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4章 恶人的意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听到田佐这个名字,南宫燕就感到一阵的恶心,她是见过田佐的,哥哥也曾经给她介绍过此人,是什么倭国的一个修行派系的,叫做什么采阴派,反正倭国的姓氏也多,派系也多,出现这样的稀奇古怪的派系也就不稀奇了,采阴派系显然就是跟女子发生什么了,让南宫燕一听这个派系就有一股子的反感。

    当下转过头瞪了田佐一眼,田佐又桀桀笑道:“大小姐真是越来越美貌了啊?那个……最近我在修炼神功,大小姐要不哟一起修炼啊?修炼之后是可以进入极乐世界的。”

    用脚丫子想也知道这货说的神功是什么东西了!丹霞南宫燕鄙夷道:“田佐!希望你好自为之!现在我已经继承了女子高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里跟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希望你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

    “哎呦!啧啧啧……”田佐一阵不屑道:“你继承了?那是不合法的,你哥哥已经把学校的股份转让给我了,你继承个什么?”

    南宫燕哼道:“是你不懂法吧!股份是不能私自转让的,也要经过股东的考核,要不然女子高中的股份不是随便给谁都行了么?给黑社会的也行,给小额贷款那种变相的高利贷不也行了么?如果你不服气,咱们可以打官司,看谁能胜诉~!哼!”

    田佐咬了咬牙:“大小姐,你怎么能这么做?你哥哥在为家族忙里忙外的,你不说帮忙,怎么还可以给你哥哥拆台?”

    皇甫媚儿杏眼圆睁道:“田佐,你好像说反了吧?是我一直在为家族忙里忙外,而我哥哥就是整天给你这种人呆在一起才变坏的,以前我哥哥深明大义,绝对不做蝇营狗苟之事,但是现在呢,竟然跟你这种什么采阴派的人勾结来往,真是不耻!我劝你还是赶快离开女子高中,别给脸不要脸!”

    “嗯?桀桀……”田佐左右看看又怪笑出声:“大小姐,你一个人来的?”皇甫媚儿哼道:“怎么?不行么?现在学校有我的股份,我走在我自己的校园里,自己的产业里,我走哪不行?倒是你,赶紧给我滚出去,滚出我的地盘!”

    “呵呵呵,你的地盘?你叫他一声他答应么?”南宫燕极其了,还从来没见过这样无耻的人,“桀桀,大小姐,你说得对,如果真打官司,这股份还会是你的,我不怀疑,但是……如果我做了你的男人,你的股份不就是我的股份了么?我的不就是你的了么?你意下如何?”

    “田佐!你放屁!你说什么?你只不过我哥哥的一条狗……”南宫燕这次这动气了,而这时,贾鱼已经赶到,但他屏住气息,隐匿在一处没动,田佐继道:“我是南宫无忌的一条狗?开什么玩笑?南宫无忌是求着我们采阴派的,他不禁求着我们采阴派,也联合东南亚的降头师、主动去舔万毒谷、主动勾结我们这些你们所谓的左道旁门的势力。

    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年的帮助,能有他南宫无忌这几年打出的名头么!众人都说南宫无忌多有能力云云,那都是我们在暗箱操作,帮他解决了很多小势力,他才一路畅通的成为纵横商界的骄子,有了一些虚名的!我呸啊,还商界年轻天才,京城翘楚?我呸!真是臭不要脸啊!”

    田佐说着又笑嘻嘻的靠过去道:“正好,我帮着南宫无忌很多忙,南宫无忌还没回报给我什么呢,他让给我这女子高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对我就是一种回报,跟我说让我拿下校长和副校长那两个小婊砸,然后整个学校的女生都归我随便玩,但是现在我一个没拿下哪!正好,我先拿下他的妹妹再说!”

    田佐说着突然朝南宫燕扑了过去,南宫燕也有点功夫的,但不是太精,对付三五个小流氓是完全没问题的,当下飞起一击撩阴腿,实实在在的踢在了田佐的胯下,但下一秒田佐没事儿,南宫燕倒是疼的像是小腿断了似的哎呦一声倒地,两手捂着小腿儿一阵的疼痛难忍了。

    刚才踢到田佐裤裆,感觉像是踢到了石头上一样的坚硬,田佐哈哈大笑起来:“南宫燕大小姐,我都跟你说了我是采阴派的,采阴派练得什么你应该清楚啊!别的不说,就这第三条腿那简直就是天下无敌啊!哈哈哈,大小姐,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驴的长度,熊的力量!”

    “滚滚滚!给我滚!”南宫燕疼的热汗出了发际线,眼泪都不争气的要流淌下来了,更让她受不了的便是一会儿将要受到的侮辱,刚掏出电话,就被田佐一巴掌打飞了。

    田佐居高临下看着她怪笑道:“那个……少妇诚可贵,富婆价更高,要有雏儿在,两者皆可抛……”他变态似的怪笑伸手便抓住南宫燕的羽绒服,刚要撕扯,南宫燕身后便快速伸出一腿,跟着一个声音叫道:“我打……”

    随着声音,这一腿也又狠又快的踹到了田佐的脑袋上,这一脚又是力道十足,田佐被踹的凌空翻了两个跟头,不过南宫燕的羽绒服还在田佐手里扯着的,南宫燕也妈呀一声被带了出去,但她还好,只在空中翻了一个个头羽绒服就被撕破了,田佐抓着羽绒服的棉絮又跟着翻了一个跟头一头撞在了大树干上。

    冬天的大树邦邦硬,田佐脸撞在上面鼻血长流的出溜了下来,反身跳起来,气得咬牙道:“贾鱼!又是你!我他妈的……”田佐想要跟贾鱼动手,但知道自己动手也打不过他,气得一跺脚:“老子惹不起躲得起!”

    贾鱼哼道:“田佐,小爷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女子高中这一片归我罩着的,你在我的地盘乱来,小爷我见一次打你一次!你是属狗的啊,记吃不记打啊!你说你该不该打?”田佐咬牙切齿,一副极为怨怒的瞪着贾鱼,随即一跺脚忽闪着肩膀逃掉了,贾鱼也不去追,这种人对自己还有利,只有恶人在,英雄才有救美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