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7章 红与黑(2)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任宁愣了下,跟着站起来,两人下了楼,到了外面上了奥迪车,贾鱼神识不断跟枭侠联系,随后把车开到了运河附近,这边自然没有任何监控设备,在运河停留了一阵,只见远处快速而来两人,近了,任宁才发现是一人搀扶着另外一人,只是两人的速度极快,如同百米冲刺一样的到了近前。

    任宁不禁失声叫道:“是……是……是我哥哥?!”贾鱼推开车门,枭侠把任明放在了车后,任宁眼泪不仅扑簌簌的落了下来,而此时任明极度虚弱,有气无力的看了看任宁:“小宁……你,你在这啊。”枭侠忙道:“你现在正处于虚弱时期,别说话了。”

    任明点了点头,任宁忙要去照顾哥哥,贾鱼道:“先不需要你,我徒弟比你专业。”枭侠以前便是侠客身份,杀富济贫受伤时候也多,侠者自然除了功夫之外更要能自救才行,侠者也算是医者了,枭侠随即又给任宁按了按身上穴位,贾鱼也慢慢启动奥迪车,枭侠才道:“任明被关在单独的牢房里,但是身上多处有伤,显然他们不像让他等到死刑的那一天,想要提前解决他了……”

    贾鱼淡淡问:“那些人如何处理了?”枭侠道:“他们在一处别墅聚餐,我已经把他们全杀了,不管男女、不管老诱,杀了五十八人,其中多了几个老人和孩子。”枭侠说这些的时候没有任何怜悯之意,如果杀错了,就怨他们的父母作孽多端吧,活该!

    贾鱼点点头:“不错,做的很好,这种草菅人命、同流合污的狗官,杀的越多越好……”奥迪车行驶的并不快,亦或是很慢,到了姚安市区,贾鱼把车拐到了一处僻静一些的小区,这里是一处老楼区,没有监控,枭侠先下车踩点,随后护送着任明进了一楼。

    楼房是过去的六七十年代的那种老楼了,屋内有简单的家具和陈设、厨房炊具和简单的床铺都有,两室一厅七十二平方左右,把任明扶到了床上,任宁还有些像是做梦一样,照顾了一阵哥哥,随即又扑进贾鱼怀里哭,贾鱼给她擦了擦眼泪道:“唉,你早就应该告诉我,算了,不说这个了,这件事肯定会闹大的,所以你们在这里先住下,需要的物品我会送过来,需要什么你可以告诉我,你们就不要出去了,这几天我会给你哥哥弄一个新的身份,让他去一个新的城市生活。”

    任宁擦了擦眼泪,感动的要给贾鱼跪下,贾鱼忙扶起她咳咳道:“宁宁,咱俩谁跟谁啊?早早晚晚咱们是男女朋友的,你这样让我咋向你求爱啊?”任宁脸上一红道:“你要是愿意我随时随地跟你去领证……”说完她又摇头:“好像岁数还不够。”贾鱼道:“领证干嘛啊,用那张纸能束缚什么了,你先照顾你哥,我去买点需要的东西。”

    贾鱼跟枭侠出去不大时间,买了很多应用品回来,这里虽然陈旧,但也有冰箱洗衣机之类的,贾鱼临走时告诉任宁谁敲门也不要开,有事儿就给自己打电话……任宁又是赶紧的点头……

    枭侠直接闪人,这货一直来无影去无踪,贾鱼也不用担心他,给了他一部功法和一小瓷瓶的原始灵水,这货肯定找个僻静的地方闭关修炼去了,而贾鱼开车出了小区之后,发现整个姚安市乱了起来,到处是警车,到处是警察,挨个车的进行排查,当排查到贾鱼这里的时候,贾鱼拿出政治部的红色本本递过去,排查他的警察接过来一看,立即立正敬礼道:“首长好!”

    贾鱼摆摆手,警察忙屁颠屁颠的挥手放行,并且恭敬的双手递还红本本,贾鱼装作无意的问道:“怎么排查的这么厉害?有案子么?”警察压低声音道:“领导,是这样的,发现监狱犯人失踪,还有一起别墅内的凶杀害。”

    “哦。”贾鱼点点头:“死了多少人啊?”这个警察咧嘴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但听说死了好像不少……”贾鱼淡淡道:“好吧,一定要严查。”、“是!”这个警察又敬了个礼,贾鱼的奥迪车已经缓缓开了过去,这警察也惊的一身汗,嘴里嘀咕:“我勒个去,京城政治部的爹……啥时候跑到鸟不拉屎的姚安了……”

    贾鱼回到别墅,心想等美眉们一个个的下班吧,好些天没跟她们来了,今天尽尽兴,不过别墅内还有沈贝贝和姜梦在,姜梦今天有点不舒服,就没去上班,贾鱼正好逮住了两人,直接扑了上去,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传出了浓重呼吸和一阵阵的水声……

    两个小时候,贾鱼大获全胜,随即李晴、夏丹丹、张芳芳等陆续下班,尤其是露西也跟着去美容院溜达去了,贾鱼一个个的把她们拖入房中,只露西坚持了两个小时,其余的二十分钟就求饶投降,缴枪不杀了……

    折腾到了晚上十点多,众女都困倦的要睡觉,并且埋怨贾鱼怎么还不去拉新的姐妹进来,贾鱼都无语了,其他家都怕男的在外面朝三暮四,自己这边倒好,女人一个个的埋怨自己太专一,这可能就是男人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吧。

    贾鱼躺了一会儿起床去学校了,虽然到了封寝时间,但女生还可以出去的,别墅内的大妞儿都睡的呼呼的了,也不让贾鱼再嘿嘿了,贾鱼便留下个分身,真身出去,随即到了女子高中,刚到高中大门口,就隐隐的听到了一声惨叫,贾鱼神识扫了过去,见在五楼的一个窗前,一根又长又粗的藤蔓缠绕着田佐,先是抡了几圈,随后把他给抛飞了出去,田佐被直接甩在了花坛里,大冬天的、花坛亦是硬邦邦的,这一下咚!的一声响声,把梆硬花坛的泥土都砸了个浅坑,再看田佐呲牙咧嘴的爬起来便逃,那根又长又粗的藤蔓像是无尽的巨手一样去追击,田佐别看岁数不小,但逃跑的动作倒是非常快,百米冲刺到了学校的墙边,接着翻墙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