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7章 相同命运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众人循声看去,此时那个女人不禁一怔、同时薛静也怔了一下,而那个女人像是见到了大救星似的,张牙舞爪的扑过去喊:“哥哥,你可下来了!他们这些人都欺负人欺负到家了!”

    女人说这话破马张飞的指着远方的人:“他们不给你侄子进行手术!故意拖延时间,让一个年轻的女医生进行手术,并且还说手术失败了也不负责任!这哪里是医院?那简直就是地狱!他们这些穿白大褂的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女人说着又激动的指着胡丽丽和薛静说:“这两个女人更是可恨!那个穿白大褂的女的就是他们安排的医生,死活让我在家属一栏签字、那就是推卸责任的一栏、还有那个短发女人,那个小妖精说他是市委的、刚才还拖着那个女医生走,不让给你侄子做手术,竟然还拿市委压咱们一头!呵呵!她不知道市委是谁家开的?大哥,你来的正好,现在你就给你侄子做主!封掉这家医院!”

    这个中年人,目光落在薛静身上,快步走过来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薛静把事情经过简单几句说了,中年人又扭头问那个男的:“妹夫你说,谁说的对?”

    这个男的嗫嚅着说:“我觉得吧人家医院是对的,现在时间越来越少,人家医院一直说要尽快给孩子做手术,不过淑娟……唉……大哥,你也知道她是什么脾气,我也管不了她……我只是个入赘的女婿……”男的说着,一脸无奈的低下头。

    “萧建良!你这个臭不要脸,彻底扒外的东西!”女人说着又张牙舞爪的抓了过来:“你竟然帮着外面人说话?胳膊肘往外拐掉炮往里打,老娘我把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嘴扯烂!让你胡说八道,分不清好赖人!”

    “够了!”中年男人狠狠训斥自己的妹妹:“你给我住口!我刘广吉要是分不清是非曲直,还配当平城市的副市长吗?”一听说这个霸道女人的哥哥竟然是副市长、院方也是一阵的尴尬,副院长主动过来跟其握手。

    而贾鱼眼中满是笑意,这时候刘广吉对薛静说道:“这位同志,实在对不起!刚才是我妹妹的不对,仗着他有一个副市长的哥哥就嚣张跋扈、颠倒是非,我在这里给大家道歉。”刘广吉说着,冲众人鞠了一躬,众人忙一个个点头讨好,一个劲的说刘副市长简直就是现代社会的包青天。

    刘广吉随后摆摆手,又冲自己的妹夫呵斥:“你呀,既然作为一个男人,看见自己老婆这么嚣张跋扈,你就应该好好的管一管!入赘不入赘的都是小事情我们刘家的人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你入赘不就不要妄自菲薄,现在都什么社会了?没有非得女嫁男或者男嫁女这一说,入赘丢面子,不敢说话,低声下次气,只是你内心当中自己有鬼、以后千万不要这个样子了。”

    那个男的依旧唯唯诺诺,在刘广吉面前大气不敢出一下似的,刘广吉点头,觉得自己面子过去了,非常的满意,这才想起了他的这个侄子,随后说道:“你们赶紧签字,签字之后院方好安排人做手术,不管在哪里,这种手术都需要家属签字的,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颠倒是非丢我的脸!”

    刘广吉这方面倒是识大体,或者说这不是他识不识大体的问题,这就是一个正规的程序,在哪个医院都是一样的,不过他这样做还是迎来了一片掌声,刘广吉还故意和薛静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和她握手,那样子就像是握住了她的小手,不愿意松开一样。

    贾鱼心理撇嘴:“心想这一对tmd狗男女,现在装的像圣人似的,昨天晚上去连鬼都不如!一个就是骚娘们儿,一个就是大色狼,男的还要女的叫,还要自己撸一发……”贾鱼心里冷笑、觉得现在书面证据有了,实际性的证据也有了、最好在给两个人的谈话录上音,对,最好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晚上就办,早点拿了证就早点把薛静给办了,让这个骚娘们跟自己得瑟。

    薛静和刘广吉还象征性的说了一些官场的官面话,两个人客气有加,似乎把这里当成了市委办公室,院方这边已经动手准备手术工作、而面戴口罩穿着白大褂的狐狸已经进入了手术室,而这时手术室内的患者更加的状况严重起来,胡丽丽不禁微微的蹙眉,因为刚才这个女人的争执,让这个患者错过了最佳的手术时间。

    现在他甚至连二十%的把握都没有了、眼角眉梢不禁也慢慢的渗透了一点汗水,贾鱼看到这里,不禁心里一动,一来这个胡丽丽长得可以、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有一颗救死扶伤的心,这个人的为人还是非常的和善的,现在这个患者的伤势情况来看,以胡丽丽的医术几乎是无法回天了。

    贾鱼慢慢打开虚掩着的手术室的门、轻轻的说道:“如果没有把握,让我试一试吧!”胡丽丽一愣、这样跟他说话是刚才跟自己闺蜜来的那个入赘的小子、并且薛静还把这个小子讽刺的无可救药、简直就把他当做垃圾一样的看待。

    胡丽丽转过头,认真盯着贾鱼这双清澈的星目、从贾鱼的目光中看到了无比的清澈,甚至虔诚、只不过下一秒又从这双眼睛中看到了有些微微的猥琐、一股极为复杂的感觉忐忑的喜上心头:“你是在和我说话?”胡莉莉有些不确定的问。

    贾鱼点了点头,说:“是的,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真的没有时间和你开玩笑。”胡莉莉有些微微的恼怒,说:“我觉得你就是在和我开玩笑!你今年多大?18岁还是19岁?

    没想到你这么小的年龄,就跟刚才那个入赘的男人有着一样的悲惨命运,刚才那个男人的情形你都看到了,那就是入赘被女方瞧不起的样子,所以我希望你还是好自为之,至于你说我手术如何,希望你出去,不要在这里耽误我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