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4章 看大门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丹丹拉着朱晶晶笑嘻嘻道:“不用这样,大家都是好姐妹,唯一的阶级敌人就是贾鱼了,以后大家团结一致,共同敌对贾鱼,对了,丽丽姐今天回家了,害得两桌麻将凑不成,现在正好九妹晶晶来了,现在正好八个人了,大家玩麻将吧……”

    “好耶!好耶~!”沈贝贝欢呼起来,人多干活快,很快两桌麻将摆好了,八个女孩儿分两个桌子稀里哗啦的玩了起来,贾鱼忙道:“这个……饭……晚饭在哪里?老婆们,我还没吃饭哪?”

    张芳芳回头努努嘴:“在厨房里,你自己进去吃点吧,我们正玩呢,今天九妹来,我们好好的开心开心,你自己吃去吧。”

    “啊?”贾鱼无语了,走进厨房,见饭菜都在里面,他搬了个小板凳,憋憋屈屈的进了厨房,叹了口气低低道:“一个老婆给自己做饭吃,两个老婆也给自己做饭吃,八个……人家正好打两圈麻将,自己蹲在墙根吃……”

    八个女孩儿快快乐乐的玩着,饿了的就进厨房吃一点,然后回去继续奋战,到了夜里了,有些困了,回到大床上,贾鱼看见回来一个就逮住一个按倒,然后开始疯狂的‘报复’行动,女孩儿像是哇哇叫了几声,然后就是一阵阵的快速的猫叫……

    随着女孩儿一个个的归位,贾鱼奋战了一夜,美女们各个满足的不得了,觉得贾鱼实在不是人,八个人还是对付不了他一个,被他给各个击破……

    贾鱼第二天早上起来,身边一片白花花的蜜桃型的山峦,贾鱼受不了的又要挨个攻击,不过这些蜜桃山峦忙求饶的躲开,说要养几天,让贾鱼出去快点再多多的带姐妹回来。

    贾鱼无语了,这些女孩儿都累倒了,李晴和夏丹丹也都给单位请假了,反正她们记者的身份、工作时间亦是极为的自由,再则也知道她们背后的靠山就是贾鱼,自然上不上班多随她们高兴了。

    贾鱼起床刷牙洗脸,美女们都累倒了,他自己出去吃早餐,刚吃了几口,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里面一个女声客气说:“你好……我是……咳咳,我是李媛,你父亲病了……”

    “什么?怎么病了?我马上回家。”贾鱼扔下一百块钱,随即御空而行,早餐店老板一回身就见人没了,但见桌上放着一百块钱,想要找钱,但却找不到人,贾鱼虽然是御空而行,但是一大早上的人比较少,再说他御空而行的速度极快,别人只感觉眼前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十几秒功夫,就到了家中,保姆李媛吓了一跳,其实李媛现在跟他父亲贾富贵算是老两口了,李媛呼出口气道:“你……门插着,你怎么进来的?哦,快看看你父亲吧……”贾鱼忙走到床前,见父亲面色蜡黄、身体极为虚弱。

    李媛给他搬了一个椅子,贾鱼坐下,手放在父亲的寸关尺上,感觉脉象虚弱,忙看向旁边的李媛问道:“李阿姨,这是怎么回事?”

    李媛叹气道:“唉,都是电话给闹的,现在诈骗电话太多了,电信诈骗,移动、联通也经常有一些骗子打来电话骗钱,问炒股不炒股、做不做期货基金什么的,你父亲人老实本分,就被骗子骗了,骗子说帮助理财,投资十万块钱。

    一个月就能赚个两三万,你爸爸说你太累了,想帮帮你,就偷偷的给给骗子汇过去十万块钱,没想到被骗了……唉,你父亲急火攻心,现在就病倒了……”

    贾鱼点点头,随后走出了房间,李媛也跟了出来,忙问:“现在去医院么?”贾鱼摇摇头:“治病得去根,对症下药才行,这种病是心病,医院也治不好的。”、李媛唉了一声,眼里朦胧道:“也怨我,唉,这可怎么办啊。”

    贾鱼神识扫过去,可以体察李媛的内心,发现李媛是出于真心,毫无虚情假意,不禁点头,李媛这个人真不错,是真心对父亲好的,忙道:“李阿姨,你没有错啊,是我爸这人为人一向淳朴,才受骗了,其实他这不算病的,心病还需要心药医才行,只要说骗子的钱追回来了,他的病就好了。”

    李媛道:“对,这是个好办法。”贾鱼又道:“不过这只能骗的了我爸一时,时间长了他会发觉的,那样还会旧病复发,所以我会把骗子找到的,对了,你把他的手机给我……”

    李媛忙把手机拿了出来,还有银行的汇款记录,贾鱼扫了一眼,这个号码是东莞的,当然,并不是说钱被东莞骗取了,这钱一般都流经海外进行洗黑钱了,那边取了钱然后买一些高档的名表之类的,买完了再放在柜台里销售,形成了顺利洗黑钱的过程。

    当然,洗黑钱也是多种多样的,方法方式层出不穷,暗网、地下交易,太多洗黑钱的方式了,国内老百姓不知道,认为世界一片光明,那是因为有国家和军队把这样的黑暗挡在了国门之外,其实这个世界已经是一团糟粕,有利益的链接、就是一条黑暗贪婪的食物链,这食物链就像是一条贪婪毒蛇,要把光明与善良全部吞噬在他无边的邪恶黑暗当中……

    “小鱼啊,阿姨给你去倒杯水……”李媛转身去倒水,回来的时候发现桌上放着十万块钱,吓了一跳,手里杯子脱手,贾鱼手轻轻一抄,笑笑道:“这个……我现在不露面,阿姨你就说骗子落网了,钱追回来了,我一会儿再找两个警察过来演戏。”

    李媛忙道:“能行吗?警察能……能这样吗?”贾鱼笑了笑,随即给沈大康拨去电话,沈大康接了道:“贾哥,哦不,贾爹,贾爷爷,您老有什么事儿?请吩咐。”贾鱼呵呵笑道:“大康兄,还没过年呢,怎么就用这一连串的尊称啊?”

    沈大康咳咳道:“贾爹您别客气了,唉……您一回来姚安市就腥风血雨的,上件事情不仅我跟书记挨了一通臭批,而且省里也受到京城的一顿狠批,放下话了,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我跟书记陈继先同志一撸到底,我就不再是公安局长兼市委书记了,直接撸到市政府看守发,而继先同志也不再是公安局的书记,直接去老龄委看大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