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9章 离死不远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车到了门卫,门卫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李慧说明了来意,老大爷给校长室打了电话,问明白之后才按了电动按钮,电动门打开,车子进了院子,贾鱼发现这校园监控探头特别多,贾鱼心里一阵叹气:老子讨厌监控,岂有此理。

    下了车,两人直奔校长室,李慧才低低说:“我那个同学叫皇甫媚儿……”贾鱼心里嘀咕,不知道这人长得啥模样,名字倒是有点拉风的,到了校长室,李慧先抬手敲了敲门,里面声音清脆却有透出磁性道:“请进。”

    李慧推门进了校长室,贾鱼也跟了进去,里面坐着一个淡黄色波浪卷长发美女,穿着一身天蓝色的职业装,里面是白色的衬衫,还扎着一个浅粉色的小领巾,整人个洋气十足。

    见到李慧,她淡然一笑,但是看到后面的贾鱼,她不禁眼中透出了一股敌意来,贾鱼眨眨眼,心想这妞儿是不是变态啊?天生的排斥男人?肯定是个大百合啥的了。

    笑着伸出手道:“你好,你好我是李慧的弟弟,我叫……”皇甫媚儿根本没有握手的意思,亦是冷冰冰道:“我不管你是谁,这里是女校。”同时又看向李慧道:“慧慧,你怎么把男人带这里来了?”

    李慧歉意的说:“媚儿,是这样的,你不是说有几个小混混骚扰你么,正好我把他带来了,或许……”皇甫媚儿摆下手,两眼又审视贾鱼起来:“就凭他?还能保护我?保护你?混混真来了,就这个小屁孩儿早就被吓跑了吧?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

    皇甫媚儿说着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又给李慧倒了一杯,她小口喝了一口又扫了一眼贾鱼:“这小子……跟上电视的那个叫什么贾鱼的长得还挺像,那小子小小年纪就是夹皮沟集团的董事长了,算是个奇才。”

    李慧呵呵笑道:“他是……”黄埔媚儿又摆摆手:“哎呀,他是谁无所谓,慧慧,咱俩大学四年,我知道你没弟弟的,这个是不是你家什么亲戚找不到工作啊?不过我这里都是女学生,你这个小弟弟也就十**岁吧,在这里不太合适。”

    正说着,电话又响了,皇甫媚儿接了之后,不禁面色微变,随即咬着银牙道:“你怎么能让他们闯进来呢!这里是学校,而且是私立学校,男的不准入内!不能报警,报警对咱们学校影响不好,好,我这就出去!”

    皇甫媚儿咬牙切齿的放下了电话,李慧忙问:“媚儿,怎么回事?”皇甫媚儿气急道:“那几个该死的二世祖,又来学校了!真是可恶!”正说着,外面传来呜呜的发动机的声音,三人从窗子看到两辆法拉利,还有一辆赛车已经开到了办公楼跟前停下,不过那辆赛车停下之后又发动起来,呜呜呜的发动机声音打破了校园的宁静。

    皇甫媚儿一行人下了楼,车上下来一伙流里流气的少年,这些人年纪都不大,一个个嘴角挂着轻笑,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着黄埔媚儿,同时也打量了一下旁边的李慧,有的眉毛冲李慧也轻轻挑了几下。

    “谁让你们进来的?给我出去!再不出去我报警了!”皇甫媚儿气咻咻道,几个少年哈哈笑了,一个领头的少年道:“我说媚儿姐,跟我们吃顿饭那么难么?你也看到了,我们年纪相差好几岁,不可能对你有别的意图,只是求你能不能让我们入学,我们都是想学习的好孩子,真心的想进入你的学校,度过几年美好的高中时光。”

    这领头的少年说话间眉头不仅轻佻,眼神落在贾鱼身上的时候便显出了一丝怨毒,那样子就像是欣赏美玉的时候偏偏这美玉旁边落着一只苍蝇一样的讨厌。

    皇甫媚儿一脸憎恶道:“我再重申一遍,这里是女子学校,不接受男同学,你们请回!”旁边一个胖乎乎的少年、头型如同猪头,不屑道:“什么叫做不能接受男的?你旁边那个小子不是男的吗?”

    皇甫媚儿想要解释什么,贾鱼上前道:“猪头,我是男的怎么的?我就在这怎么的?皇甫校长刚才跟你说的很明白了,是你耳朵塞鸡毛了,还是装聋子?赶紧开你们的破车给我滚!你们是来这上学的吗?还不是奔着这一百多个女生来玩来的?一群垃圾!”

    胖乎乎的少年被骂垃圾,脸上瞬间通红,接着恶狠狠道:“小崽子!你敢骂我?你知道我是谁?你他妈的太嚣张了吧!”这胖子说完一拳朝贾鱼打来,贾鱼没想到对方小胖子还敢先动手,便后发先至,一拳打过去。

    嘭!的一声,贾鱼的拳头先打在了小胖子脸上,就算贾鱼不用修真功夫,臂展也要比这个胖子长,拳头自然先到,小胖子被贾鱼打出后退几步,贾鱼跟上去便是一击正蹬腿,小胖子被这一脚踹出三四米远,一屁股坐到跑车跟前,想爬起来,但肚子被踹的太疼,根本爬不起了。

    “你他妈的……你他妈的……找死啊……我一定找人整死你!”小胖子疼的直咧嘴,嘴上还是不服输,贾鱼又看向其他少年道:“滚不滚?不滚都跟这个胖子同样下场!”

    “不滚!”其他少年喝了一声,忙又改口道:“不走!就不走!”说着话,打开车门,从里面拿出棒球棒,挥舞着朝贾鱼冲来,皇甫媚儿忙叫道:“不要打,不要打架……”

    但她声音刚落下,两个少年就被踢飞出去,另外那个领头的被贾鱼抓住一个过肩摔,直接甩在他的跑车上,跑车风挡玻璃被砸个稀碎,那少年身上也受了伤。

    这些少年见领头的被灭了,气焰顿时缩了,贾鱼指了指这行人道:“别墨迹,赶紧给我滚!”那领头的少年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贾鱼,一字一顿道:“小子,你行,你真行啊,你敢得罪我,好,你离死已经不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