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2章 对不起朋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此时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腰间,跟她四目相对,孟舒舒大眼瞪小眼一愣神的时候,额头又被贾鱼给亲了一口,孟舒舒小手一下子挡住了额头,不过小嘴儿又被贾鱼亲住,这一下贾鱼把她抱着的紧紧的。

    亲的她两只眼睛瞪的鼓鼓的,像是一只大金鱼一样,开始孟舒舒的小手儿还极力反抗、抗争着,捶打着贾鱼的后腰,但是她被贾鱼亲住小嘴儿,感觉浑身是那样的无力,捶打几下之后便停止了动作……

    最后变成小手儿也伸展开,抱住贾鱼的后腰了,贾鱼感觉雏儿的甘甜小口,加上你笨拙的小舌,他就像是个老司机,载着一个小朋友从冬天走向春天,虽然外表天寒地冻的,但是贾鱼却感觉此时一阵的春光明媚,甚至他都嗅到了春天泥土般的芬芳……

    贾鱼神识发现孟宏达老头子回来了,正走在走廊上,算记一下,把孟舒舒也亲了十分钟了,小妞儿现在身体已经软绵绵的了,贾鱼都有信心在屋子里能把这个软绵绵的小猫咪给半推半就的拿下,但人家爷爷在这,他不能那样干。

    贾鱼骨子里还有一些保守的,这个保守不是那种在大街上秀恩爱,相反,你跟小妞儿找个没人的地方,把床板子压塌了那算本事,在公共场合影响风气。

    贾鱼忙松开了孟舒舒,孟舒舒有小声嗯了一声,恢复了状态,小脸红扑扑的,不过这时,她也听到了走廊里的脚步声,孟宏达属于那种国产的老专家,这种老专家、还有领导之类的普遍的打扮是弄个后背的头型、穿个白衬衫、黑裤子、小黑皮鞋啥的,腕子上再戴一块名贵的手表。

    孟宏达小皮鞋跟儿走在地板上的声音还是很响亮的,两人分开后,贾鱼又离开孟舒舒三米开外、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而孟舒舒则还有些回味刚才的雷鸣闪电,两只小手儿握着茶杯、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孟宏达老头子也是故意放慢脚步、鞋底声音有些响亮,进屋之后,见贾鱼跟孙女坐的有些远,心里还琢磨着,看来两人没谈拢啊,是不是自己回来的有些早了?也不早了啊,都过去二十分钟了,孟宏达坐下来,见孙女小口喝茶,这时贾鱼道:“孟老先生啊,这样吧,我这边还得处理两天事物,最迟一天,你看……”

    孟宏达自然明白,人家家大业大的、肯定有许多事物要处理的,点头道:“那行,我跟舒儿先走一步,到时候咱们缅甸电话联系。”贾鱼已经答应去缅甸了,至于先走一天、晚走一天无所谓了,孟舒舒这时问:“贾鱼,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孟宏达一愣,刚才这丫头还极力排斥贾鱼,那样子像是见到仇人一样似的,怎么现在又像巴不得跟他一起走似的?有些看不懂了,孟宏达笑道:“贾鱼这么大的企业,布置也要三五天的,咱们应该理解才是啊!只要贾兄弟去就可以了,希望贾兄弟可以拿下缅甸的这份矿藏开发的合同,不能让南宫家得逞……”

    “那是一定。”贾鱼极为坚定的回答,现在他跟南宫家已经死磕到底了,自然会继续棒打落随狗,南宫家最不该做的便是面对民族大义的时候站错队伍,或者说单单从人性角度来说,你帮着美帝卖毒药给人吃,这就是罪恶滔天,跟**这种王八蛋以后肯定会被人民挫骨扬灰,死后下十八层地狱去受尽煎熬和折磨……

    贾鱼又跟孟宏达握了握手,孟宏达随后告辞,贾鱼一行人送到了大门口,随后贾鱼折返回办公室,孟舒舒在车上忙说:“呀,我好像东西落在贾鱼的办公室了,我去取一下。”孟宏达忙让司机又开了回去,到了院子里,孟舒舒忙推开车门下车,孟宏达也要等着,孟舒舒忙道:“爷爷你坐在车上吧,我自己回去就行,取了钥匙就回来。”

    孟宏达不明白道:“什么钥匙,你落在贾鱼办公室了?唉,你这丫头啊,整天大大力的,什么时候能长大啊?”贾鱼跟霍达一行正往楼上走,见孟舒舒气喘吁吁的又跑了回来,孟舒舒见到贾鱼脸红道:“我的钥匙落在你的办公室了,我取一下。”

    贾鱼见孟舒舒的目光闪烁不定,心里亦然明了了,这可不是钥匙落在办公室了,是这个小妞儿的心落在那里了,贾鱼冲霍达道:“你们忙去吧,我陪着孟小姐进去找找钥匙。”

    “哦,好,好。”霍达也是人精,忙跟手下人闪了,贾鱼再次跟着孟舒舒进了办公室,孟舒舒装模作样的在椅子上、桌子上找寻着、嘴里低低念叨着:“哪去了?哪去了呢?我的钥匙呢?”随后她偷偷的从上衣口袋掏出一窜车钥匙放在地上,然后惊喜道:“哎呀,找到了,车钥匙找到了……”

    贾鱼自然都看在眼里,孟舒舒手里拿着钥匙,贾鱼过去再次抱住她,孟舒舒这次没有反抗,只是脸上泛红的被一口亲住了小嘴儿,贾鱼的手也开始在她的全身上下开始游走,先在美背,随后落在了她的翘臀上,之后又反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一下子握住了她的一只大白兔、开始揉搓起来。

    并且手把她的半圆形的罩罩往下一拉,一只大白兔直接的落入手掌中,贾鱼揉了几下一边的、又去揉另一边,接着手又往西伸展,直接摸到她平坦光滑的小腹,在往下伸进了她毛茸茸地带。

    孟舒舒小嘴儿被亲的一阵润泽,下面被贾鱼手指深入里面,孟舒舒忙紧张的两手抓住贾鱼的胳膊,不让他再动作了,接着两眼痴迷的看着他说:“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走吗?”贾鱼进攻着她的白嫩的脖颈,说道:“你们先去,过两天我就去,你怕什么?”

    “我怕你又消失了,又不搭理我了。”孟舒舒说出实话道:“我还怕戚薇,我毕竟和戚薇是好朋友,现在跟你这样,我太对不起她了。”贾鱼笑道:“这个没关系,我能处理好。”孟舒舒喘出一口粗气说:“真的能处理好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