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0章 命中之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感觉高绘的小蛮腰是那样的磁性,手一摸在上面就像是过电一样,而她的小手亦是那样的细嫩柔滑,不禁捉到了就不想松手了,而贾鱼手握住了她的脉搏,那股暗黑的力量如同一只电钻的毒蛇,试图再次与贾鱼一较高下。

    但贾鱼圣境中期的强横实力,手掌一顺,自然的捏住这暗黑之力的源头、就如同叼住了毒蛇的七寸,这黑暗力量变得越来越弱,倏地,又再次消失。

    贾鱼微微皱眉,这暗黑的力量不像是一种纯粹的力量,更像是一种意念之力,不是实体,所以自己能将他制止住,但扼杀不掉,如果想要扼杀,只有一种办法,就是找到这黑暗力量的源头,一般能展开这种恶毒力量的,应该是东南亚一代的降头师、亦或是巫师之类,他们能够下蛊、下诅咒,这就是一种恶毒、怨毒的诅咒了。

    高绘一阵冷汗涔涔,接着虚弱的靠在了贾鱼怀里,贾鱼忙抱着她坐下,缓和了一阵,高绘才抬起头,两眼迷离的看着贾鱼道:“不可能,不可能的……”

    贾鱼按住她的手腕上寸关尺的穴位,轻轻的黏动,让她气色快速的恢复,忙问道:“高绘,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不可能?你跟我说说。”高绘脸红道:“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真的是你?”贾鱼笑道:“当然是我啊!你以前认识我么?”

    高绘摇摇头:“不认识,但是我终于找到你了,我……”高绘脸上又是一红,两手捂住了脸,缓了一阵,才捂着脸说:“我说出来你不会相信的。”贾鱼道:“你还没说呢,怎么就知道我不相信呢?先说说看。”

    高绘站起身,她现在还坐在贾鱼怀里,感觉贾鱼一个东西开始膨胀,顶在她香臀上了,起身之后,高绘瞥了一眼贾鱼鼓起来的东西,脸红的拉了旁边的一张椅子坐到了贾鱼对面,但贾鱼还捉住她手腕上的寸关尺穴位没有松开。

    高绘另一只手不好意思的捂着脸说:“我小时候就不能接触男人,包括我父亲、我爷爷也不行,因为有人给我下了咒、我爸爸说是一种念咒,十分恶毒的,即使是我爸爸也不能接触我,手碰上手都不行,一接触男性,我就会极度的难受。

    所以我跟男性都保持距离,上课也都是家教老师,但我后来长大了,也不能总这样的,所以我爸爸就给我选择了这所女子高中,因为这所女子高中的校长是我爸爸朋友的女儿,我在这里念书爸爸也十分的放心。

    又在这里无偿建设了图书馆和这个音乐楼,只是这整个乐器的三层都是我的,我也是这里的管理员,女子高中没有一个男人,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在这里能够与正常人交流,但是我不能与男人交流。

    后来你出现了,直到今天你的草帽歌和天空之城的那首曲子打动了我,我才想让你教我一些音乐,但是刚才我没想到你会手把手的教我,碰到了我的手,我就虚弱难受,但是刚才不知道怎么的又好了,我就知道我命中的那个人会是你了……”

    高绘说到这,把另外一只手也抽了回来,两手捂着脸哭了,亦是极度的害羞造成的,低声说:“我爸爸、爷爷也找到一些高人给我看过病,但是没有人解这种恶毒的诅咒,有的则是不敢解,因为解除了就等于得罪了下诅咒的那个恶毒的人,他们都惹不起。

    但是白马寺有个得道高僧给我算过卦,说在我十九岁的时候会遇见一个合适的人,只有他能靠近我,我爷爷、父母当时都疑惑,觉得不可能有这样的人的,但是今天你出现了,就是这样。”

    “哦,是这样啊。我当然相信你了。”贾鱼走过去,两手放在她香肩上,也明白皇甫媚儿为啥不让他靠近高绘,原来是害怕高绘的病了,自己能靠近高绘,是因为自己圣境中期的实力完全压抑住那股邪念,圣境实力再压制不住他,那自己可算是白混了。

    高绘又脸红道:“你……你真的相信我说的话?”贾鱼点头:“当然相信你说的啊!为什么不相信?”高绘叹了口气,抬起了眼睛,眼里已经红润亦是湿哒哒的了:“你会不会觉得我是在编故事,是在骗你?”

    “为什么是编故事?”贾鱼伸手擦了擦她的眼,轻柔的抹去了她眼中的水雾说:“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儿,根本不存在欺骗这个词的。”贾鱼两眼看着她的眼睛,运转起巫术的力量,亦是能进入高绘的识海和心灵,攫取她内心的世界,片刻后,贾鱼对高绘整个人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希望得到什么,尽皆了如指掌。

    知道另外一个人的内心世界,自然就掌握了这个人,而高绘的内心世界是希望与人交流的,不管男的女的,想要过正常人的生活,也正源于她被这种邪念诅咒过,高绘的生活就如同小龙女一样一直住在石墓里,封锁和囚禁了自己,现在她也只能跟女生交流。

    这个如同小龙女一样的女生,贾鱼可不想让她有小龙女那样的命运,在她的内心世界,自然也跟许多女生一样梦想着梦寐以求那种白马王子到来,成为一个童话中的公主梦,高绘摇头道:“我说的这些,如果一个普通人都会认为不现实、甚至以为我有神经病的。”

    贾鱼诚挚道:“高绘,这个世界很大,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这个世界如果面对整个茫茫宇宙来说更是渺小的不能再渺小了,所以人们要是一度的去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那就是狭隘的愚蠢,世界是博大的、神奇的、可不是狭隘的己见,我当然能理解你的感受了。”

    高绘脸红道:“你抓我的手那一刻,我竟然没有犯病,我知道你就是我命里的那个人。”贾鱼手轻轻的揽住她,高绘还有些不适应,但马上,她的额头就被贾鱼亲了一下,她的身体就是一颤,眼神中也透出无限的慌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