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1章 系花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么好!我就想亲眼看到你被这个贫贱基因的,低端人口的,收鸡毛鸭毛的农民儿子给糙了,我亲眼看到这一幕,我就给你转副处级,我看不到今年你就别想转,而且我告诉你,你别以为这等四五年还有机会转,四五年之后又是一个样子,那时候你父亲根本一点威望都没了,而且你也奔三了,你觉得你还能有机会吗?

    而且我还会压着你,我就让你不能翻身!原因很简单,就是你跟我玩儿心眼儿!两条路你都明白了,你自己选!

    薛静后面又说了好多道歉的话,又说了很多暧昧的话,甚至还要先来一段视频自摸给刘广吉传过去,但是被刘广吉断然拒绝,贾鱼心里冷笑,这个该死的贱女人,就得这么对她才对,这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教科书版!一点儿不值得同情和可怜!活该呀!

    贾鱼说道:“薛静同志,你跟我说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者说你想表达什么?”薛静微微摇了摇头:“这个刘广吉就是个变态,他就是极端的心理扭曲加变态!而且他还是个小心眼儿,他因为我给他时间慢了所以要报复我,最好的报复办法就是我讨厌什么,他让我做什么,所以他让我跟你。”

    贾鱼打了个哈欠:“这关我什么事?”薛静又道:“当然关你的事!难道你就没有一种正义感吗?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他欺负我而无动于衷?你就想那么让他的计划得逞?你难道就这样为虎做怅吗?”

    贾鱼撇了撇嘴:“薛静你是不是有病啊?我都说了是不关我的事!”、“我这不是在跟你谈吗?”薛静缓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继续说:“难道一百万还不行吗?一百万买一句你的谎话还不行吗?你到底想如何?”

    贾鱼摇头道:“我到底想如何?我这事应该问你哈!你家里把我找来,让我和你结婚,我跟你结婚之后就能顺利的升到副处级,然后还说跟我结婚不入洞房,你玩儿我呢!然后你还背着我跟一个女滴岁数的男人勾勾搭搭,发你的裸照、给他发你的自摸照,你甚至还勾引把第一次献给他,你还想问我怎样?你刺激我吗?

    我告诉你薛静!你这是报应,你这是自找的!我今天还就跟你说了要么咱们俩当着刘广吉的面入洞房,不当着他的面啪啪啪,我不管他是不是报复你,这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反正你跟我结婚,你就是我老婆,你既然是我老婆,就得跟我啪啪啪,别拿你的一百万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我穷跟我喜欢钱那是两回事儿!”

    “行啊,你真行!”薛静咬牙切齿:“现在跟我去一个地方!”贾鱼呵呵笑说:“去哪儿啊?”、“年底了,我的同学举行了一个聚会、是大同学同学的聚会、都毕业两三年了同学聚会也一般都带着男朋友女朋友的,你不是我的未婚夫吗?你当然要跟着了。”

    “这个可以,你说地方吧,我开车。”薛静说道:“皇家ktv,对了,你有驾照吗?”贾鱼撇了撇嘴:“算是个驾照吧,我考驾照的目的就是以后想买一辆二手车,收鸡毛鸭毛的,所以才考的,行了吧?”

    薛静冷哼道:“我猜你也是这样,根本没有一点出息。”贾鱼无语了,要不说女人要是狗眼看人低能把这个男人看成狗,你跟他说实话不信、你跟他说假话她都深信不疑。

    十多分钟后,二手奥迪停到了皇家ktv门前,薛静看了看时间,随后又白了一眼贾鱼说:“你确定要跟我进去?”贾鱼呵呵笑了:“刚才不是说好了吗?我跟你进去。”

    薛静犹豫一下说:“我不是怕你伤自尊吗?”、“我伤自尊,我伤什么自尊呢?”薛静又道:“我们是大学同学聚会,都是大学生的聚会、你初中都没有毕业我们聊天内容你能听得懂吗?我们之间能有共同语言吗?我们聊的内容和课题,我怕你听不懂,所以怕你尴尬,你看看不就伤你的自尊了吗?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多谢,你应该说你们这个圈子都是城里人、而我是一个农村人,而我是一个泥腿子,所以你们城里人互相聊天,而怕一个泥腿子的自尊心受到伤害是不是?多谢你为了我考虑呀!不过我跟你说,我这个收鸡毛鸭毛的泥腿子已经习惯了,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尊是什么,何来伤自尊这回事呢?你说呢?”

    “真是……不可救药……”薛静又咬了咬贝齿,想了想也对啊!这货还真是个厚脸皮,可能有谁想伤他的自尊还真难。

    她迈步朝着ktv里面走,像是故意想跟贾鱼分开一些距离似的、那样子更像是在用形体语言表明跟他走在一起很丢人,贾鱼无所谓,他作为老司机玩儿过的比薛静见过的都多,就他这点小伎俩在贾鱼面前根本无处遁形。

    贾鱼溜溜哒哒的,跟她到了二楼,薛静在2号楼的一个包间敲了敲门、随后回头瞪了贾鱼一眼:“磨磨唧唧的走,还没有一个女人走路快,快点给我过来。”

    “啊啊。”贾鱼连连答应了两声,到了薛静跟前,这时门开了,里面传出声音很大的音乐、灯光黑昏暗又摇滚,开门的是一个黑色长发美女,见到薛静嫣然一笑,随后又看到她后面跟着的贾鱼,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又笑说:“都进来吧。”

    薛静和贾鱼进入了包间,包间里面有十来个人,一个长发女孩唱着歌,旁边一个男的在给他拍着巴掌,另外的男女也都在随声附和,这是一个男的说:“看谁来了?是咱们的系花来了!”

    “是吗?”众人目光转过去,而这是在那个舞池当中的男女也停下了手舞足蹈,那个女的眼中带着一丝特殊的情愫,而那个男的眼中有一份炙烈的感觉。

    薛静和众人纷纷打招呼,而众人也问道:“你身边的这位……是你的弟弟?”薛静嫣然一笑说:“这是我未婚夫,我们年底就结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