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2章 狩猎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的混混不仅在他们老大耳边嘀咕:“大哥,会不会搞错了啊?这几个小崽子可能是杀了光哥的人么?”正这时,已经有两个大汉朝果果大步走过去了,一个大汉手里的砍刀朝果果眼前一点,果果身高已经到了一米五左右,而这大汉一米八几,砍刀指向果果笑道:“小丫头片子,跟老子玩玩啊!”

    “锵……”的一声,再见这个大汉的砍刀飞了出去,而眼前那个小丫头已经跳了起来,砍刀狠狠朝着那个大汉砍去,众人一惊,而那个大汉手里的不仅刀飞了,并且虎口被刚才一声震裂,鲜血顺着虎口流出,连同的那条胳膊也麻木了。

    他一手放在麻木的胳膊上,这时只见那个小萝莉跳起来,西瓜太郎头型的一圈发丝也跟着飞扬起来,但是手里的砍刀却死死的奔着他的脑袋落下,大汉惊的忙偏过头去,没想到这个小萝莉的力量竟然如此大,他偏过头,脑袋是躲开了,但是身体没时间躲开,被果果一砍刀重重的砍到肩膀上。

    砍刀顺着他的肩膀,砍开了他的肩胛骨,半边膀子几乎给砍卸下来,果果上前抬起小脚,冲大汉狠狠踹了一脚,同时把砍刀抽出,随即砍刀在手里一旋,奔着另外个大汉的双腿砍去,这个大汉吓得一跳,一条腿躲过去了,另外一条腿被果果砍重,果果嘀咕道:“贾鱼哥哥说了,得让你爬不起来才行。”说完砍刀落下,那大汉惨叫一声,双腿被果果齐刷刷的砍掉。

    一瞬间,血腥弥漫在空间,入冬的冷风更加重了血腥的弥散,两个马仔、一个被砍断整条手臂、一个被活生生的砍断双腿,他们的惨嚎声刺激着几百个混混的神经和他们的头目,任谁也没想到这个小萝莉竟然出手这样狠辣。

    入冬冷冷风中又传来那个被砍断双腿马仔的呼救声:“快……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快……救命啊……”惨嚎声让那些马仔反应过来,有人要打电话给120,有人过来要把他们抬走,不过果果卡哇伊的小脸蛋上闪出一抹阴狠,刀锋冲着来抢救的马仔便狠狠砍过去。

    马仔愣住道:“我是来救人的!”、“救人?”斜刺里传出了一丝冷哼,穿着黑色皮裤的千一见果果动手了,她也跟着挥刀冲了过来,她手里持着的是一把锋利军刀,美艳的面部此刻透出了无限杀意。

    军刀挥向那个混混,同时冷冷道:“老娘是在跟你玩过家家吗?老娘是来要你们这些垃圾的狗命的!”军刀落下,那个混混似乎不相信这个绝美的女人会砍杀自己,甚至以为她是在吓唬人,但一刀洛溪,从他的肩膀一直斜劈到了胸口和小腹,一条长长的口子斩开了保暖的羽绒服,鲜血从体内迸发而出,这个混混感觉火辣辣的热血往外汩出,整个人倒在地上。

    潘晓婷、千一、果果三人接着冲进了混混人群当中,强大的修真功法让她们动作飞快、力量更准更狠、这些混混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一边倒的屠戮开始了,刺鼻的血腥弥散在这个冬日,倒下几十人后,这些混混亦然吓破了胆,开始朝四面八方溃散,他们本来想上车逃走,只是发现三个凶神恶煞犹如来自地狱的女人根本不给他们上车的机会,但凡靠近车辆的,都被最先斩杀,这些混混只能选择四下逃走。

    一般跟其他帮派火拼、车上都要留着司机,并且不熄火,随时都能上车跑路,但这次他们见对面一个少年带着三个女孩儿,而且女孩儿里还有个未成年,都没放在心上,司机也下来了,准备一会儿把女孩儿剥光,老大玩完了之后,他们这些小弟也能见缝插针,沾沾光啥的,现在他们只能沾到鲜血了。

    潘晓婷想运转鬼打墙,封住这些人逃跑的方向,但鬼打墙她能封锁几个,十几个人,但几百人她可没有这样的实力,三人虽然弑杀很强悍,但也只能一个个的杀,砍倒了四十多人,而这些混混已经全面溃散了。这些混混平时欺负个老弱病残,或者以多胜少还可以,碰见真正的硬茬了就根本没什么战斗力了,什么哥们义气都忘却脑后了,他们的哥们义气是在胜利的情况下才有的,失败的时候只剩下互相跑路、互相出卖了。

    贾鱼叹了口气,己方人太多了,想到此,贾鱼抓起一把尘土,随后念动七十二地煞五行玄语箴言,霎时间,这把尘土随风飘散,展向四面八方,随即幻化几百个手持砍刀的魁梧大汉,把这方圆四周紧紧密密的围绕起来,他们不主动攻击,只等这些混混冲到他们近前,便大刀阔斧的去砍杀。

    这些混混平时抽烟喝酒泡网吧酒吧啥的,体质外强中干,其实非常羸弱,往外冲到这些魁梧大汉跟前,他们已经是虚汗淋漓,两腿发软,其实贾鱼即使不幻化这些五行杀手出来,潘晓婷三人挨着追砍他们,也能将这些人全部砍杀。

    这里距离姚安市三十多里,这些混混在没有车辆的情况下、就他们这烂体质是跑不回去的,只是答应了沈大康半个小时内解决战斗,贾鱼不想拖延下去,快打快走不留任何马脚。

    六七百个大汉把四周围拢的如同铁通相似,更像是一个狩猎场,贾鱼就在外围看着三个女孩儿的狩猎表演,觉得这个世界的规则其实就是一个狩猎场,弱肉强食、你争我夺,这才是这个世界的原本模样。

    大多数的马仔跟随着他们的老大往外突围,但都被岿然不动的大汉挥刀狠狠猛砍,砍死砍伤不计其数,遍地哀嚎惨叫,残肢断臂,如同人间炼狱,贾鱼啧啧啧几声,手挡住眼睛嘀咕:“哎呀,真是惨不忍睹,惨不忍睹哇,谁让你们这群渣渣混社会,欺负老百姓?帮着拆迁狗去拆迁、去征地打老百姓,你们这群东西死有余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