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2章 三鞠躬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但是十六岁之后、偶然得到了通灵戒,感受到了其中庞大的力量,贾鱼就驾驭着通灵戒在世界的四处游逛、沾花惹草的、万千花丛过、片叶不沾身,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时光,当感觉游走的有些腻歪了,就回到了一个小小的农村,当个小村支书啥的,而现在作为老司机的贾鱼,跟高绘拥抱在一起,仿佛时间怎么过的那么快?

    不知不觉竟然到了下午了,贾鱼叹息:怪不得幸福的时间总是过的飞快啊!高绘倒是觉得这段时间过的挺有意义的,但不是贾鱼对她摸摸抓抓,而是贾鱼给她讲解的一些关于音乐方面的感悟,这种感悟是情感的爆发,绝对不是技巧上面的。

    音乐技巧她已经极为熟稔了,但是她与那些大音乐家、知名的音乐家的差距就是在情感的掌控上面,知名的乐曲家能够把自己的感情融进自己的音乐当中,就像是武道高手人剑合一一样,音乐达到了境界便也是演奏者与音乐合二为一,在这里面是走心、走情、技巧已经是其次的了……

    音乐对于高绘的吸引力远比贾鱼大,而贾鱼正是相反了,高绘最后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脸红道:“我们出去吧,我想……吃麻辣烫。”

    贾鱼挠挠头道:“你喜欢吃这东西?”高绘微微一笑,一边往外走,一边小手指了个方向说:“我们去校外一家吃麻辣烫吧,不是一般搞对象都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什么的么?我们也要一起吃饭啊!”

    贾鱼嗯嗯点头,心想好吧,如果有特殊的事情,自己可以留下个分身陪着这妞儿,真身去处理别的事情,两人一前一后刚走出门口,一辆路虎揽胜咯吱停在贾鱼跟前,车停的也十分到位,要是平常人肯定要吓一跳,因为这车太靠近了,像是差点撞到人一样。

    果然,高绘吓得一下抓住了贾鱼的胳膊,脸色也微变了,贾鱼轻轻拍了拍她香肩,示意没事,这时,路虎车门下来一个穿着长筒靴的女生,身材高挑,气质迷人,如果说高绘是一种清纯的、干净的美、那么这个女人就是一种妖娆的散发着妖气的美,美女眼神扫了扫两人,随即目光停留在贾鱼身上道:“贾先生,可否单独谈谈?”

    贾鱼咂咂嘴道:“这个……不太好吧。”美女呵呵一声:“有什么不太好的?跟我单独谈谈怎么了?我难道说什么了么?你还是让我现在说什么?”

    贾鱼眼睛转了转:“那……我问问我女朋友的意见。”高绘淡淡道:“没关系,你去吧,我没意见。”高绘说着松开了拉着他的手,贾鱼搔搔头:“好吧,我去去就来,你在这等我,对了,这个你戴上。”贾鱼说着伸手入怀,像是掏东西,其实东西都在通灵戒内,随手一掏就出来了。

    一只精英的小玉坠出现在贾鱼手中,随后给高绘戴上了,“等我一小会儿。”高绘嗯了一声,随后看贾鱼跟高挑美女朝一边走去,两人走出了将近二十米,贾鱼先停下道:“南宫燕大小姐,找我嘛事儿?”南宫燕道:“有两件事儿。”

    贾鱼两手抱胸:“说吧,哪两件事儿?”南宫燕道:“第一件是公事,第二件是私事,你想先听哪一件?”贾鱼摇摇头:“随便吧,哪件都行,那就先说公事吧,你跟我也没啥关系,所以私事不重要的,当然……如果你觉得私事重要,那就先跟我说私事也可以的。”

    南宫燕看出贾鱼眼中一股挑逗的神色,琼鼻轻哼一声道:“我跟你的确没有什么私事而言,也不会有什么私事的,好吧,那就先说公事,贾鱼,贾总,我承认以前是我看低了你,包括我哥哥,都看低了你,如果以前我们有什么失礼的地方,我在这里跟你道歉,希望你既往不咎,大人大量……”

    贾鱼打了个喷嚏,掏出纸巾擦了擦:“南宫大小姐,您看您说的,您和您哥哥什么时候得罪过我啊?您是说斗狗那件事么?

    斗狗本来就属于生意关系,我把你赢了,你把我赢了,都是生意上的赚钱和赔钱,所以没有恩怨、只有输赢,如果我赢了是得罪你,你赢了是得罪我,那就不用玩斗狗了,本来那就是一种乐趣而已,不要太放在心上。”

    南宫燕抢白道:“那你为什么之后就一直跟我们南宫家族作对?”贾鱼啧啧啧道:“没有啊?我哪里跟你们作对过?”南宫燕打断道:“自从我们南宫家得罪了你,京城的好几个大家族都不跟我们来往联系了,叶氏集团、纳兰家族、叶家、沈家、还有雷氏集团,对了,我刚刚了解到,原来雷氏集团也有您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雷氏集团手下的国外矿藏如果入市、估算起来整个家族至少要有三千亿以上,您有一半股份就是1500亿,加上您的夹皮沟集团1000亿的资产,再加上辰鱼集团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300亿,您现在的资产就是2亿,已经在我家之上了,我代表南宫家族,代表我父亲,向您致歉,这件事能不能过去?对不起了……”

    南宫燕冲贾鱼深鞠一躬,贾鱼眼睛用力往下瞄了瞄,不过大冬天的、虽然南宫燕穿的很时髦,但也是里面穿着保温的小衫,外面是棉布的风衣,贾鱼啥也没看到,不仅有些失落了。

    “这个……南宫燕啊,你别给我一鞠躬啊,要再来个二鞠躬、三鞠躬、我不嗝屁了么。”南宫燕本来心情很复杂烦闷的,被这货一句逗的差点扑哧笑了,忙又正色了起来,“贾先生,贾总,这件事能不能过去?不要再嫉恨我家?”

    贾鱼摆摆手道:“过去了,当然过去了,但是我真的没跟你家作对啊!你误会我了,真是误会了,我怎么能是那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人呢?

    当面跟你说的冠冕堂皇的,然后背后里给你加使刀子?我是那种没素质的人吗?再说京城极大家族,什么沈家、纳兰家、叶家、天京集团,他们跟你们合作不和合作又不是我能左右的,我又不是国家主席!南宫大姐,你太瞧得起我了吧?我是那种说啥就是啥的人吗?那我不成了皇上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