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4章 又见任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纳兰静指着这一盆花卉道:“龙爪菊属于花卉植物,根茎不可能这么粗壮有力和粗糙的,这盆花卉更像是临界与花卉与树木之间的一种品种,或许是我们还不了解的一种品种,但是花卉的细胞组织比较薄弱,树木的细胞组织又极为强大,两者又是无法融合的,这种临界与树木与花卉间的植物我还没有听说过的,这个东西……

    唉,媚儿,你真是误会贾鱼了,昨天他送我们的玉器看似普通简单,但极为的温热,包浆极好的,肯定是不凡之品,而今天他送你的这盆花卉我作为生物学家还从来没见过的这种植物,或者说在理论上都无法证实的,但竟然有了实物存在了,这盆花卉却是无价之宝的,媚儿,贾鱼把无价之宝竟然送给了你,可见你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了,他这真是在追求你了,呵呵呵……”

    “呀!”皇甫媚儿脸红了,啐道:“这个该死的贾鱼,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纳兰静笑道:“谁说贾鱼是啦蛤蟆啊?人家长得还不错的,而且昨天送你回来,人家也没有趁你酒醉对你动手动脚的,这就可见此人的人品很不错.

    再说贾鱼是夹屁沟集团的总裁,姚安市的首富,不差钱的,他能来女子学校屈就当个教导主任,呵呵呵,我觉得啊,这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就像是唐伯虎入华府只为秋香,我觉得他来这里,也只为你呢。”

    “不行不行,我有男朋友的,我男友是音乐家,我不喜欢贾鱼这个未成年。”纳兰静呵呵笑道:“那个音乐家?那算你什么男朋友啊?只不过是他的音乐暂时打动了你而已,那种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不现实的,哎,你好好考虑考虑吧,呵呵呵,临界于植物与花卉之间的宝贝,要是送给我,我马上答应当他女朋友的,才不会考虑年龄这类俗事的……”

    皇甫媚儿撇嘴道:“得了吧,你也就是说说而已!现在这株花卉我就转送给你了,你答应当贾鱼的老婆吧!”纳兰静摇头叹气:“算了,你都不想找个弟弟,我要是跟贾鱼……呵呵呵,他不得管我叫阿姨了么?不过这株奇怪的花卉我研究研究还是可以的……”纳兰静说着附身在树妖跟前,跟着研究了起来。

    贾鱼把树妖暂时放在了校长室,田佐如果对两个美女校长不利,亦或是对学校的学生不利,这个树妖就可以收拾他了,贾鱼白天也没什么事儿,心想今天晚上是找戴美玩儿呢,还是回别墅玩呢?

    或者把戴美带回别墅玩呢?贾鱼觉得还不到时候,戴美虽然昨天晚上哭着喊着让他出去找小三,但自己还得再加一把劲儿才行,必须要戴美彻底服从,必须把她调教的明明白白的。

    至于别墅里的美女团、这个不着急,再等两天再说,贾鱼觉得先去找张小星,那个丫头把他撩的心急火燎的,必须得把她放倒败败火再说了,开上二手的奥迪车奔张小星管理的火锅店而去,车开到半路,路过姚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贾鱼发现法院门口站着一个极为性感的身影,这个身影梳着马尾辫儿,体型极为的窈窕,目测一米六左右。

    一个女孩儿有这样的身高就不错了,并且这个身影极为的熟悉,这妞儿此时微微侧了一下身体,贾鱼心头一动,我呷?这不是小妞儿任宁么?老同学在法院门口干屁呢?不会在这勾搭个法官小帅哥搞对象吧?贾鱼心想不行,自己得上去瞅瞅,得找找存在感,不然妞儿又被勾走了。

    奥迪车转个弯靠了过去,车停下的时候,任宁还往旁边挪了挪,那种宽大的羽绒服穿在她身上,把身下两条细细的小腿儿显得更为的玲珑……

    贾鱼下了车,笑了笑说:“老同学,不认识了哈?怎么还往边上躲啊?难道拍你男朋友误会啊?”任宁听见声音身体微颤,回头见真是贾鱼,忙靠了过来,只是有些情绪低落的样子,然后眼中带着思念的情绪道:“你……还知道找我啊?我以为你现在是大富翁了,把同学们都忘了呢!现在同学们都议论你呢,说你有钱了,忘本了,跟同学之间也不联系了。”

    贾鱼哈哈笑道:“哪能呢,哪能呢,只是最近太忙了,再说了,我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我的宁宁啊!对不对啊?”任宁有些小麦色的皮肤,脸红便不太显眼,只是这小麦色的皮肤更显得性感了,任宁唉了一声:“你就逗我玩吧,你都上电视了,好几百亿的资产,还能联系我吗?唉……”

    贾鱼拉了拉她的小手道:“看你说的,咱们的感情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呢,来,让我给你捂捂手,这小手都冻得冰凉了,对了,咱们回车里我给你捂手去。”任宁一看车,又道:“你啊,还说不是有钱变质了?劳斯莱斯怎么不开了?宝马7怎么不开了?咱们姚安市就你有劳斯莱斯和宝马7,开出来怕同学认出来对不对?才故意开了个二手的奥迪。”

    “不是,不是,奥迪因为有四个圈,四个圈证明我的能力强,所以才开这个。”任宁脸一红,身体也虚弱的颤了颤,摇头道:“我不上车了,我这边……”任宁说着情绪微微的有点低落。

    贾鱼觉得这妞儿有事,便问:“你在法院门口干什么?”任宁一下子晴转多云,眼泪围着眼圈转了起来,贾鱼拉着她道:“进车里说,放心,什么事儿和我说,只要咱们有理、就不能让人给欺负了。”任宁哽咽的点了点头,跟贾鱼进了奥迪车,温暖的车内让任宁情绪也稍微缓和了一点说。

    “是这样的,我哥现在被判处死刑。”贾鱼呼出口气道:“怎么回事啊?判处死刑?”一想自己这么久没跟任宁联系,任宁也没给他打电话,原来是家里出事儿了,任宁继续说道:“因为我哥杀人了,是这样的,我侄子在幼儿园的时候总是哭闹,幼儿园的老师喂我侄子吃芥末、用针扎我侄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