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5章 更好的办法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嫂子发现后就去找他们院长理论,结果院长没在家,院长的丈夫就把我嫂子给强奸了,我哥哥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就要去报案,但是那个院长根本没被绳之以法,反而还在外面逍遥快活,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个院长的丈夫是工商局的副局长,并且扬言还要找我嫂子的麻烦……

    我哥哥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保安无门,就揣了一把刀,连续跟踪那个副局长三天,终于在一天夜里,那个副局长下车的时候,我哥哥冲过去一连捅了他二十多刀。

    我哥哥将那个副局长捅死并没有跑,而是选择报警自首,结果被判处死刑……我现在跟我嫂子在这边打官司,律师、法院、监察员都是他们的人,而且我们还接到恐吓不要上诉,不然就给我们好看,还有人警告我嫂子,要她的命……而那个伤害我侄子的事情,被推到了是一个临时工幼师所为,只把那个幼师给开除了……”

    贾鱼唉了一声,这群狗日的!不仅想起了前些年的x城大火,烧死了那么多人,最后的责任推到了一个晚上打更的老头儿身上,还有一次巨大的火灾推到了两个电焊工的身上,这虐童案件屡禁不止,竟然推到了一个临时工的幼师身上,真是大象犯法、蚂蚁扛着,还有没有天理了?

    贾鱼抓住任宁小手安慰道:“宁宁你放心吧,这件事我处理,你哥哥他死不了的。”任宁一下子怔怔的看着贾鱼道:“真的吗?”

    贾鱼点点头:“当然是真的,要比势力,一个区区的工商局的副局长而已,跟我还差的太远,他个小小的屁大的干部还想一手遮天不成么?别说他个副局长,就是这件案子设计的公检法人员,我也让他一并下课……”

    “太好了~!”任宁一下子扑进了贾鱼怀里,贾鱼感受着她胸前的一对圆球在自己怀里蹭啊蹭的,实在忍不住要把她给……不过还是先忍忍再说吧,贾鱼琢磨着,这件事应该如何处理的好,如果动用自己的关系网,很容易就把任宁哥哥的死刑改成无期徒刑、从无期徒刑再改成有期徒刑,再使点劲就能改成有期徒刑三五年,但贾鱼觉得三五年都有些冤枉。

    你妈的!你当副局长的狗仗人势的开个破比幼儿园虐待小孩儿,人家家长找你说理去,你就应该赔礼道歉,竟然还把人家老婆给强插了,这简直就是泯灭人性的存在,人家告状、你还靠着关系网和人脉逍遥法外.

    狗屁警察还说过什么戴避孕套不算强间,这都是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这群狗日的,都应该把他们关进监狱,让他们躲猫猫而死,活着简直就是老百姓的祸害。

    嗯?贾鱼想到了让他们死,忽然想到一个人,随即有了主意,觉得用法律的方法制裁这些混球简直就太便宜他们了!必须给他们来点狠的!以震慑那些狗日的贪官们!贾鱼心想:狗日的贪官们,你们的噩梦来啦!

    贾鱼随即用神识沟通枭侠,片刻后,在一百公里外的一处荒凉处,传来了枭侠神识的回复:“师傅,您找我?”贾鱼神识沟通道:“对,找你有事,我要杀人……”

    枭侠一听杀人两个字,本来迷蒙的两眼陡然放出精芒来,一听杀人,他浑身都是鸡血,他杀过的坏人自己都数不过来,其中杀贪官至少百人了,最后投奔了贾鱼,算是放弃了绝杀贪官大侠的身份,现在潜心修炼,但总觉得生命中缺少什么,其实缺少的就是杀贪官、杀恶人的那种刺激感……

    “师傅我明白了,我马上赶回去,您一定要等我。”枭侠说着立即动身,杀人对他的诱惑要远远大于一切……贾鱼这次拍了拍任宁香肩,安慰她几句,又问道:“宁宁,你知道涉及这个案子的全部人员么?当然,不知道有无所谓,我可以帮你查。”

    任宁道:“我知道,我的身份一直没表露,他们也不知道我是我哥哥的妹妹,我进进出出法院这边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基本上把那些人都了解了,并且我还记了一份名单,今天我听说他们要出去吃饭,所以我还想拍下他们狼狈为奸的照片,实在不行我就去京城上访……”

    “唉……”贾鱼拍拍她孱弱的肩头道:“小丫头,上访哪有想象的那么容易?京城啊,那些太高的衙门口,可能你进都进不去啊!你啊,还是天真,不过你弄到了他们的名单已经很厉害了,我再给你查一下,你先把你的那份名单给我……”

    “好的。”任宁调出手机里的名单,随后发给贾鱼,贾鱼发现此案涉及的法官、检察官、狱警、还有工商局走动关系的人,还有那个副局长的家属,一共17人……贾鱼看了看道:“行了,我先带你去吃饭,你看你最近瘦的,我看着都心疼。”

    任宁摇摇头:“我不去吃饭,我要在法院门口等他们出来,我要拍照作为证据。”贾鱼道:“宁宁,你相信我不?”任宁点点头:“我现在就相信你一个人,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啊?”贾鱼嗯嗯两声,觉得此时的任宁跟昨天晚上的戴美一样,已经到了情绪的崩溃点,她亦是一个表面上装着坚强,有一个坚强外表,却是有一个羸弱内心的女人。

    “相信我就好,这件事情我来给你处理保证你哥哥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论官我比他们认识的要大的多,论钱他们也比不了的,咱们可以横着欺负他们,还轮不到他们来欺负我们!再说你在这里拍照一点意义都没有,他们已经跟咱们耍流氓不讲理了.

    咱们就不需要再拍照取证跟他们去讲道理!跟不讲道理的人咱们就要更蛮不讲理的对待!拍照干啥啊?直接弄死他们不就完了么?走,宁宁,我带你去吃饭,我这么说你放心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