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2章 心里有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以后呢?”霍达又问,贾鱼挠挠头说:“如果钱真的太多的话,那就成立一个基金吧,我经常和别人吹牛去帮助偏远山区的留守儿童、去给哪里哪里盖希望小学、去给哪个山区修路、去给哪个敬老院捐款、我经常这么说,但是真的没去做过,所以我把大话说出去了,现在就要努力的圆谎。

    那个……为了让我的谎话不至于被戳穿、现在公司盈利形成的基金,要每一分钱都花在这些贫穷的人身上,去给那些孩子盖学校、去给那些好心的不计工资的给山区孩子支教的老师发工资、给孩子买书买书包、绝对一分钱不捐给红十字、一分钱也不要捐给那些慈善的机构,我们要做自己的慈善机构,每一分钱都做到花太穷人身上。

    现在世界的物欲横流,只是表面的光鲜、越是光鲜,这光鲜里面的衣服越是糜烂、表面上的富人越多,实际上的穷人就是越多、我们夹皮沟集团要做的这些慈善哪怕是杯水车薪也要去做、总不能把钱便宜给那些富人,现在就成立这个机构吧!知道邵逸夫吧?

    他对明星的价格很苛刻、但是免费给全国盖了那么多的图书馆和学校,我们家背后集团做的是盖小学和初中、还有福利院和敬老院,不计任何成本的去做这些事情,你就当我做这些是囤积黄金。”

    霍达有些发傻,没想到贾鱼会这么做,让贾鱼的形象一下子就在他的心里伟岸了起来,愣了一会儿又问:“贾总你说的是真的?”贾鱼儿点了点头:“难道我真的像那么没有爱心的人吗?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在最底层的农村孩子出身、这个社会也是分阶层的。

    分农村人城里人、这个社会也是有职业贵贱的、当官的一等人,农民被鄙视、收鸡毛鸭毛的更被鄙视、收破烂儿的也是如此,我小时候还经常去捡破烂儿,家里没柴火烧去捡鞋、捡车带回去烧,那种塑胶味呛的我鼻子非常难受,我的手脚一到冬天也都冻得红肿生疮、又痒又疼,经常冻裂了出浓出水。

    所以我了解农村孩子的苦,我做金融会让有钱的变得更有钱、会让穷人变得更穷,我要让穷人富起来,穷人富起来,不用感谢我,也不用感谢这个社会,因为让穷人富起来,就是这个社会应该做的、就像一到年底有些官员开着车夹着包,带着大米和豆油、扛着摄像机去慰问老百姓。

    然后老百姓双手握住干部的手,感动的泪流满面,我觉得这一切相反了,是老百姓赋予了这个社会,赋予了这些干部的权力、让老百姓穷了,是干部的渎职!让老百姓富了,是干部应该做的!是谁?该握着谁的手?是谁?该对谁泪流满面?他们还有脸录像,简直无耻到了极点!

    钱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应该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不是我这个人不好心因为我从那种基层走过来的,现在有钱了就应该回报那个基层,这件事你要做好,当然学校还有福利院还有敬老院都要以我的名字命名,毕竟是我花的钱,你说对不对?”

    “我呸……”霍达心想白感动半天、本来对贾鱼已经黑转粉,没想到贾鱼在最后又来了个峰回路转,让霍达对他的人品又产生了怀疑,这绕了半天,还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再说用你的名字命名,你的名字谐音就是甲鱼、甲鱼小学、甲鱼福利院、甲鱼敬老院?谁敢上你这个王八学校念书?

    谁敢上你这个王八学校养老?谁敢领你这个王八福利?但这话也不能说,毕竟这货还是个领导,只能咧嘴点头心想这小子的名字让这个惠民工程很难做、做下去的难度非常大,两个人说着话的已经到了公寓。

    随后到了公寓第16层,这个公寓足有二十层高,一是今年新建并投入使用,只要有钱,做什么都快,到了一处十二0平左右的贵宾房,霍达先按了一下门铃,过了一会儿门轻轻地打开,这门有猫眼儿那种,显然你们的人已经从猫眼看清了两人才开门了。

    开门的是一个素颜的女人,虽然是素颜但也极为的惊艳,不过她的面庞上带着一丝的憔悴和焦虑,贾鱼眼前一亮,心想,这不是南宫燕南宫大小姐么,怎么跑我如来佛的手掌心儿了?本来想打趣两句南宫燕的,但一看南宫燕的表情不对,贾鱼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又想到毕竟还摸过南宫燕的大屁股。

    跟她属于有过肌肤之亲,而且南宫燕的屁股手感还是那么好,贾鱼手不禁在一起搓了搓、笑笑说:“南宫大小姐、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啊!”

    南宫燕苦笑摇头:“我现在都已经是个阶下囚了,你还欢迎我干什么?”贾鱼听着话头不对,霍达也是人精、忙找了个借口溜了,贾鱼进了屋内,谁会反手关了门。

    南宫燕已经给他倒了一杯茶,虽然是一百多平但还是酒店的那种装修,客厅和卧室是连着的那种,中间是一张白色的大床、一男一女在客房当中让人浮想连篇,贾鱼喝了两口茶,而南宫燕一语不发、虽然两人相隔不久,但是南宫燕整个人的气质和神色都像换了一个人。

    没有了以往的那股精气神、像是一具皮囊、一具行尸走肉,人也比以前消瘦了不少,她是那种饱满的女人、胸是挺挺的、屁股也是翘翘的,但现在看来明显有点回缩了,贾鱼不禁可惜,一只手抓住了南宫燕的苍白小手,南宫燕身体跟着哆嗦一下,神情也跟着紧张起来,也倒吸了一口香气。

    贾鱼用力抓着她的小手不让她抽回去,声音放低说:“晓燕,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话你跟我说,你心里肯定有事,你放心好了有我呢,其实我心里喜欢你很久了,你如果真的有事那就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