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8章 不讳疾忌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其中一应设备俱全,南宫燕回到房间,第一件事便是给哥哥打电话,那边接通了,南宫燕便像是连珠炮一样的把田佐欺负她的事情说了,还说幸好中途有贾鱼出手救了她……南宫无忌气得咬牙切齿,更气愤贾鱼果然没死掉。

    立即挂了电话,想了想先给野狼打过去,野狼那边刚到姚安运河不久,正在刨冰,打捞那个麻袋,南宫无忌了解情况之后,便让野狼打捞之后给他进行汇报,如果打捞出贾鱼的尸体,那就证明这个世界是有两个贾鱼存在的,那便是贾鱼可能是双胞胎。

    随即南宫无忌给田佐打了个过去,开始几个电话田佐都给挂掉了,最后一个接了,南宫无忌咬牙切齿道:“该死的田佐!你敢挂我的电话?你现在哪里?”田佐阴阳怪气道:“我正在天鹅湖选妹子哪!刚才正是选妹子的关键时期,泳装环节,你打来电话我肯定要挂掉的。”

    “该死的!我问你,你敢对我妹妹无理?你是不是想死了?”南宫无忌那边咆哮起来,田佐桀桀怪声道:“就这么点事儿啊?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儿呢!你妹妹怎么了?还不是个妞儿么?跟我田佐怎么了?我怎么说也是倭国采阴派的长老,还帮你做了这么多事,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跟我这么说话?南宫先生,你很让人失望啊!”

    “放屁!那是我妹妹!你动谁我都不管,但是绝对不能动我妹妹!”田佐手扣着鼻子不屑道:“我都已经说过了,你妹妹也只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我们采阴派不管这些,再说了,无忌兄,我也没把你妹妹怎么样,但是可以感觉出来你妹妹很不错,你如果要是能把你妹妹嫁给我,我会更用心的给你做事,你意下如何呢?”

    田佐不理南宫无忌那边的咆哮,随即挂了电话,又关机,嘴里嘀咕道:“蠢货一个,根本办不成任何大事!你妹妹早晚是我的。”田佐嘀咕着,随后又摸出另外一个电话,拨通之后声音低沉道:“我是长老田佐,现在让采阴派终止与南宫家族的一切合作,嗯,之后我会与会长解释的……”

    ……

    南宫燕给哥哥打完了电话,肚子有些饿了,但刚刚经历过了田佐欺负,看着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夜色,她有点自己不敢出去了,心里微微有点后悔跟贾鱼出去吃点东西好了,哪怕吃碗面条再回来也行啊!

    不敢去外面吃,南宫燕便屁颠屁颠的到了厨房,厨房虽然青菜之类的都有,但她可不会坐这玩意儿,想了想给皇甫媚儿打电话,想问皇甫媚儿吃饭没,或者过来聊聊天啥的,顺便自己装模作样的做饭,皇甫媚儿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肯定会帮帮忙啥的,自己就顺理成章的混过了一顿饭。

    她想到挺美的,但是电话打过去,皇甫媚儿说回家了,下午就回去睡觉了,南宫燕有些失望,想了想又给校长纳兰静打过去,纳兰静也说去姚安市的姑姑家了,正在姑姑家吃饭……

    南宫燕忙客气了两句挂了电话,刚才在话筒里听到那边有说有笑的,还有筷子夹动和咀嚼食物的声音,期间还有个讨厌的没有礼节的家伙在吧唧嘴,这让南宫燕更饿了,更讨厌那个吧唧嘴的家伙,简直就是没有礼貌……

    南宫燕笨手笨脚的想给自己煮点面吃,但是液化气也不会用,干脆用电磁炉了,不过电磁炉上面的水开了,她的方便面袋还没撕开,撕开了扔里面,她尝了一口还生硬,便多煮一会儿,等再来尝的时候,面已经煮的很老了,筷子一挑就断了,吃在嘴里也极为的难吃,跟面糊糊似的。

    南宫燕生气的一推电磁炉、电磁炉也生气的一甩上面的盆,盆一侧歪,里面的面条撒了出来,不少汤汁迸溅到了南宫燕的身上手上,疼的她妈呀一声就跑到了床上,不一会儿厨房又传出了发焦了的味道,南宫燕忍着被烫的疼痛,跑到厨房一看,见面条和汤汁不少留在了电磁炉上,已经被电磁炉给烧干了,在呼呼的冒着黑烟。

    南宫燕一下子麻爪了,手忙脚乱起来,最后笨手笨脚的想到了电源,直接把电源扒掉,随后满屋子的黑烟把她呛回到了卧室,但这不算完,黑烟从厨房出来,然后从她卧室房门的缝隙中一点点的往里面钻,南宫燕捂着被子心想你钻吧,反正呛不到我!

    不过黑烟最后密布则整个房间,南宫燕从被子钻出来打开门,见整个房子已经都是黑烟缭绕了,南宫燕没办法,暗道倒霉,把卧室的窗子打开往外放烟雾,又把厨房的窗子打开。

    不过北方供热一般都在晚上七八点钟开始烧的多,因为那个时间也是人回来最多的时候了,所以四点多的时候供热不算太好,南宫燕把所有窗子打开,没多久室内温度便极具降低,南宫燕打了两个喷嚏,觉得身上不舒服起来。

    好在饮水机里面有开水,南宫燕倒了一杯开水,找出两片感冒药吃了,又见黑烟放的差不多了,剩下点也无所谓了,便把窗子都关了,又跑回床上躺着,一时间感到极为的委屈以来,在京城她可没受过这样的委屈了。

    什么事情都有手下人去做,她就是个天之骄女一样,过着女皇一样的生活,实际上现在连一碗面条都吃不到嘴里去,上官燕甚至觉得自己成了个废人了,正在呜呜呜的委屈的想哭的时候,忽然臀部一股凉气,像是忽然的升起来个小包,有些痒痒的难受,上官燕开始没感觉出什么,但是过了一会儿臀部沟壑中间的那个小包似乎又壮大了一点。

    她抽出一张纸巾,解开裤子,用手垫着纸巾去摸,不禁又疼又痒的极为难受起来,越痒痒越摸,越摸这个小包越大了,南宫燕傻了,想去医院,但又怕丢人,这时候她想起了贾鱼,心里犹豫了一下,觉得不能讳疾忌医,便给贾鱼打去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