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9章 很多意外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枭侠到了他们身前,两个高级侍卫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伸手便去捉拿他,但是一瞬间,眼前的枭侠便消失了,当他们意识到不好的时候,他们的大腿却传来了一阵的疼痛。

    原来枭侠已经弯腰绕到他们身侧、并且锋利的匕首朝着他们两人的大腿飞快的刺去,一瞬间噗噗两声声响、两人的大腿各自多了一个血窟窿,贾鱼下令先不要他们的命先教训教训他们而已,所以枭侠并没有一下子就放杀招,不然这匕首就朝着他们的肾脏、或者后心、或者后脑、甚至裆部这样的要害地方刺去了。

    并且一击毙命,即便如此,两个身高将近1米9的大汉两手捂着大腿,鲜血汩汩而出,他们忍着没有发出嚎叫声,毕竟也是身手高强的侍卫、这次面对枭侠比较托大了,如果是普通保安已经倒在地了、但是这两人竟然想要展开疯狂的反击,不过这时贾鱼其他安保人员已经一窝蜂的冲了上来。

    他们平时见这个瘦瘦的枭侠心里还有些不服气,觉得这家伙应该是凭借关系走到夹屁沟集团安保的重要位置了,又有人知道说他是贾鱼的徒弟,所以这些安保人员私下里都说这小子关系很硬,亦是有人愤愤不平。

    不过枭侠此时的出手已经证明了一切,这样的又快又狠的身手、极为的熟练和老辣、他们自认自己很难做到,同时见枭侠一击得逞,这些安保人员反应速度极快,随即冲上前去放倒了那两个高级安保,同时朝着其他安保冲了下去。

    二百人对40人,并且就二百人还是精挑细选的精锐,这样的形势几乎是一边倒,虽然李明手下也很强悍,但被对方三五个抓住一个打反抗只能会被虐得更惨,两分钟不到,李明手下全部被制服。

    李明都要气昏了、被贾鱼的两个保镖抓住,押到贾鱼跟前,李明见贾鱼笑眯眯的样子、旁边的南宫燕还是不声不响,你们心里气坏了、也极度的后悔、后悔自己怎么上了南宫燕这个贱货的当,被这个贱人给骗了。

    前天的情形自己完全掌控了局势、完全可以把南宫燕糙个十遍八遍的、而且南宫千龙和南宫无忌的意思也不反对、两人甚至把南宫燕房间的钥匙都交给了他、这个机会他竟然放过了。

    而南宫燕被软禁后,就说要和她登记结婚、并且明天就要和他去办结婚证,过了一天,南宫燕珍和他去领证,李明不禁就放松了警惕、没想到我这个贱人连夜就消失了,而李明却在当夜还筹办两人的婚期喜酒等等,南宫燕推脱说头痛先回房间,就这样让它溜走了。

    李明肠子都悔青了、被两个保安抓住两只臂膀、他咬牙切齿的冲贾鱼恶狠狠道:“小子,我爷爷是……”

    “啪!”贾鱼一嘴巴甩过去,李明的半边脸立刻肿了起来,李明气的大声喊道:“你不想活了,我爷爷是……”、“啪!”贾鱼反手又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把李明的另一边脸又给打肿了。

    “妈逼的!我爷爷是……”贾鱼一位嘴巴抽过去,这次李明的嘴角喷出一串鲜血、他用舌头舔了舔后槽牙、后巢牙都已经活动了,再来一巴掌,牙齿就飞出去了。

    李明闭住了嘴,不再说话了,贾鱼笑眯眯问:“你爷爷是谁呀?你倒是说啊?听着呢!”李明还是乖溜溜的不再说话、贾鱼抽他的嘴巴实际上也是给南宫无忌看、接着一手抓住李明的头说:“小子你给我听好了、这个世界很大、大到不是你眼前看到的、别说我今天揍你、就是我今天杀了你,你家里又能如何?还得给我忍着,别以为当个官就了不起,老子小的时候,老师就说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我还能怕你?”

    周围的保镖都哄哄的笑,贾鱼掏出纸巾、给李明擦擦嘴角的鲜血、随后把纸巾塞进他兜里:“小子、人狂自有天收、滚回你的京城当你的二世祖、别跑外面得瑟、小心在外地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还有一点、我会找律师代理晓燕跟你打离婚官司、你小子如果识相赶紧给我签字、就算你不签字这婚也离定了。”

    “你,你……”李明满口喷血沫子、想说什么还是憋了回去,应该是怕再被抽嘴巴了,人在外围的南宫无忌摇头叹息、李明简直把她祖上的脸都丢尽了、曾经的李老将军宁折不断、刚直不阿、怎么子孙后代竟然是如此软骨头?被一个沈大康的贾鱼玩弄如此、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贾鱼挥挥手、手下的安保人员放了李明一行人、李明一行安保人员一个个灰头土脸的、也觉得自己太丢人了,根本抬不起头来,己方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羞辱?在京城亦是横行无忌、一行人上了车,随后灰溜溜的离开。

    李明在车上边给家里打电话、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要求父亲从最近的军区调人、把贾鱼给灭了,李刚不是泛泛之辈、在朝中当官,如果脑袋是木头疙瘩即使爬到了那个位置,也坐不了这么久。

    思虑一下之后、冷声道:“你这个畜生!一天到晚的给我树敌,得罪人!你别小看姚安那个小的城市,敢跟我叫板的绝对不是普通人,你快些给我回来这件事要从长计议!”

    “爸!你不管我了?你不给我报仇了?我就让人这么羞辱?媳妇被人抢了!还被人打!而且对方根本都不把我爷爷放在眼里!”

    “混蛋!”李刚大声骂道:“你把对方的名字还有了解的一些情况现在告诉我,然后我好好查查他的背景再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给我回来!”

    李刚怕这个逆子再出什么事情,有些衙内飞扬跋扈、人家表面忍了,但是你儿子在大马路走被车撞死了应该是交通事故、你能怀疑是谁干的?你儿子走在街上、很可能被高空坠物砸碎脑袋、你又能怀疑是谁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