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6章 不是想象的那样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也是故意瞄准的,他不想把雷渊弄死,又想让他活受罪,所以就用神识箍住了唐笛的宝剑,然后直接刺入雷渊的小丁丁,刺入还不算,他抓着雷渊往旁边一横,这小丁丁连同后面的两个小球球直接被锋利的宝剑全部切割了下去,这下干干净净,成了纯粹的无垢者了。

    “啊……啊……啊……”雷渊发出了杀猪一般的痛苦的嚎叫,裤裆全是鲜血,整个人在地上滚啊滚的,滚成了个泥猴,贾鱼还不甘心,抓起了一把土,口中念念有词的随风一扬,接着一股黑气进入雷渊的身体,这股黑气是一种邪恶的毒气,属于他学习巫师露西巫术的一种,这种毒素在东南亚一代也叫作巫术、降头、在中国南方蜀中一代、苗疆一代叫做蛊术,也叫做下蛊。

    贾鱼用五行的土遁与巫术蛊术相结合,幻化成了一股邪恶的蛊术毒素进入了雷渊体内,雷渊一下子经脉紧缩,四肢抽筋残废,不仅如此,这股毒素还在他的体内折磨着他,雷渊疼的无法忍受,接着眼前一晕,昏死了过去。

    “啊?师弟,师弟怎么会这样?”唐笛傻眼了,握着宝剑的手也有些哆哆嗦嗦的,她抖动着宝剑,一时间杵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贾鱼心想这小妞儿,其实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平时呜呜渣渣的,一看见流血就惊吓成了这样了,忙过去拉着她的胳膊道:“唐笛,不好了,你杀人了!”

    “啊?不会吧!贾鱼,都怨你!”唐笛一下子哆嗦起来,贾鱼忙道:“怨我什么啊?你杀人了,我是证人,这个雷渊是受害人,唉,算了,冤家宜解不宜结的,我就当没看见,不去揭发你……那个……现在咱俩赶紧跑吧!”

    “那……那我师弟怎么办?”唐笛傻愣愣的了,贾鱼道:“别管他了,再说他现在已经死了,你管他有什么用?就算你误杀也是你的错,现在你赶紧回到唐家,这荒郊野外的,谁管他啊,没准过一会儿就被野狼和也够叼走吃了。”

    “这……这……”唐笛还在发愣,贾鱼已经拉着她的胳膊,扯着她的小嫩手往外走:“笛笛,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啊,你可是唐家的新一辈的佼佼者啊!你可是人中龙凤啊,而这个雷渊现在神马都不是,他对你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的,这就是一只丧家的犬,现在这条丧家犬还挂了,听我的,赶紧走。”

    贾鱼扯着唐笛,唐笛唉了一声,跺了跺小脚,随后把宝剑收了,没有注意的被贾鱼给拉着跑了,贾鱼拉着唐笛一口气跑出了七八里地,唐笛第一次杀人,有些心慌,不禁气得拍打贾鱼肩膀道:“都是你,都怨你,要不是你,我也不能错手杀了我师弟!你这让我回去怎么跟长老交差啊?”

    贾鱼想了想道:“这个好办,你就说这个雷渊卑鄙无耻,偷偷的去找小姐,然后染了艾滋病死掉了。”唐笛想了想道:“这个借口能行么?”贾鱼心想这个小妞儿,还真是可爱,又道:“怎么不行啊?你就按照我说的完了,雷渊只不过是丧家犬而已,死了唐家还能把你怎么样?你可是唐家的嫡孙女的,雷渊算个屁啊!听我的,就这么说。”

    “那……好吧。”唐笛又呼出口气小声道:“贾鱼……谢谢啊……”贾鱼一愣,遂即明白了,这小妞儿感情也不坏,还有点傻乎乎的可爱,没经历世面的小妞儿都这样,让人骗几次就精了。

    “额,笛笛啊,其实我不是你现象中的那样,雷家的人也不是我杀的,都是他们互相争斗死掉的。”唐笛哼道:“那为什么你得到了雷家的百分之五十的遗产?”贾鱼挠挠头道:“你听我解释,雷家的老爷子雷震天临死的时候把遗产传给了雷鸣,雷鸣算是雷渊的堂弟,为什么传给雷鸣?是因为雷鸣为人比较中肯、善良、对人有仁慈之心,不像雷渊这样暴戾、动不动就说打说杀的,你看他买通魂社杀我就明白了,那几百条性命就那样枉送了,你看雷鸣继位以来,有损过一条人命吗?如果换成了雷渊不得损失几千人命啊?

    治理天下靠的是仁德,而雷氏集团富可敌国,他的资产不弱于一个小国家、甚至比世界上的小国家资产都多的,所以需要一个仁慈的统治者才对,雷鸣就是这样的人,所以雷震天老爷子没有看错人,选的继承者是正确的,当然,这是雷震天的决定,跟我没关系的,后来雷鸣找到我,要和我合作,你应该了解的,我有夹皮沟集团,夹皮沟集团现在的房地产开发就有资产五百个亿,加上现在的特供大米等等,资产也过了千亿了,加上我还有华南集团的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还有新上市的一百亿美元辰鱼集团的百分之51的股份,所以我现在的资产差不多一千五百亿左右,虽然跟雷家还有些差距,但是我的集团潜力是无限的。

    雷家找我合作,跟我一起做生意,到时候五五分账,就这样大家都说我有雷家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还有的人说我是侵占了雷家的一半财产,我简直冤枉到家了,如果说合作投资共赢是侵占的话,那咱们国家别去国外投资了,投资就是侵占,那国外也别再咱们国家投资了,例如什么肯德基、麦当劳啥的,这不都成了侵占了么?所以我是冤枉的,你懂么?”

    唐笛想了想,然后道:“你说的都是真的?”贾鱼拍着胸脯道:“笛笛,我要是说一句假话,我都不是人的。”唐笛点头道:“那好吧,既然你发誓了,我就信了,不过你以后不要管我叫笛笛了,咱们还没有那么熟,关系还没有那么近的,你还叫我唐笛吧!”

    “这个好说。”贾鱼又道:“其实,你不应该对我设防的,你应该听说过,有些时候亲眼见过、亲耳听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你可不要从别人的嘴里认识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