,哪里需要雇佣兵,也可以在他这里来买,因为许多国家有一些事情无法动用警察和军队,只有雇佣兵才行,例如暗网、黑市,并且暗网和黑市比想象中的要大的多。

    这个世界有光明的白天,就少不了漆黑的深夜,黑色势力不是没有,而是被强大的光明挡在了门外……这次石料买卖巨大,龙妃儿亲自带着一批雇佣兵回来,有他回来镇场子,也没人再赶这里闹事了,她手下的雇佣兵实战要远远高于军队,因为和平时期的军队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军人是要靠血洗的,龙妃儿手下的雇佣军不禁护卫石矿,也经常和缅甸的政府军非政府军交火,同时也有许多委派去非洲等地执行任务,她这股实力属于亦正亦邪的存在,当然表面上龙妃儿亦是一个玉石批发商的商人的身份。

    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这样娇艳的女人带领着一支强大的雇佣兵军团,手腕可想而知,窦明虽然是京城的二世祖,但是在龙妃儿面前被修理的服服帖帖,扁皮都不敢放,也只能跑到石头堆后面嘀嘀咕咕的说几句龙妃儿的坏话而已。

    在石头堆转了一圈,窦明又探头探脑的出来了,这时,那个郑专家正在开石,而龙妃儿直接给那块石头定价为八万块,这价格不算高,龙妃儿也是本着放长线钓大鱼的手段,做买卖必须要给对方留赚钱的空隙才行了。

    这边开石,孟宏达趁机把另外一块石头也选了出来,孟宏达这边刚选中拿在手里,窦明又阴阳怪气的转到了他跟前笑嘻嘻道:“宏达兄,宏达兄好哇……”

    孟宏达一听这声音浑身都不自在起来了,这小子简直就是个讨厌鬼,连头也不回,直接奔向龙妃儿而去,窦明忙屁颠屁颠的跟着:“宏达兄啊,咋见面不说话那?你手里拿着的啥呀?”

    “唉……窦少爷啊,我啥都没拿,一块破石头。”窦明嘿嘿笑说:“啥破石头啊?我窦明看石头看不准,但宏达兄看的准啊?要不宏达兄帮我看看一块呗?要不宏达兄你手里的这块让给我吧……哎呀呀,妃儿,你忙你的,不用过来招呼我……”

    窦明见龙妃儿朝这边走来,忙缩了缩头就要溜,不过此时他眼神一扫,忽然见一男一女走了过来,忙笑嘻嘻打招呼道:“贾鱼!贾鱼妹……咳咳……贾鱼老弟领着弟妹来的啊?”

    窦明见贾鱼身边跟着的女孩儿不是沈贝贝,是另外个女的,这个女的还抓着他的胳膊,大眼睛一翻一翻的,小嘴儿也气得嘟嘟嘟的,那样子很像是小两口吵架闹别扭似的。

    贾鱼绕着石头堆跑了几圈,孟舒舒追不上累的香汗淋漓,最后一屁股坐地上想休息一会儿,无奈太累的没仔细看,屁股下面坐上了一个尖角石头,把孟舒舒各的原地盘跳起来:“哎呀我滴……”她想说屁股,但一下子反应过来贾鱼这厮还在旁边,气得脸憋的通红,下面又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她又不然揉,又不敢大声叫,因为疼痛面部扭曲更冲贾鱼呲牙咧嘴、切齿的仇恨了。

    贾鱼知道这妞儿各到屁股了,但装作不知道的问:“小孟你怎么了?哪里疼?要不我给你揉揉?”、“滚!不用!”孟舒舒疼的汗都下来了,但更讨厌贾鱼。

    贾鱼哦了一声:“既然不用就算了,我四处转转,你在这里休息休息。”孟舒舒咬了咬牙,恨恨道:“你过来扶我一把,哎呀,我刚才……扭到腰了。”

    贾鱼笑问:“真的是扭腰了么?我看你疼的方位好像不是腰啊,是不是别的地方啊?”贾鱼歪着脑袋要往她身后瞅,孟舒舒恨恨道:“别乱瞅!我就是扭到腰了,贾鱼你不是神医么,过来帮我按按腰,哎呦,疼死了,快点过来。”

    “那好吧。”贾鱼点点头走到她跟前,不过孟舒舒一把抓住胳膊,随后一手恨恨抓着,一手在贾鱼胳膊上恨恨的掐,一边掐一边解气道:“可恶啊!真是气死我了!你倒是跑啊!你倒是给我跑啊!”

    小手掐着,时而拍打贾鱼身上,她这点力气在贾鱼眼前就跟挠痒痒似的,贾鱼亦然是圣者之体,哪里在乎她这点点小小力道,反而觉得更为享受了,孟舒舒感觉打累了,就拉着贾鱼坐下来休息,但是还不撒手,就像是贾鱼是一只蝴蝶,一撒手就会飞走了一样。

    她拉着贾鱼坐下来,气呼呼的又锤了两下,贾鱼嘿嘿笑:“乖,再给我捶捶背,简直太舒服了,比洗马杀鸡还舒服!”孟舒舒哼道:“你给我住嘴!老实呆着!”

    贾鱼笑道:“小孟同志,你打也打了,也该出气了,松开我,放我走吧。”孟舒舒摇头:“不行!你嬉皮笑脸的,肯定没被我打疼,我先歇一会儿,歇一会儿再打。”

    “唉,还有你这样的!”孟舒舒坐下来,随后又捡起刚才那个小石头狠狠道:“该死的!”说完把石头扔进了石头堆,贾鱼忙顺手把那块石头又捡了回来,孟舒舒不禁脸红了,心想这块石头可是她刚才坐过的这一小块,脸立即就红了,哼了一声道:“贾鱼!你是不是变态啊!”

    “额……小孟啊,你不是说我不会赌石么?反正石头这玩意就是赌而已,干脆我就相中这块了,我就买这块,一会儿去付钱。”孟舒舒咬着小银牙气道:“变态!你这个大变态!我坐过的你就拿在手里当宝贝,那我要是给你一块姨妈巾,你不得当成国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