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4章 报复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走出门口,神识扫过,发现两颗红点照在自己身上,显然是狙击手的红外线在瞄准自己了,心里一阵冷笑,对方还不错,还搞来的两个狙击手,而在酒店三十米开外,挺着大大小小二三十部小车和面包车,隐隐的能看到车内外人头攒动,他们大多弓着身,像是潜伏的小老鼠一样。

    一阵冬风吹过,天色入夜中又多了一些惨白云层的阴霾,贾鱼轻轻嘀咕着:“今晚……可能会下雪吧……”他弯下身,随后手捧起了一把沙土,接着着冬风的吹拂,手里的沙土慢慢迎风飘散,而这冬风在吹着沙土飘散之时,明显的大了一些,可以把这些沙土吹的更远一些,同时,冬风中又席卷起来,一股小型的旋风卷起贾鱼的这一捧沙土,这一捧沙土被吹的四面八方,随着风沙远去。

    贾鱼往前走着,两手伸向天空,距离酒店二十米处停了下来,仰天呵呵呵的笑了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发笑,我视世间众生、世间众生视我如草芥,我欲囚万地一隅,众人又欲沦我为炙肉……

    贾鱼深深吐出口气,两股神识之力散发开去,就像是两股无形的手掌,抓住在两边高层埋伏的两个狙击手,两个狙击手已经瞄准好了,随时可以射击,但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如同一只无形的手掌抓住衣襟狠狠的扯将下去,正这时,埋伏在附近的百十名的黑社会混混,从面包车和小车出齐齐冲出,手里挥舞着砍刀,撕裂的冬风和这些蚂蚱的喊杀声,连同两个狙击手跌落楼台的惨叫瞬间汇聚在贾鱼耳中。

    贾鱼默默念动咒语,倏地,在四面八方的暗处,那些从贾鱼手中飞扬出去的沙尘,凭空闪出人形,亦是成了数百手持砍刀的黑衣大汉,这些大汉朝着围拢贾鱼的百十名混混冲杀而来。

    这些混混本来把贾鱼包了粽子,没想到外面有突然间出现几百人把他们给包了粽子了,而领头的这时冲着对讲大骂道:“枪手!枪手!枪手难道死了吗?”

    两个狙击手已经从高层落地而亡,剩下的八个枪手从各处朝贾鱼展开射击,贾鱼身前形成一股强大的无形的能量罩,子弹进入能量罩范围本能的速度减弱,到了贾鱼跟前就像是诱饵抛的小石子一样,轻轻散落在地。

    这时,贾鱼用沙土幻化的几百个魁梧大汉已经喊杀震天的与那一百多个马仔交锋,这些马仔亦是身经百战,但是跟这些五行之术幻化的大汉相抗衡绝对不是敌手。

    双方只坚持了两分钟不到的时间,百名混混开始全面溃散奔逃,只是他们想要逃出这几百个大汉的包围圈根本不可能,这些大汉像是坚固的长城,唯独把他们全部砍倒,不然就别想突围。

    马仔的头目带着一伙骨干朝着一个方向突围,而有的马仔发现了贾鱼,想擒贼先擒王的进攻贾鱼,只是贾鱼神识一动,几十个大汉便围拢过来把他护卫的中心,朝着四面围攻过来的大汉砍杀,而也有一些大汉朝着那些隐匿枪手的阴暗处杀去,一时间,黑枪也偃旗息鼓了。

    百十个马仔有的拼命往外突围,有的打电话求援,有的想进攻贾鱼,接过直接被守卫贾鱼的大汉给腰斩,一时间酒店门前哀嚎遍地,鲜血成河,俨然更像是一处人间炼狱。

    此时,在酒店的五楼,龙妃儿看着窗外的景象,不禁长长呼出口气,身后的老者道:“龙丫头,我说过你不用太多担心,那个小子肯定不一般的,看到了吧。”

    龙妃儿吐出口气道:“老师,我还是不明白,他那么多人事先埋伏在哪里的?怎么我都一点察觉没有?怎么一下子就突然冒出来五六百个马仔杀手了?”

    老者呵呵笑道:“龙丫头,那你觉得这个小伙子怎么样?”龙妃儿龙凤眼盯了盯说:“这个……什么怎么样?他的人品么?时间太短,我也不了解,生意方面倒是很有慧眼。”

    “嗯。”老者点头道:“难得你对一个男的这么感兴趣,要不要我给你保媒,你也二十四了,应该嫁人了,不能总一天当个雇佣兵头领,一个女孩子总做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

    “啊?我才不嫁人哪!再说了师傅,贾鱼这个人也只有十九岁,太小了,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他要是比我大五岁我还是可以接受的,小五岁绝对不行。”

    老者呵呵道:“男人要凭本事才行,没有本事就是比你大十五岁有什么用呢?有本事的男人,就算比你再小一些,能驾驭你,那你们就般配,行了,你别多说了,这件事情我自有打算的。”

    龙妃儿还是摇头:“不行,绝对不行~!我不能接受比我年纪小的,这个贾鱼一看就是个不成熟的小男生,绝对不行,我绝对不喜欢。”她拒绝的也果断干脆,在她心里觉得贾鱼是个人才,而见贾鱼只身一人下楼,一下子有些爱惜人才,更有些母性突然泛滥了。

    老者只是摇头笑:“喜欢的人突然出现了,你自己都不知所措,以后你就明白了。”龙妃儿再看下面的贾鱼被一伙大汉围着走出场外,而那些马仔竟然一个没有跑掉,这几百个大汉来的快,去的也快,像是一阵风声,只留下伤残的百十名马仔痛苦的躺在酒店的门前,雪花纷纷落下,大片大片的覆盖在他们的身上,冰冷的覆盖着他们痛苦的呻吟。

    贾鱼跟几百名大汉纷纷退去,快的就像这些人从来没有来过一样,手下人问龙妃儿己方这么做,龙妃儿淡淡回答:“我们也走吧。”龙妃儿手下安保先行,出了酒店门口,随即是雇佣兵,龙妃儿被护卫其中。

    雪片不断落下,沾染着周遭的冰封一些的血腥,龙妃儿余光扫向那些被砍伤的马仔,心中微微一紧,因为这些马仔有的直接断气了,即使呻吟的也是重伤,根本就没有一个轻伤和幸免躲过的,也便是说贾鱼埋伏的那些手下都是杀伐果断的见过血腥的杀手,这样一股庞大的势力进入地界自己的人竟然毫不知情?实在让人细思恐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