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5章 一起生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啊?”纳兰静跟蒙圈了:“贾鱼,你瞎说什么啊?以后咱们三个生活在一起?咱们可能?”贾鱼笑道:“你不乐意?”纳兰静摇头:“不是我不乐意,我有什么不乐意的?本来就是我不对在先,是我不要脸抢了我表妹的男人,我是说我表妹不乐意。”

    “哦,这个啊,就不用你管了,我跟媚儿说说,对了,今天正常上班,一会儿我先跟媚儿说完,就跟你说。”

    纳兰静摇头,有些痛苦说:“说什么啊?怎么说啊?”不过她正迟疑着,贾鱼又把她给压在了身下,晚上两人搞纳兰静都闭着眼睛,而且视线不是很足,她看不见就抹黑的享受了,只是贾鱼视力极强,是看的一清二楚的,现在天光已经亮了,贾鱼压住她,她看的真真切切,而且一出一进看的也极为清楚。

    纳兰静脸红道:“不能在这样了,我坚持不住了……”她说着,又过了五六分钟泄了,贾鱼又过了十几分钟才缴械,纳兰静往下推贾鱼道:“你去找我表妹去吧,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受不了了,哪有这么多回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唉,我不管你了,你爱找谁找谁去吧,或者多找几个都行,只要不要这样折腾我一个了。”

    贾鱼拍了拍她笑了,纳兰静随后穿好衣裳,贾鱼开着先到了市区,明白纳兰静有些内向、就不跟她一起进学校,而是先下车,跟纳兰静打了个招呼说忙别的去了,纳兰静才脸红的开车进了学校,随后进入自己办公室,在办公室的淋浴间洗了很久,才换了衣服出来,在学校的教师食堂吃了早餐……

    没多久,皇甫媚儿就跟贾鱼有说有笑的到了,贾鱼随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才他跟皇甫媚儿把事情说了,皇甫媚儿一愣,不过这段时间皇甫媚儿跟别墅的那些姐妹在一起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了,现在多了表姐纳兰静,皇甫媚儿反而觉得有多了一个伴儿,挺好的,另外贾鱼又说要去一趟缅甸,问她去不去,皇甫媚儿想了想,反正学校也快放寒家了,不如去溜达溜达的也好。

    皇甫媚儿回到了自己办公室,随后一撩帘子,因为她的办公室跟纳兰静的是连着的,平时有一道门,但是那一道门平常也不锁的,但今天一大早的门倒是锁上了,皇甫媚儿当当当的敲门道:“表姐,表姐……”实际上皇甫媚儿和纳兰静要是论辈分应该管她叫小姨才对。

    不过这亲戚早就出了五福了,所以就不那么叫了,两人年龄相差也不算太多,就直接喊表姐了,感觉喊小姨有点把人家给喊老了,皇甫媚儿敲门叫了几声,屋里面稀里哗啦的一阵乱响,随后纳兰静在里面应声道:“马上,马上,这就来,这就来……”纳兰静慌乱的打开门,手还往耳边撸着秀发。

    皇甫媚儿扑哧笑了,手放在纳兰静的头上说:“表姐,你的头发怎么打开了?咦?你怎么穿了白色的裙子了?你的老太太服呢?”纳兰静害羞道:“别,我哪有什么老太太服装啊?那个是职业装了,只是现在快要放寒家了,我就想不穿在学校的职业装,试试其他衣服。”

    皇甫媚儿啧啧啧道:“这可不像表姐以前的为人呢?一般女孩儿啊,都是搞对象、谈恋爱的时候喜欢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表姐啊,你今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还打扮的这么漂亮干什么呀?是不是恋爱了?”

    “没,没有……”纳兰静一阵慌乱说,皇甫媚儿又道:“不是吧?表姐你肯定恋爱了,跟我说说那个小子是谁呗?这么有福气能做我表姐的男朋友?我还以为表姐一直要孤独到老年呢?还一直给你物色对象呢?在看来不用了啊!我表姐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了呢!”

    “哎……”纳兰静脸红的不能再红了,随后有些哭腔说道:“媚儿,你别说了,我跟你承认错误……我跟贾鱼好了,昨天晚上,我不对,我是个小三,我对不起你,媚儿,我这就收拾东西出国,绝对不会影响你们两个的关系,我这就订机票离开……”

    皇甫媚儿忙拉着她道:“表姐,你看你,你怎么不识逗啊?我跟你开个玩笑你就这么当真啊!真是的,不逗你了,早上的时候贾鱼已经跟我说了,你遇到了危险,又是那个可恶的田佐,该死的,逼迫你喝了苍蝇水,随后贾鱼即使的打跑了田佐,救了你,不过要不跟你发生关系,你就会有危险,唉,也是迫不得已,也证明你们有缘分啊。”

    纳兰静脸红润至极:“表妹,你别说了,我还是对不起你啊……我如果留下来,那我们以后怎么办?怎么过啊?”皇甫媚儿笑道:“就那么过被,有什么不能过的?我们大家一起生活……”

    这次纳兰静更傻眼了,在国外就有一妻多夫、还有一夫多妻的、美帝有的州便可以,还有例如埃及、希腊、等一些文明古国也实行这种办法,蒙古国也有一夫多妻制度,仔细想这何尝不是一种自由的解放,皇甫媚儿自然不被这个束缚了、思想也极为的开通。

    纳兰静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个……行吗?”皇甫媚儿笑道:“怎么不行啊?如果觉得这样生活在这里不好玩,那咱们以后可以自己买一个小岛,然后就在岛上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啊?无拘无束的,不影响别人,也没有别人的法律和条条框框的来制约我们,不是很好么?”

    “这……唉……我只是觉得我是个第三者,我耽误了你们……”纳兰静摇了摇头,皇甫媚儿嘻嘻笑说:“哪有的事儿?而且贾鱼啊……你昨天晚上经历过了,也明白一个女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的,或者说,如果这个女人太贪,不想把他分享出去,那守着那头驴,那傻女人能活几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