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3章 强大的生物学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戴美犹豫了一下,随后叫了一下胡婷道:“婷婷,你来一下,我给你说一件事儿。”胡婷愣了一下,跟她到了僻静处,戴美才犹豫说:“婷婷,你对贾鱼印象如何?”胡婷眨着大眼睛问:“怎么了?他这个人还行啊!”

    戴美呼出口气又道:“那……你愿意当他女朋友吗?”胡婷忙摇头:“别瞎说,我有男朋友的,不能跟贾鱼当男女朋友,再说了,他现在是教导主任,我对他的其他方面都不了解的,这什么都不了解,怎么当男女朋友啊?”

    戴美道:“其实你了解了解也好,贾鱼特别能干。”、“啊?你说什么?”胡婷有点发傻,戴美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忙道:“我就觉得你们挺合适的,你不同意就算了,过了这村没这店了……”戴美说完转身边走,胡婷追了几步问:“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我怎么发现你今天有些怪怪的,而且你走路的姿势也跟以前有些不一样……”

    戴美脸色更红了,女孩儿和刚被开了的女孩儿走路显然不同了,大腿被人分开压制,显然腿是往外撇,有八字脚了……胡婷不禁有些疑惑了,小妞儿本来就是多疑的,而且她平时跟戴美极为的要好,彼此间极为的了解,她亦是觉得这里面可能有什么猫腻了,便追过去仔细询问。

    戴美被问的支支吾吾的,最后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晚上问贾鱼好了,昨天你不是说要是有一个贾鱼这样的男朋友很好么?那你就去说啊,你不好意思说我帮你说。”

    胡婷嘀咕道:“哎呀,你不是不知道,我不是有个男朋友么?”戴美哼道:“你那是什么男朋友啊?年轻根本都不懂爱情,你那个男朋友还是个十七八的小孩儿对吧?能给你未来吗?”

    胡婷想了想道:“那贾鱼就能给吗?”戴美郑重点头:“贾鱼能给!”胡婷追问:“你怎么知道他能给?”戴美道:“反正我知道!你信我的准没错!”胡婷有些发蒙了,昨天这个戴美还对贾鱼极为的不屑,甚至说他的坏话,怎么今天一下子就转性了?

    贾鱼在校园溜达了一圈,神识主要是探查门卫内的田佐,这家伙在过了一阵溜达出了门卫,眼神扫向了教学楼,那种眼神带着色相和贪婪,同是老司机,贾鱼觉得这货是不是看上纳兰静校长,或者皇甫媚儿副校长了?贾鱼琢磨了一下,走进教学楼,手掌一翻,手里便多了一盆花卉.

    他仔细权衡了一下,纳兰静和皇甫媚儿两人谁更好看一些,其实按照贾鱼的审美来看两人算是各有千秋、不分伯仲的,但是皇甫媚儿穿着更洋气一些,这就更吸引男人的目光了。

    想到这里,贾鱼过去敲了敲副校长办公室,其实副校长办公室和校长之间是通着的,有一道暗门,平时两人的暗门也不关,就有一道薄薄的帘子……皇甫媚儿听见敲门声,便按动了按钮儿,清脆的喊了一声:“请进!”

    贾鱼推门而入,笑嘻嘻道:“皇甫校长好哇!”皇甫媚儿扫了他一眼,手里的笔在一个卷宗上装模作样的写着什么,淡淡道:“贾鱼主任啊,啥事儿啊?”贾鱼把手里的一盆花卉递了过去,这便是那只被降服的树妖了,修为要在花妖柳青青之上,亦是在十二神兽当中排名第五的。

    “这个……我给副校长带来了一盆花卉,妆点一下您的办公室……”其实贾鱼也是为了她的安全考虑,谁让皇甫媚儿这么漂亮,还是个雏儿,自己不放心了,皇甫媚儿咳咳道:“花卉?贾鱼啊,你这盆龙爪菊在是不是在地摊上买的啊?几块钱一盆啊?你还是拿回去吧,我这里不需要!”

    贾鱼呵呵笑道:“别的,别的,还是放在您这里吧,这东西至少能净化空气,再说了,有句话叫礼轻情意重,千里送鹅毛,送你太贵重的你可能还误会我有其他含义,送点便宜的你也就不用多想了。”

    “切!”皇甫媚儿白了他一眼,贾鱼屁颠屁颠把树妖放在了窗台一个很显眼的位置,随后闪人了,贾鱼前脚刚走,暗门的帘子一掀开,纳兰静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了看那花卉,而她的脖颈上带着一个小玉坠,这玉坠温润柔和,很适合她平静的气质。

    “媚儿,这个贾鱼,昨天送你和我玉坠儿,今天又送你花儿的,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皇甫媚儿撇了撇嘴道:“怎么可能?再说了,我比他大挺多那,我对未成年也不感兴趣。”纳兰静道:“他怎么会是未成年呢?”

    皇甫媚儿摇了摇头:“静姐,你可别逗我了,就算他成年了,也是刚成年,我对这种小孩儿可不感兴趣,再说昨天送到玉坠还行,你看看今天他送我的什么花儿啊?一盆龙爪菊,这是什么意思啊?送玫瑰或者百合也行啊,再不济康乃馨也行啊!竟然送我一盆龙爪菊,这意思是不是说我张牙舞爪的很刁蛮?我又那么刁蛮么?”

    纳兰静暗笑,这媚儿只比龙爪菊张牙舞爪的有过而无不及了,她凑近了那盆花卉,而皇甫媚儿哼道:“一会儿我就把这个破龙爪菊给扔掉!”忽的,纳兰静往上推了推眼睛,轻轻蹙起娥眉道:“这一盆……好像不是龙爪菊啊?不像,不是的,这是什么花卉啊?我还真没见过。”

    皇甫媚儿凑过来道:“这不就是龙爪菊么?”纳兰静摇头:“你忘了我是学生物的了?”皇甫媚儿叹了口气,纳兰静在生物学领域有些知名度的,只是她更喜欢深藏功与名,不希望生物学越研究越利益化,越战争化,所以她便选择回国隐匿起来,生物学不是表面上那种简单的理论学科,研究到深入时候可以产生生物武器、杀人于无形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