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6章 对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好!来人啊!”李明一招手,身后过来二十多个手下,随后李明挥手道:“给我冲进去搜!”手下点头,忙大步流星的往前冲,而守护学校的保安极力拦截道:“你们疯了不成?你们敢冲进学校?你们这是犯法!”

    而李明的这些手下人平时跟着二代都嚣张跋扈惯了的!在京城有些时候都横行,个更不用说在姚安市的一个高中了,立即推开保安便往里面冲,有的甚至开始动手冲保安挥出拳脚了。

    虽然这里面的保安是特种兵出身,但是李明这二代周身跟着的自然功夫更强一些,跟他出来为虎作伥的太弱的也没法欺负别人的。

    几个在拦截推搡中被打伤,其他保安也忙极力拦住,但亦然不是这些嚣张跋扈爪牙的对手了,此时在办公室的纳兰静红唇微微蠕动,贴着树妖说着什么,那树妖的树藤也慢慢的动了起来,下一秒就要出手。

    而这时,树妖忽然停住了,纳兰静也见到一条长长的车队呼啸而来,而那车队自然是夹皮沟集团车队,不禁轻呼口气,纳兰静现在被贾鱼骑了,征服了之后,便时不时的把贾鱼当成了个主心骨,以前的女强人现在遇见事情的时候自己反而不想抉择,总想问问身边的男人她才踏实了……

    看见贾鱼的车队已经到了、纳兰静便放下心来,此时莫名的有了一种依靠感,不仅是纳兰静、就连皇甫媚儿也有这种安稳的心境,皇甫媚儿轻呼了一口气说:“姐姐贾鱼到了。”纳兰静点了点头,看了皇甫媚儿一眼、两人眼神中与对方透着鼓励。

    其实皇甫媚儿应该管纳兰静叫小姨,不过两人与贾鱼的关系很暧昧、而且三人经常拖肠大战,久而久之,便以姐妹相称了。

    贾鱼车队浩浩荡荡的开到了学校大门口,与南宫无忌、李明的车队对峙起来,前面的红旗轿车下来的全是身高将近一米九的身材魁梧的保镖,这些保镖很多是精挑细选而出的,很多是从天京集团总部调过来的。

    天京集团这些年生意根深蒂固,自己也有一股很强的安保力量,精髓中的精髓便过来扶持贾鱼的企业,如今与李明的安保团队对峙丝毫不落下风,相反、贾鱼是姚安市的地头蛇,即使里面这条京城的龙到了此地也拿地头蛇没办法。

    双方对峙之时,后面的车队陆续围了上来,包围了南宫无忌与李明的车队,李明咬牙切齿大声叫嚣道:“你们什么人?敢拦我的车?敢围堵我的车?你们是不是想死啊?”

    不管李明如何叫嚣,近乎百人的大汉围住他的人和车,李明手下有的忍不住先动手,甫一动手就被贾鱼的安保队员擒拿掀倒在地,其他人还要动手,但贾鱼手下也丝毫不惯着这脾气,对方拿刀,他们也从后腰亮出砍刀,一副死士的模样。

    这一下把官二代李明给镇住了,对方这些人两眼发直,就像是冷血的毫无情感的木头人一样,这跟京城很是不同,在京城自己与人争斗的时候,先报出自己的家门,自己是谁谁谁的孙子,或者说我爷爷是谁。

    对方一听他爷爷是谁,便害怕服软了,然后李明就能飞扬跋扈起来,但是在这些人木头人跟前提他爷爷根本不管用,这些冷面的大汉像是聋哑人一样,根本听不进去一个字,自然吓不倒了。

    五十多辆车,二三百的保镖,最后将李明车队围拢的水泄不通,最后贾鱼的劳斯莱斯停在正中,车门拉开,贾鱼跟南宫燕携手下了车,款款走向李明和南宫无忌,

    李明和南宫无忌见南宫燕与贾鱼手牵手走到近前,两人已经气得不能自己、尤其是李明感觉一股王八之气从脚底直通着脑门儿、自己脑门儿上一阵发绿,脑袋发昏,全是金星、

    “你你……”李明连说了好几个你字,但是气的一句完整话也没有说出来,南宫无忌抢上一步道:“妹妹,你给我过来!”

    南宫燕紧张的一哆嗦,贾鱼捏着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一股真气传入过去,本来南宫燕有些发虚的心境一下子就充满勇气坚强了起来、目光坚定的看了看贾鱼又冲南宫无忌回答:“我不过去,我凭什么要过去?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理由让我过去?我是一个完整的人,为什么要听你的摆布?”

    “你……妹妹,你实在是太不懂事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和哥哥说话呢!你现在马上过来,我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况且你丈夫李明还在旁边,咱们一家人的事,一家人慢慢商量,我不明白了,前两天你还高高兴兴的跟李明去登记结婚,你怎么就突然间消失了,跑到这儿了?如果你和李铭怄气,都是小两口的事情,慢慢谈啊!”

    南宫燕冷冷道:“我没有跟任何人怄气,我今年已经23岁了,难道还没有选择自己幸福的权利吗?都已经是这个社会了难道我自己的婚姻还要由家里面包办吗?难道女人就是男人交易的商品吗?”

    南宫无忌大声道:“晓燕!你胡说什么?谁是商品了?谁拿你交易了?家里给你选择一个婚姻对象,还不是为了你以后幸福吗?李明哪点配不上你?父母是京城的大官!祖辈是开国元勋!比咱们家强的多的多啊!

    咱们家跟人家李家联姻那就是高攀了,主要是人家李明看重你喜欢你,以后会对你好,我和父亲才答应了这门亲事,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如果我跟父亲不是对你好,怎么会把你嫁给一个要饭的呢!怎么不把你嫁给一个民工呢!怎么会在这些贵族圈子里对你的另一半精挑细选?父亲对你的厚爱比我对我的多得多,我的终身大事父亲都不管,对你则是煞费苦心,你怎么还能不知好歹呢?赶紧过来,咱们自己家的事情自己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