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3章 麻烦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嘴里也喷出一口鲜血难受的问:“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潘晓婷淡淡道:“你们这些穿着一身狗皮,欺负老百姓的恶狗,你们活着就是老百姓的灾难,助纣为虐,帮助恶人欺负善良百姓,你们这种人可以去死了,小娘我们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千一,别人可以死个痛快,这个老警察必须要把他一刀一刀的割肉,必须让他受千刀万剐之苦……”

    “明白了晓婷姐!”千一再看老警察时,亦是露出了一丝的狞笑,就像是猫捉老鼠最后不吃掉,而来来回回的用爪子挠,直到把他一点点的折磨致死一样的过瘾……潘晓婷和果果出了这个房间,其他警察听见嚎叫声,出门见到两个女孩儿出来,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潘晓婷的胳膊倏地延长,抓住一个警察的脖子,用力嘎巴一扭,这警察脖子直接被扭断而断气身亡。

    潘晓婷算是修真和修鬼了,修真修炼的是气,修鬼现在是一些邪法,例如变化、这手臂延长便是修鬼当中的一些幻法,加上修真的气息、变得更为如虎添翼,另外冲出的警察见到这一幕本能的去腰间掏枪,只是刚摸到腰间,果果已经到了,她亦是古曼丽出身,现在虽然到了先天境界,但古曼丽的本性此时爆发出来。

    张开口一口咬在一个警察的腿上,这一口直接把警察的腿骨咬断,这警察惨叫一声倒地,果果小手上去掐住这个警察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抓住另一个警察小腿也把他拉倒,随后两手抓住两个警察的脑袋往中间一撞,嘭的一声,两个脑袋被撞成了烂西瓜。

    所长室里的所长和副所长出来,刚瞠目结舌,潘晓婷的头发随风疯长,延长了七八米直接缠绕住所长和副所长的脖子,活活将两人勒死,此时那个老警察已经被千一活扒皮,但还是不过瘾的一刀一刀的切割起来,其余警员有的冲过来开枪,不过潘晓婷已经展开修鬼的功法,子弹根本无法打中她,反倒被她掐死。

    剩下那五个小混混听见里面的一阵阵的惨叫声,有个小混混仗着胆子往里面一看,吓得腿都软了,想往外跑,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总是在门前绕来绕去的就是跑不出去,他们不知道潘晓婷已经早在这里设置了一个鬼打墙。

    潘晓婷、果果把里面十几个警察全部解决了,而千一这时也唉声叹气的走了出来说:“这个老警察真没意思,才割了一百多刀就死了……”几个小混混吓得魂儿都没了,千一这时道:“晓婷姐,把这五个小混混也千刀万剐吧!”

    五个小混混闻言、吓得两腿直哆嗦,嘴唇都哆嗦,只说着饶命之类的话,潘晓婷点点头,也想把五个小混混以为最残忍的方法杀死,但她忽然一皱眉道:“不好,一一股修真之气传来,咱们必须要速战速决了……”她说着看了果果一眼:“咱们吃掉这五个小混混的灵魂,跟能助长咱们修鬼,另外千一,你负责放火,把这里烧掉,不要留下任何马脚。”

    千一点点头去放火,潘晓婷和果果化为厉鬼,开始吞噬五个小混混的灵魂,片刻后,惨叫连连、火光冲天,这个派出所是在小区里面的,不过设置了鬼打墙,即使里面再惨叫,也是内置的小结界,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看不到什么。

    潘晓婷随即带着千一和果果往外撤,但她没破这道鬼打墙,而是想等火烧的差不多再撤掉,带着果果和千一御风而行去找贾鱼,贾鱼神识感应到了这些,心里叹息:这些祖宗啊!还真能惹是生非啊!大白天的就开始杀人放火,你把这些混混和派出所的民警痛扁一顿也好啊,这家伙够狠的,直接团灭了……

    贾鱼这时也出了门,不过直接到了一处僻静的胡同,潘晓婷循着贾鱼气息带着三人赶到,此时,消防车已经赶到了派出所,随即进行救火,只是这水却浇不灭大火,这时,围观的人群中走出一个道士,拍了拍一边的消防队员,随即站在前端、口中念念有词,随即朝着大火一指厉声喝道:“疾!”

    随即道士撤出,消防员再救火之时,这火焰势头才慢慢消减下去,而那道士已经无影无踪……此时,贾鱼在胡同内,见潘晓婷三人到了,同时贾鱼的电话也响了起来,不用看,又是沈大康的,贾鱼接听笑笑道:“大康兄,又有何见解啊?”

    “见解?”沈大康唉声道:“贾兄弟啊,海东派出所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发生大火了?你让我怎么上报?”贾鱼挠挠头:“这个……年代久远、线路老化吧!”沈大康大声道:“瞎说!前几年刚建成的!”贾鱼又道:“那就是开发商偷工减料,用不合格的电线之类造成的。”

    沈大康又哼道:“更不可能了,派出所、市政府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偷工减料?”贾鱼哈哈笑了:“忘了,忘了,一般学校之类的地方才偷工减料的对吧?谁敢在公家房子上做手脚啊?对了大康兄,这派出所着火跟我有个嘛关系啊?”

    沈大康道:“贾兄弟,只要你一回来就麻烦事儿不断,我真不知道下次市政府是不是要发生火灾。”贾鱼笑眯眯道:“这个你不要问我,你问问你手下人,怎么包庇小偷儿和强盗,虽然派出所发生火灾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派出所本来就是抓贼的地方,却偏偏养贼为患,贼每个月给派出所长上供,派出所长罩着贼去偷盗抢劫,这样的派出所,这样的所长和民警死了也罢,反倒大快人心了!留着简直就是跗骨之蛆,有恶心又邪恶!”

    “这……这你也要按照政策来啊!不能一个人武断啊!”贾鱼亦是笑道:“我都说了,这件事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要是撒谎都不是人的,行了,我在嘘嘘,先不跟你说了。”贾鱼挂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