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0章 野狼
    ,精彩无弹窗免费!

    皇甫媚儿此时迈巴赫转弯,贾鱼见她不是朝着市区方向而去,而是朝着郊区方向,通向另一处县级市的道路。

    皇甫媚儿唉了一声道:“半个月前,咱们学校前面不是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么,两辆豪车相撞,好像你也是知道的,后来经过抢救,里面的两个人没死掉,也算是命大,也算是……家里面有高人,有个救活了,发生了这起事故,咱们女子高中的门卫就提出辞职,也是害怕了。

    但一时间风言风语的,也没人敢当咱们的门卫,纳兰校长就让门卫先代替几天,我们就去人才市场等找,这时候,京城的南宫家族跟我们谈要入股的事情,我占学校百分之二十多的股份,纳兰校长占其他的份额。

    而这个学校我们开了三年了,也有点开够了,想换换空气,正好有人要入股,我们也想清净清净、省省心,但又一想这么多的女生,万一换了个男股东,我们主要担心女生别出事,毕竟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么……

    所以纳兰校长跟我一商量,稀释一下股份,我们只让出百分之三十的份额,南宫家的人也来学校看了,也知道了学校招门卫的事情,南宫家的人便说自己有个远方的亲戚正好在家里面闲着,让他过来看大门吧!人他竟然也带来了,就是这个田佐,说实话,田佐这个人我跟纳兰校长有些反感的,第一他长得就有点……猥琐,第二么,个人卫生也收拾的不太好,有一股臭烘烘和馊味,但这人毕竟是南宫家派来的。

    我跟纳兰校长也明白,人迹既然入股百分之三十,一定要在学校安插自己人的,人家也没说安插老师、安插教导主任这样的角色,就安插个把大门的门卫我们再不同意显然是不近人情了,再说了,如果人家安插个门卫我们不同意,人家再说安插两个老师呢?

    比如说亲戚家的妹妹大学毕业,要来这里教书,我们难道好意思拒绝么?就这样答应了,也忍受了,我们这不是又找了几个退伍的特种兵么,相比他一个老头子,不会发生什么事的……”

    贾鱼也明白了,原来人家也是股东了,不能开除掉,这样一说,贾鱼也就理解了,只是皇甫媚儿这人个性太强,平时脾气也不好,自己以前问她,她就懒得回答,对自己冷言冷语的,但往往这种刀子嘴的女人其实心是非常善良的,就如同张小星,纯洁无暇……

    相反,那种嘴上像是抹了蜜一样的女人,自己一定要小心谨慎,如同西亚那种女人,嘴上永远是裹着蜜糖,跟自己一套,背地里还跟着以前的律师、雷霸天有一腿,贾鱼也就无法拒绝她的美和骚,所以才留着她,但轻易不放这条温柔的毒蛇出来,她就在小世界老老实实的给我撅着吧!

    贾鱼理解刀子嘴的皇甫媚儿,这种人心眼不坏,况且她还这么漂亮,自己怎么能忍心记漂亮美眉的仇呢?皇甫媚儿开出了三十多里,期间又接到了纳兰静的电话,显然对大美女自己出去有些不放心了,这条路是姚安市通向距离下属的县级市的,两者相差七十多里左右。

    开到一半的时候,皇甫媚儿车子又朝下拐便道,而便道旁边树立个大牌子写着:“潮湖度假村”,这里是有个湖,只是湖泊不是很大,有的年头干旱,一到夏天这个湖就干涸了,今年雨水还不错,但现在是冬天,这个湖泊早就结冰了,湖泊就是个噱头而已了。

    下了土路走了十里左右,发现前方一片灯光闪烁,显然到了这处度假村了,贾鱼心里暗忖: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如果在这里开个大型夜总会,像是天上人间那种的,还真不太好查,他不禁又瞄了一眼皇甫媚儿,觉得这样姿色的绝对是花魁了,不仅心里意淫的笑了笑。

    皇甫媚儿当然不知道这货心里想这些乱糟糟的了,到了度假村,门口已经停了不少的豪车,保安见来了一辆迈巴赫,忙冲手里的对讲说着,同时敬礼过来指挥停车。

    停好车,两人走下车来,朝着度假村里面走去,刚进入门口,前方就一丛人出来迎接,显然是刚才那保安冲对讲里通报了消息了,而为首的一人一身白色西装,人长得亦是器宇不凡,英俊潇洒,并且还有一种英雄气概,这人笑声郎朗,霍达通明,但见到皇甫媚儿身边的贾鱼不禁脸色微微一僵,但只瞬间就又恢复了过来,哈哈笑道:“哎呀!这不是贾鱼贾兄弟吗?你也在这里?”

    他嘴上冲贾鱼说话,但是手还是伸向皇甫媚儿,那意思要跟皇甫媚儿握手,贾鱼抢先一步抓住他的手摇了摇:“呷?无忌兄,真是无忌兄啊?可真是人间何处不相逢,今天能遇见无忌兄很是有幸啊,有幸啊!”皇甫媚儿也不想跟南宫无忌握手,虽然南宫无忌长得很帅,但是总给人感觉有一种发虚的、不真实的感觉,这种感觉她也不知道为何而产生。

    南宫无忌微微留露出一丝不悦,但马上就恢复正常了,心想这个坏蛋,老子谁要给你握手?老子明明要跟皇甫媚儿握手的么?你的狗爪子却先伸过来了,实在是可恶啊可恶!南宫无忌呵呵笑着,而贾鱼忽的觉察到,南宫无忌身边有一双极为犀利的眼神在盯着自己。

    这双眼神就如同饿狼一样,此人身材不算高,一米七左右,偏瘦,但那张脸雪白的五官比较缩、这张脸如同一张惨白面板一样,人亦是给人一种阴冷之感,目光犀利刁钻,短发有一半是白色,而他看模样二十七八岁左右,少白头配上这幅惨白的如同面板一样的脸孔,更给人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此人与南宫无忌形影不离,贾鱼揣测,这货应该是保镖之类,南宫无忌又寒暄道:“贾兄弟今日怎会再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