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0章 强龙与地头蛇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人走出餐厅,孟舒舒手就甩开了,贾鱼道:“咱们该出发了,去赌石。”孟舒舒哼道:“赌石?你还真去啊?你因为总有昨天那么的好运气么?”孟舒舒只知道贾鱼赌赢了一块小石头,还送给她了。

    贾鱼嗯嗯道:“所以我得等你啊,等你大屁股再坐一块翡翠出来,我还赌。”、“你给我滚……”孟舒舒脸红的掐着贾鱼胳膊,一路追追打打跑出了酒店门口,已经在酒店车里等着的孟宏达见两人嘻嘻哈哈的,不禁微微点头,看来两人发展的不错,再发展发展一段时间一定会有感情的,男女就得接触,哪怕就是这样的肢体接触的打打闹闹,也会对对方存在肢体记忆和情感的。

    孟宏达今天不同,学生一个没带,而是带了几个保镖,另外还有几个穿军装的站着笔挺的士兵,另外还有个亦是很笔挺的军官,可见昨天晚上发生重大事件,这老家伙也武装了一下自己。

    孟舒舒到了酒店外面不跟贾鱼打闹了,不过上车的时候还是偷偷的掐了贾鱼两把,孟宏达坐在前面,贾鱼也凑到前面去坐,而孟舒舒坐到了第三排,小手不时的通过座位的缝隙伸到前面去掐贾鱼,掐完之后她一副占了便宜的嘻嘻笑。

    车子一开动,孟舒舒再去掐,不过被贾鱼捉住了小手,这下孟舒舒抽也抽不回来,只能气咻咻的被他抓着,贾鱼回头,见孟舒舒大眼睛里已经含着委屈的水雾了,这才松手,不过松手的时候明显又在她手背上摸了几下占便宜。

    孟舒舒气得咬牙切齿小声嘀咕:“贾鱼,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报仇,我要报仇……”贾鱼心里好笑,小妞妞儿,报仇吧,来报仇吧,小爷我都有些急不可耐了……

    三辆车,贾鱼和孟宏达的这辆车在中间,很快到了石场,当然,山湾区那边已经被封锁住,车辆不准通行,三辆车绕圈到了龙妃儿的石场,这次石场跟前不禁有了安保还停着几辆警车,远远的还有武警的车辆,而龙妃儿所谓的安保人员其实就是穿上制服的雇佣兵,一时间,这倒不像是赌石场,更像是作战的前线了。

    贾鱼一行的车到了大门口也被拦住检查,警察见里面坐着军人,不禁客气了很多:“不好意思,昨天晚上出事了,所以上峰下令了,必须要严格排查,多支持一下我们的工作。”

    军官掏出证件,而身上的士兵也掏出证件来,见证件上注明为特种兵,警察与军队人员互相敬礼,随后三辆车顺利开入赌石场,这一下赌石的生意少了不少,因为以前这里是鱼龙混杂的,也有没有身份证的人混入其中,往来缅甸的一些逃犯、毒贩、走私人口贩子也跟着进入其中赌石,三教九流的,这次出事了,赌石场能让正常举行就不错了。

    赌石的少了一些,来看热闹的也少了太多,基本上来的都是正经的赌石、亦或是珠宝商人了,一早上的,里面已经聚集了几百选石的商人,与昨天不同的是,今天这些石料都被一堆一堆的分了等级,这边一堆都是三万块一块的,那边都是五万的,也有几十万的,有的还单独的被印上了价码。

    进入赌石场安全问题便不用考虑了,孟宏达便开始挑选石头,贾鱼也跟着挑选,他再次催动小世界内的柳青青,柳青青有些不耐烦、贾鱼说了不少拜年话,柳青青才答应帮着挑选几块,贾鱼圣者力量不能发出来,所以只能借助小世界内柳青青的圣者力量了。

    但这次石头的质量显然不如昨天了,贾鱼摸到手里的石头,柳青青都摇头,基本上都赔钱,即便有个别的能赚钱,当然也只是小赚了,贾鱼觉得赚的少就没啥意思了。

    过了一阵,开石那边传来了欢呼声,有人赌到翠了,果然,石头切开,里面是老坑翡翠,那人是花十万块买的,单场有人出价一百万,那赌石者便卖掉了,转手赚了九十万,亦是不虚此行了。

    有人开出了老坑翡翠,抱着侥幸的人越来越多,开石的也越来越多了起来,石场的销售额逐渐攀升,赌石的热情已经完全迸发,至于昨天血淋淋的事件已经被疯狂的赌石者忘掉脑后,谁活着不都得死么?没钱简直比死了还难受,谁拍谁啊?

    贾鱼正在漫不经心的条选着,忽然,感觉两股戾气朝自己身遭而来,贾鱼不禁微微皱眉,心想这是哪里来的大傻缺啊?修行者一般在人多的地方都极为的收敛气息,很怕被同样的修真者体察到自己修为的境界,只有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才会亮剑显示自己的势力,这就像厉害的的狗不漏齿,露齿就让对方发现你的致命底牌了。

    而戾气逼近,一男一女停在选石头的贾鱼近前,这男的一看就是娇生惯养一脸的阴柔,而这个女的,长得不错,但是亦是一脸的怒气,这男的先是狠狠喝道:“贾鱼!今天你活不成了!”

    “哎呦呦,啧啧啧……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雷渊啊!你还没死哪?这位是……唐笛?我说你一个小姑娘整天不好好呆着,四处乱跑什么?其不知江湖险恶?”

    雷渊和唐笛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贾鱼嚼碎,雷渊厉声忿恨都:“贾鱼!你这个无耻之徒!竟然杀害我雷家的人,夺走我雷家的财产!今天我必须要杀了你!”他说着便要动手,而旁边的唐笛也跟着抽出一把短剑。

    雷渊手掌探出,两把锋利的毒镖就要打出来,这时,保卫石场的雇佣兵喝道:“干什么的?”话音落下,这个雇佣兵快步而来,另外又过来七八个雇佣兵,枪口齐齐对着这里。

    雷渊忿恨道:“我们这是私人恩怨,不用你们管!”唐笛亦道:“就是!我们要杀了眼前这人,你们最好不要与我们为敌!”雇佣兵冷冷道:“你们解决私人恩怨就去外面解决,我们不干涉,但是在我们石场当中的就是我们的客人,谁敢在我们石场闹事就是与我们石场作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