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2章 苗圃中
    ,精彩无弹窗免费!

    随后在这里建立了姚安市第一批的育苗工程,也在车里成立了农学院,直到现在这里亦是农科院的一隅,后来农科院有了成果便离开了这里,但这里还是留下了很多优美的林带,各种植被,有的是南方的乔木,有的是许多新品种的嫁接技术。

    这里的林带面积很大,纳兰静是学生物的,在生物方面极为的有研究,觉得这林带培育的品种出自高人之手,亦是老一辈农科院的专家在这里留下的辛勤和心血了。

    而纳兰静尤其喜欢这里的小酒,她是喜欢喝点小酒儿的人,也是没有男人郁闷的,这里虽然地处偏颇,但酒水亦是不算便宜,她发现这里的时候,便经常有郁闷的事情就来这里小酌几口,有时候也带着皇甫媚儿来,不过皇甫媚儿人家现在有主了,她就郁闷的自己来喝几口了。

    本来喝酒不能开车,但这里地处偏僻,交警很少来这里,再说纳兰静心里郁闷,也就不考虑这些了,要了二两竹叶青,只见清凉带着微微幽幽泛绿的酒水从天然的乔木酒桶中汩汩的流出了二两小酒儿,落入了高脚杯上,随后酒保推送了过来。

    这种原始、天然、和现代溶于结合的搭配更有一种意境感觉,一下子就让人神经舒展开来,纳兰静心里轻叹,这酒庄的小老板也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啊!不然不会选择一处这样的地方开一个寂寞的小酒庄的了,纳兰静慢悠悠的开始品酒,期间还接到了一个南宫燕打来的电话,纳兰静故意说跟朋友一起吃饭,这样营造出自己不孤单的样子。

    想有心请南宫燕一起来小酌,但想想还是算了,跟她现在并不熟,再说现在自己需要静一静……每次她就是二两酒,但这次,她喝光了后,又要了二两小酒,吃了点呛菜和牛肉片,便起身付账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玛莎拉蒂上面,她想找个代价,但搜了一下,姚安市这小破城市,还没代价这玩意儿,苦笑了一下,纳兰静便慢慢的开车回去,不过喝了四两竹叶青,微微有些发飘,而小腹也有些微微的难受起来,纳兰静便想去林带处小解一下,如果她喝的是二两酒,就会发现,在她在酒馆里自斟自饮买醉的时候,就有一只色迷迷的眼睛在盯着她看。

    而在她走出门,上了玛莎拉蒂,就有一辆二手的弯梁小摩托在后面突突突的尾随跟踪,当然,如果在高速上玛莎拉蒂一脚油门就能把这小弯梁甩的无影无踪了,但是现在纳兰静晃晃悠悠的,车s型的往前开,速度也不快……

    此时开出了酒馆两里多地,纳兰静把车斜刺里一拐,拐进了茫茫的林带,这种乔木很密匝,如果在夏天这里一定是非常美的青纱帐了,不过此时也横七竖八的也是一处屏障,密密匝匝在远光灯的照射下也有些看不透。

    纳兰静觉得这里就挺好,反正小解一下,不过她一下子又看见前方有个彩钢瓦制作的公测,公测有男女标识,应该是投币那种的。

    纳兰静下了车,直接奔公厕而去,她摸着包包,看看里面有没有硬币,一只手扶着女厕的门,下意识的轻轻一拉,公厕竟然开了,显然、这玩意儿已经坏掉了,这地方本来就是城市边陲,没多少人显得蛋疼的往这边跑,除了一些艺术感觉有些浓郁的,或者就是极度无聊、亦或是受过什么刺激的人才来这里的。

    拉开门,但纳兰静也有些心虚了起来,外面的冷风一吹,让她的酒劲儿也醒来了一些,忽然觉察自己一个单身女人在这样的荒凉之地贸然下车是有些危险的,况且还在这样的没有任何安全保障的环境下进入陌生的厕所,她本能的有些危机感,只想快点方便完毕,回到车上快些的开回市区,她也心里后悔不该和四两酒,要是在自己清醒的情况下绝对不会下车的。

    即使小解,在车上找个瓶子解决后扔出去就可以了,纳兰静悔不该如此,而这厕所的门竟然坏掉了,显然被游荡的流浪汉给破坏公物了,纳兰静褪掉毛袜,随后一只手抓着门的扶手,因为凛冽的风一吹,这厕所门像是外面有人要拽开一样。

    她另外一只手快速的往上撩冬裙,随后白嫩嫩的大屁股弹跳的坦露出来,冷流裹住屁股,拔凉拔凉的,让她又清醒了一点,她褪掉白色的内内,里面的丝袜像是小孩儿开裆裤那种的,随后她看着自己下面慢慢的流动出了液体,哗啦啦的声音在这夜里显得那样的刺耳。

    纳兰静害羞的方便完,随后快速擦了擦,提上毛袜,推开门想赶紧离开,她总有股不好的预感,高跟鞋咄咄的往前快速走了几步,纳兰静忽然怔住了,因为在她玛莎拉蒂的正前方有个黑乎乎的影子,像是个摩托车的样子。

    纳兰静不相信的往鼻梁上又推了推眼镜,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自己的车旁边多了一辆摩托车?那车是谁的?想要干什么?正迟疑,在一旁的灌木里面迈步出来个影子,供着身体笑嘻嘻的朝她走来,同时一只手伸出,似乎要抓她,纳兰静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怕什么来什么,她本能的朝后面跑去,因为朝车跟前跑显然是跑不过这个男的。

    但往后面跑,她穿着高跟鞋,即使是运动鞋,她也跑不过这个男的了,几秒种后,纳兰静的肩膀就被一只大手抓住,接着用力往后一拉,纳兰静感觉被一股巨力往后抛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接着,一个醉醺醺的男的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迫不及待的撕扯她的衣服。

    “不行,不行,不要,不要啊,你要多少钱,我给你,我给你钱……”纳兰静的上衣被扯开,不过这个醉鬼显然不管这些,也不相信这些,眼前只有这个漂亮女人了,两手扯住纳兰静衣服用力一拉,里面的扣子都被撕开,两只大白兔因为大力而弹跳出来一只,另一只还在白色的罩罩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