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9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个长得很丑的服务员端着单子进来了:“几位好,几位一共消费了七千八,您是现金还是刷卡?”贾鱼哈哈笑了起来,马晓宇也乐了:“我说……多少钱?”长得极丑的女服务员重复道:“七千八。”

    贾鱼指了指桌上的东西道:“就这些破玩意七千八?开玩笑啊?”服务员一脸正色道:“包房费一个小时二百,果盘和瓜子一百,啤酒五十块钱一瓶,六瓶三百,一瓶红酒三千六,两瓶七千二,七千二加六百是七千八,没错的先生。”

    小西瓜这些嗲声嗲气的挎住马晓宇胳膊摇啊摇道:“小马哥,算了,咱们不跟他们计较了,咱们结账去别的地方玩吧!不在这玩了。”马晓宇撇撇嘴道:“你给我滚开!麻痹的小婊砸,敢跟爷爷用仙人跳!你他妈的还太嫩!”马晓宇这样一咋胡,那个女服务员转身走了出去,刚到楼梯口就冲楼下喊:“飞哥!胖哥!有人不结账~!”

    楼下马上传来也几个男的粗犷的大骂声,“谁他妈的消费完了不结账啊?我他妈的看看是谁!”楼梯传出咄咄沉重杂乱脚步声,接着这伙人脚步声到了门口,一个高大的胖子推开门,身后跟着进来六个手下。

    胖子走到正中,身后手下燕翅一样排开,把贾鱼、马晓宇和小西瓜三人包围在其中,大胖子一脸横肉,脸上还有一道深深伤疤,伤疤随着面部表情的抽动像是一只长长的毛毛虫一样在他的脸上蠕动。

    这胖子至少一米八五,伸出胖乎乎的手指着瘦削的马晓宇跟贾鱼大声道:“就你们消费完了不给钱啊?你们咋那么牛逼哪?跑我这里吃霸王餐来了?妈的,今天你们谁不给钱就别想走了,腿给你打折!”

    马晓宇大声喝道:“行啊!还敢和我这样说话那?你们还想用这一套在爷爷我面前骗钱?爷爷是这一套的祖宗!你们几个吃生米的货!”胖子瞪眼道:“谁他妈吃生米的?我是跟刘四光光哥混的!”

    马晓宇撇嘴:“你光哥早就见阎王去了!”胖子气得脑筋暴跳,脸上那条如同半尺长毛毛虫的伤疤更是蠕动起来,拎起一个啤酒瓶就要朝马晓宇脑袋上砸,马晓宇加大声音喝道:“真是找死啊!你等会儿!我让我保镖小鱼先跟你们打!对付你们几个还轮不到爷爷我出手!那个……小鱼,小鱼……”

    马晓宇回头就看着贾鱼,咧嘴道:“你倒是上啊!”贾鱼无语了,马晓宇这货吹了半天,最后还是自己伸手啊!也对,这小子是有两下子,但是一对一,或者一对二还有信心,面对前面七个人,马晓宇根本不是对手。

    马晓宇呜呜渣渣了嚷嚷了半天,最后倏地一下窜到了贾鱼身后,那个胖子指着马晓宇骂道:“小崽子!你给我滚出来!”马晓宇从贾鱼身后探出脑袋笑嘻嘻道:“先把我保镖打趴下再跟我动手!”

    胖子身边两个马仔绕桌子就去抓马晓宇,还冲贾鱼伸手指着骂:“小子,没你的事,你最好给我……”他们话还没说话,贾鱼伸手抓住一个混混指着自己的手指往下一撅,嘎巴一声,拇指的骨头断了,森然的指头的白骨露在外面一截。

    “我妈呀……”这混混哪见过这样的场面,感觉自己就跟做梦一样似的,开始一惊,随后无比的疼痛传递神经,这混混疼的握着断了指头的手跪在地上嚎叫起来,另外那个混混不仅傻了,贾鱼抬起一脚踹在他裤裆上,那混混疼的直接跪倒在地,两手捂着裤裆,热汗滚滚而下。

    黑胖子跟身后的混混也愣住了,贾鱼已经抬起玻璃茶几,朝几人狠狠砸去,哗啦一声碎响,玻璃茶几当场砸趴下两个混混,黑胖子两手抱头,但头上亦然被划破,鲜血淋漓而下。

    “啊!”那个叫小西瓜的女孩儿见血了,大叫一声要跑,马晓宇一把抓住她头发往回一甩,一下子把这女人甩在墙角:“妈蛋的!让你跟老子玩!老子让你生小孩儿!”

    小西瓜吓傻了,平时都是这货人打她勾引过来的男的,通常要么是那些男的当场吓得服软给钱,要么就是不服气,然后被胖子这群人给胖揍一顿给钱,至于报警……派出所跟这些地痞都认识,一见面都称兄道弟的,自然不会站在吃亏男的那方了,今天这两个长得瘦削的小男生,本来觉得是很好欺辱的,没想到情况竟然恰恰相反……

    小西瓜缩在墙角里面瑟瑟发抖,对面黑胖子的人一个个的倒下,最后都满头鲜血的在地上呻吟扭曲爬不起来了,黑胖子被贾鱼逼到了角落,见无处可退,拎起个台灯朝贾鱼打来,贾鱼一击高鞭腿上头,踢中胖子胖乎乎的黑脸,胖子被一腿抽的脸腾的肿了起来。

    身体也侧歪了几下,踉踉跄跄的,见贾鱼还要冲上来打,黑胖子两手挥舞道:“停,停!我有话说。”贾鱼停住手笑道:“有什么话?说吧!”黑胖子揉了揉脑地,这被揍的脑袋里全是小星星了。

    他集中精神,晃晃悠悠的冲贾鱼抱腕道:“这位兄弟,你是个高手,我不知道咋得罪兄弟你了,可能你是那位兄弟找来的高人,但你打我不算啥本事,要不我把我大哥找来,兄弟你敢跟我大哥见面吗?”

    马晓宇在身后问:“你大哥是谁?”黑胖子吐了口血水:“我大哥是董七、跟刘四光是结义兄弟,道上的人都认识董七,去年去春城混了,这刚回来。”贾鱼点头道:“董七是么?告诉董七,我没时间在这里等,让他去我们约好的地方。”

    “约好的地方?”黑胖子愣了愣,贾鱼点头道:“对,我叫贾鱼!刘四光就是我干掉的,你还想知道什么?”黑胖子闻言身体又晃了几晃,身体有些哆嗦,眼神也透出敬畏,一张黑乎乎的脸竟有些发白发虚了,嘴里结结巴巴的道:“是……是……原来是贾哥你啊,久仰贾哥大名,久仰贾哥的大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