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1章 西门庆潘金莲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要的就是这句话、终于开始不再忍耐、抱着李小兰洁白的屁股、开始了最后疯狂的冲刺,上百下之后,终于全部倾泻在她的体内,李小楠身体如同一阵狂风暴雨之后颤抖的树叶、一边恢复着元气,一边也陷入茫茫的享受当中、享受的声音是让贾鱼忍不住又要开始把她按倒蹂躏。

    过了几分钟之后,李小楠懒洋洋的躺在贾鱼的怀里、像是一只休憩的小猫、贾鱼摸索者她玉一样的身躯、不过这个身躯的关键部位已经红肿,即使贾鱼在轻轻的摸索当中、李晓楠也有些肉颤的疼痛、她秀眉微蹙,玉口发出阵阵的呻吟,虽然这样的声音很**,但贾鱼也有些不好意思,再策马扬鞭了。

    李晓楠已经疲惫不堪,甚至连动一动小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是那么懒洋洋的睡着,贾鱼便留下了一个分身,分身到外面,找到了一张白纸折成了小小的纸人、随后在纸人上画了一些符咒,随后低低的念动咒语、这种木偶替身的属于一种巫术,贾鱼可以用西方巫术、也可以用72地煞的这种五行之术变幻。

    此时贾鱼便利用一种传统的五行之术进行变换、亦是属于72地煞一种,随即,贾鱼又沾染上了一丝灵气,这纸人便鲜活了起来,贾鱼又在纸人身上分了一些神识之力,这只人便飘飘悠悠的从窗口飞了出去。

    纸人变成了贾鱼的一个简单的分身,一般这种分身不轻易使出,因为被同道中人捕捉到会对自己产生危险,不过贾鱼的实力已经到了圣境中期的巅峰时期,世上已经少有人能够对他进行威胁了,就算捕捉到了纸人身上贾鱼的神识之力,贾鱼也可以轻松收回。

    贾鱼的神识之力驾驭者、纸人在茫茫的雪夜当中御空而行,按照贾鱼的指引飘飘飘摇摇的飞到了平城、最后到了薛家、又扁着身体进入了薛静的房中,随即俯身到了她的衣服上隐藏了起来……

    已经到了夜里11点,不过雪静并没有睡去,而是在拿着电话聊天,她的房间很隔音,而且放着一些轻缓的音乐,所以她的声音并不很低,纸人便潜伏在她的床上听着,因为纸人身上有贾鱼的一股神识,所以雪静在与对方说话的时候,贾鱼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只听她在电话里咯咯咯的娇笑着,管对方一个男声叫哥,说着一些很感性的话,还有一些关于生理上的问题,说着说着,对方的男的约薛静在第二天要见面、薛静微微犹豫一下,但是答应了:“好吧刘哥!那我们明天见,不过嘛……”

    薛静忽然犹豫一下说:“你答应我的事做得怎么样了?”对方嘿嘿笑道:“妹子放心,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当然是你的东风了。”薛静脸红一笑说:“我的东风,随时都是你的,只要我的东西得到,我就是你的。”

    听见薛静这么说,对方显然激动了起来,声音似乎也有些急促,呼哧呼哧的说:“妹子,你的副处级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我不敢说十拿九稳,但肯定在半成以上,只是我毕竟只是副市长,这件事情还需要开会研究,市长和市委书记才是重头戏,尤其是市委书记,他的一句话才能拍板定音,我这两天就联系其他两个副市长,到时候都会帮你说话。”

    薛静淡淡道:“赵功成副市长那边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到时候你提出来给我转副处级,他那边就会举手表决同意,现在还差张副市长的问题,如果表决的时候,张副市长也同意,其他人也会给面子的,市委书记也会考虑的。”

    对方愣了愣,说:“赵功成?你又联系他了?”显然,这话语中又透出了一股醋意,薛静咯咯一笑,说:“怎么了?我怎么就不能联系赵功成副市长?”、“好吧!”那边叹了口气,说:“你既然已经联系他了,那还联系我做什么?”

    薛静呵呵笑了:“你难道吃醋了?实话告诉你吧,赵功成副市长是不请自到的。”对方轻哼了一声,说:“不请自到?怎么可能!他赵功成做官一向谨慎,谨小慎微,树叶掉下来都怕砸到脑袋的人,怎么可能主动到你家,并且主动给你管副处?这根本不合逻辑!”

    “唉……”薛静长叹一声:“要不说你这人小心眼儿?赵功成是我爸找来的,我爸现在这个县长已经退下来了,县官不如现管,不过他在位的时候跟赵功成关系很不错、现在我要年底转副处级,我爸自然也要帮一些忙,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哦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那是我误会妹子了!呵呵呵……对了,赵功成那边怎么说?”薛静想了想道:“我哪知道阿?赵功成就是一只老狐狸,刚才我跟我爸也聊了,这个这个赵功成也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反正就是跟我爸下了几盘棋,又跟那个贾鱼下了几盘棋!到我家来过棋瘾也来了!”

    “没说行,也没说不行?他这是什么意思?玩的什么路数?”电话?那方有些质疑的口气:“要不说这个赵功成的工作能力就是差,一个简单的事情非得让他弄复杂起来,行不行一句话不就完了吗?非得一棒子打不出个屁来!”

    “咯咯咯……”薛静也叫笑了一阵,说:“是啊是啊,我现在也有些摸不透这个人了,他今天被那个贾鱼下棋连续赢了五盘棋,好像是被贾鱼给赢糊涂了、连输了五盘棋,而且还夸贾鱼很好,很有发展之类的话、并且还说了一些关于特岗方面的事情,贾鱼一个初中都没有毕业的人,有什么权利和理由说到特岗岗位呢?真是天方夜谭。”

    “贾鱼?哪个贾鱼?”对方又有些醋意问,“呵呵……你又来了,真是的,这件事我不是和你说过么?那个贾鱼就是我父亲老家那个泥腿子的儿子……”、“哦哦哦!”薛静这么一提点,对方明白了说:“这个人就是你说的那个傻小子,对吧!就是那个要跟你假结婚的那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