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7章 小偷的报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哈哈哈!”其他四个毛贼都笑得喘不过气来,指甲油一个个的说这个傻逼!而这个裹着军大衣的小头目,显然是觉得贾鱼的话让他受到了侮辱,气得咬牙切齿,阴狠说道:“臭小子!你好,你很好!你tmd简直太好了!老子也不跟你啰嗦了,兄弟们给我上!”

    小头目的话音落下,一旁的两个小头已经迫不及待的挥刀刺去,小鱼不慌不忙、也没有躲闪的动作,当两个小偷的匕首离着自己的肌肤,还有一线之隔的时候,贾鱼两手忽然动了,而且动若扑兔,如同迅雷,两手快速的叼住了两个小偷的手腕。

    只是轻微的一捏,两个小偷便痛不欲生的嚎叫了起来、在他们疼痛的嚎叫当中、还夹杂着骨头碎裂的清脆的响声、并且还有一声女孩的惊叫声音,两个小偷已经疼痛的软软倒地,手里的匕首已经脱落在了雪地当中,并且另外的一只好手在捂着那只断腕,那断腕已经弯曲了下去。

    他们的嚎叫如同过年杀年猪一样的声音、歇斯底里一样的刺破了这宁静的雪夜,见两个同伴被伤,剩下的两个小偷还没反应过来,但本能的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刺了过去,假如这次双掌出击,两手同时出击同时自己也是漏洞百出。

    不过贾鱼这种漏洞,小偷是抓不住的,因为速度太快,如同闪电一般,几乎不到0.01秒,这种速度只是一闪,两个小偷的下颚便被重重地一击,下颚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被两掌击中后,两个小偷一声不响的软软的昏阙了过去。

    这是贾鱼挠了挠耳朵,摇了摇头道:“太弱了!太弱了,就你们这样的身手,简直就给小偷这一行丢脸!就你们这样儿的,怎么有脸行窃呢?你们难道就没有一些自知之明?难道就想不到自己这两下子被人抓住会被打死?”

    小鱼的话显然是对这个小偷头领说的,而此时这个小偷头领已经上下嘴唇,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两眼也恐惧的、麻木的看着贾鱼好像看到了妖怪一样、而此时身后的两个被捏断腕骨的小偷还在歇斯底里的嚎叫着。

    贾鱼哎了一声,回头看了看他们,说道:“你们叫的简直太让人闹心了,能不能给老子消停一会儿?没看老子现在正跟你们的老大说话呢吗?做小弟的怎么那么没有眼力见儿!”

    贾鱼不慌不忙的往回走,走了两步,到了两个断腕的小偷跟前,随后两脚慢慢的踩在他们另一只好的手腕上,两个小偷更是痛不欲生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贾鱼诱摇摇头,接着走到了他们的两脚的脚踝旁边、伸出脚,慢慢的踩在他们的脚踝上,贾鱼的脚踩着雪片和踩着他们脚踝脆骨发出的咯吱、嘎吱的声音,在深夜的雪夜里,让人毛骨悚然起来,这时那个小偷头领慌忙觳觫的跪了下去。

    之后他狠狠的抽着自己的嘴巴:“大哥,是我错了,大哥是我不是人,大哥,请你放过我吧!”贾鱼不慌不忙的叹了口气:“你错了?你哪里错了?我觉得你并没有错,而且你对的很!你刚才说的对,我扰乱了你们小偷的市场秩序!是我扰乱了你们小偷的行业规则!

    你们本来老老实实的偷东西赚钱,然后过年过节,或者每个月给你们的上司派出所上供!派出所的小警察们就充当你们的保护伞!你们合作得非常愉快啊!是我这个搅屎棍子,把你们的愉快打破了,打翻了你们的狗屎盆子!正所谓断人钱财,如同杀人父母!

    你们做的没错!是我做错了,而且我还要把刚才那个穿貂的女人给你们带过来,让你们爽!这下你是不是满意啦!然后再把那个女人带到派出所,让你们的派出所的所长,让你们的保护伞爽一爽,是不是你们就更满意啦?”

    “我,我不敢……”这个贼头目哆哆嗦嗦的说,贾鱼冷笑道:“你不敢?你有保护伞,你有什么不敢做?偷东西的被人抓住了,直接扭送到派出所,也就是牛送到你的保护伞的地盘了,对不对?然后你的保护伞再把你放了,并且告诉抓住你的人的家庭位置和具体情况,然后你再去报复那个抓住你的人对不对?你们玩儿的简直就是艺术!”

    “我……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贾鱼冷哼一声:“不好意思,我只相信死人,死人才不能做这些事情!只要你活着,你就会狗改不了吃屎!”贾鱼说着,目光猛然一凛,他不是不给这些贼一次机会,如果今天这些贼抓住的不是自己,而是普通的老百姓,将会有多么的人间惨剧。

    自己没有经历这种悲哀,是永远无法体会到那些受到伤害的人的痛苦的,比这些贼比那比这些保护伞更可恨的,有的时候,甚至是那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圣母婊们!

    贾鱼不是圣母婊、贾鱼也不是大慈大悲的菩萨、贾鱼只知道灭掉这些人,让那些善良的人们少一些伤害、他们自己做的就是对的,就是有道理的,就是义无反顾的。

    “啊……”贼头惨叫了一声,他的两只手腕被贾鱼抓住,随后把他的腕骨捏碎,随即,贾鱼又捏住了他的下巴、又捏住了他的双肩、让他的骨头尽可能的被捏碎、尽可能的接受这世间赤果果的因果循环的报复!

    因果循环,它们都是咎由自取,都是自找的,小鱼捏碎了它的骨头,接着轻而易举地攫取了他的性命,包括其他四个毛贼的姓名全部被攫取,贾鱼做完这一切,抬头看了看站在胡同口的、此时哆哆嗦嗦的李晓楠。

    贾鱼走过去,轻轻地揽住了她的香肩,轻轻在她耳边关心道:“你怎么来了?天寒地冻的,你怎么不在屋子里好好的呆着?外面多冷啊?”

    李晓楠此时默不作声,她的眼眶湿润了,眼里流出的是恐惧的泪,她本来担心贾鱼,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小鱼被五个人带走了,同时有个裹着军大衣的身形,和那天偷自己手机被贾鱼发现的那个小偷,非常的相似,李晓楠不禁心中一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