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6章 璃窗霜花
    ,精彩无弹窗免费!

    胡婷婷感觉那东西已经贯穿了她的身体,滚烫的让她的身体有一股烧灼感、普通人是滚热但是贾鱼显然不同了。已经到了圣境中期的巅峰阶段这东西已经异于常人,温度浓度速度和剂量也是常人的好几倍。

    古医书上所说肾藏精乃精血之源,不过贾鱼可以从自己的丹田乃至于小世界当中源源不断的雄厚力量进入肾脏,这种力量简直就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胡婷婷又被贾鱼反了个身,准备再次挺进的时候,胡婷婷忽然眼神在45度角的时候,瞥见了一隅当中的戴美,像是求救似的发出了一声呻吟:“快点儿救我……”

    戴美无力的摇了摇头,虽然自己刚跟贾鱼好完,但也知道自己的好朋友胡婷婷是第一回,这第一回是很艰难和疼痛的,所以她还是自告奋勇的走了过来,衣服嗖嗖的落下,随后自己进入了贾鱼怀里。

    贾鱼左拥右抱,揉搓着怀里的两只小白兔,便放下了胡婷婷又进攻戴美,虽然和婷婷躲过了一劫,但接下来戴美抵御不住她又挨了一下,这下两人都求饶的让贾鱼出去找小三,贾鱼也只能连连点头了。

    随后三人收拾好衣裳,戴美和胡婷婷有些八字脚的回到了寝室,贾鱼神识一动发现在角落里有一双张望的眼睛,这是一双美目,美目发现贾鱼回头,便要脸红的躲开,贾鱼忙快步跟了上去抓住了她的香肩,轻柔说道:“小绘绘这几天可好?”

    高绘转过头,淡淡的说:“没有你好左右逢源的。”贾鱼半搂着她的肩膀,呵呵笑:“对了,我最近谱一首曲子你听一听?”高绘一愣,本来宛若冰霜的表情一下子神采起来,她似乎像看到了新大陆似的拉住贾鱼说:“什么曲给我听一听?”

    “那去你的地盘听。”贾鱼明白得对症下药,这东西就是投其所好,高绘喜欢音乐,而自己有极高的灵智这样可以给她弄出比较好的音乐来,就像那些拜金女,表面上高高在上装的跟圣母一样,直接拿钱砸就好了,扔一把钱脱一件,对那种女人来说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当然,首先男的得有钱。

    两人快步来到器材室,其实贾鱼跟高绘离开戴美和胡婷婷也看到了,不过两人也没有吃醋,因为她们的腿都已经八字脚了,再不把手放开点儿那么她们就不能走路了,再说是她们让贾鱼去找小三儿的,而贾鱼现在跟高绘走在一起,胡婷婷和戴美心里比较乐意,因为毕竟两人跟高绘还是校友。

    而且高绘也挺优秀的,如果跟自己成为了姐妹也不丢面子,如果贾鱼选择高绘两人要是阻拦,那么贾鱼在外面找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再染上了一些病,那她们两个可是肠子都要悔青了。

    贾鱼和高绘来到了器材室,和上次一样这里依旧纤尘不染,乐器的摆放也极为的合理,高绘让贾鱼坐在了钢琴前,然后害羞说:“你谱的曲子呢?弹奏一下试试。”

    “好的。”贾鱼笑了笑坐到了琴凳上,两手放在了琴键上,他能谱什么曲子?他根本就是一个没谱不识谱的人,只是靠着得天独厚的灵智让自己在音乐上面的天赋变得极为强大,但是贾鱼的心根本就不在音乐上,他只不过是爱屋及乌而已。

    如果贾鱼真要是在音乐上有所建树,那么靠着他的强大的灵智和感悟绝对能成为音乐上的大师。“你骗我?”高绘两眼灼灼的看着贾鱼,贾鱼咧了咧嘴,心想这女孩子太聪明真不是一件好事,要不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呢,你看看高绘这么聪明,自己有点心事,全被她给看穿了。

    贾鱼心里微叹,随后面不改色:“我怎么会骗你呢,我只是在慢慢的酝酿,回味一下,现在就给你弹奏好不好?”

    高绘就坐到了她的旁边,小手拄着白嫩嫩的下颌,两眼盯着贾鱼看,贾鱼知道这是一个聪慧又执着的女子,如果糊弄别的女的就那么糊弄过去了,但是对高绘好像不行。

    贾鱼算是赶着鸭子上架,他平心静气下来,闭上眼睛,微微思虑,一阵阵的灵感仿佛从天地四面八方朝他涌来,贾鱼的神识扫视,旁边边坐着青春靓丽的美女高绘,冬日的天色也渐渐擦黑,远处的树林,在远处的被冰封的运河,被一层皑皑白雪覆盖。

    在整个城市的周边,被许多的乡村环抱,那些乡村仿佛迎来的便是真正的冬天,几个孩子在野外打着雪仗,让贾鱼似乎想起了自己曾经的童年,有个农妇在院子里抱了一捆苞米干,拖回屋子里去烧火做饭。

    而在他们的卧室的土炕的窗子上,结着一层缤纷的玻璃霜花,这让贾鱼又像是瞬间回到了小时候,小时候家里面的玻璃便是这样,那些窗花是那样的美,自然无瑕,洁白的美,就算世界上最一流的大师也画不出那种韵味来。

    那种自然的美景是无法用语言描述,无法用任何形式表达出来的,你只要静静的看着就好了,就好像一个南方人,你和他怎么喜欢上学他都无法体会到,你只要让他到北方来看这漫天的雪花,便什么都明白了。

    再比如一个北方人到南方,让他亲自看见了西湖、看到了苏州园林,就不需要用任何的语言去修饰和描述,任何的描述仿佛都是空泛无力苍白骨感的。

    贾鱼看到了这玻璃窗的霜花,突然间碰到了自己的心弦,手指在琴键上慢慢的运动,轻缓优美又美妙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串串的音符好像在这漫天的冷空气中飘扬,高绘也不由自主的身体缩了缩。

    她是一个音乐界的才女,我觉得手遗落在琴键上的一瞬间,高绘就深深的体味到了这种冬日的回忆,这是对曾经的追悼,一股怜惜悲伤的情感从贾鱼的手中而出,就像冬日里的一股涓涓的暖流,在高绘的周身畅扬起来,在他的身周弥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