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3章 不客气
    ,精彩无弹窗免费!

    薛静忙嗔道:“什么叫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说话简直太难听了!”、“那好,换一个词,叫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样可以了吧。”

    薛静又问:“不说这个了,你现在起床了吗?”贾鱼嗯了一声道:“我现在正朝你那边走呢,再过半个多小时就到平城了,对了,你现在在哪住?”薛静抚了抚腮边发丝道:“我还没起呢,我在家里住呢,对了我家里原本却有另外有两套房子的,前几天我父母已经整理出了一间作为我们的新房给我们住。一会儿你来新房这边吧。”

    贾鱼说:“在哪儿不行啊,在你父母的房间不也挺好吗?”薛静摇头说:“我父亲停职在家,所以来这里不太好,你还特别厉害,我不自觉的就会叫出来,而且也会越叫声音越大,实在难为情了。”

    “那好吧!那咱们半个小时以后见,对了,你不用化妆,本来挺漂亮的,化妆到掩盖了你那种清纯的美感。”薛静咳了一声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你不喜欢我化妆,那我就不化妆了,怎么我也听你的。”

    薛静最后让贾鱼先挂电话,贾鱼也毫不客气地挂了,一般男女夫妻或者搞对象期间都是男的等女的挂电话,女的这边不挂男的也不能挂,不然小妞就会生气发脾气。

    不过现在事情都反过来了,贾鱼心里比谁都明白,男人一定要有事业,没有事业自己屁都不是,有了事业,女人是个屁,半个小时以后,贾鱼到了平城市,薛静又发来微信定位。

    贾鱼心想:这娘们儿,心还够细的啊,两者交换了位置,贾鱼发现这地址是一处不错的小区,心想:薛静他爹当县长的时候肯定也贪污不少的,这时候小区虽然说不是豪华的,但也绝不便宜,至少五六十万左右的。

    开着二手奥迪到了小区,随后到了薛静定位的单元门前,贾鱼下车到了一楼敲了敲门,这是一处一楼带着地下室的,小区地下室又往上起了半层,就像是一栋二层小别墅、贾鱼刚敲了两下门,薛静便打开了门了。

    此时她穿着一套如同连衣裙一样的睡衣睡衣,是那种绸料半透明,而可以看到薛静里面白色的胸罩和白色的内裤,这种隐隐约约能看到里面内衣颜色而且还能看到大片朦胧肌肤的诱惑、(打个广告,请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作者久石,里面也有书。)

    要比看光屁股女人更有视觉冲击力,贾鱼镇定了一下,先是进了屋,然后随手抓住薛静乱摸,而薛静却像是小鸟依人一样的。

    薛静的美臀在贾鱼的手掌之中来回变换着形状,薛静的屁股很大,让贾鱼爱不释手,捏了半晌之后,贾鱼终于一手抓起了她的睡衣,往上一撩,薛静的美臀和修长的大腿全部暴露在空气里。

    随后贾鱼把她内裤拽了下去,迫不及待的把薛静翻过身去,随后顶在了一处墙壁上,解开裤子的拉链,迫不及待地对薛静长驱直入,疯狂地抽动了起来。

    薛静毕竟是一个25岁的女人,25岁的女人正是到了蜜桃成熟的时候,就像是把一只桃子剥了皮、蜜多的不得了,而一阵阵的水声四溅之下,贾鱼更为疯狂起来,两手抓着薛静的香臀,随后又狠狠的抚摸着她的美背,随后又抓住了她小蛮腰,对着蜜桃臀疯狂的冲击。

    女友就像是风雨中的一枚漂流落叶,以前薛静没有经过男女之事,她不明白有这种爽感,虽然后来为了自己的官位开出了条件,只要肥能让她升职。便要跟谁交媾在一起,那时候她也不知道男女之事这种的快乐。

    她只知有些羞耻,最后贾鱼用计策得到了,她还感觉极为的羞耻、刘副市长竟然背叛了她,让她当着贾鱼的面脱光了衣服,随后当着刘副市长的面被破处,她一度非常的痛恨刘副市长、也非常的痛恨贾鱼,但是在贾鱼此时冲击了她几次之后、她却发现原来男女之事是这样的美好。

    尤其是最后喷出去,在她整个身体都颤抖的时候,似乎觉得这就是传说中的幸福吧!其实从小到大一直有人说幸福这个词,幸福幸福到底是什么?

    难道是美食还是父母对自己的关爱?而当贾鱼最后把所有都喷进他身体的时候薛静才似乎明白了幸福的真谛。薛静这时候就认为幸福就是贾鱼疯狂的冲刺的她的身体、并且把所有都最后喷进她身体的那个瞬间,那就是她的幸福。

    薛静有了自己对幸福的诠释,梦想着时刻追求自己的幸福,当然,到了最后薛静觉得自己已经疯狂的爱上了贾鱼。并不是因为贾鱼能够让她转为副处级,而是贾鱼给了她幸福、是一种身体上的幸福。

    而在身体上得到满足之后她的灵魂在贾鱼喷入她身体之后也会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升华,薛静整个身体极为的扭曲,她过瘾的就像是吸食的毒品,而有了毒瘾。

    当贾鱼离开了,她这段时间就像毒瘾发作一样,她也想尝试过用一些器具,根本没有那种贾鱼疯狂的力量。此时薛静和已经进入了疯狂的状态,疯狂的思念与疯狂的需要,她觉得贾鱼对于她来说就是美好的罂粟,自己已经品尝了这辈子就无法自拔,无法离开了……

    贾鱼男性功能的强大,便是美女们的罂粟,美女们的剧毒,又过了二十几分钟,随后又把薛静抱着扔进卧室里的大床上,随后疯狂的压了上去,薛静的睡衣被贾鱼身份证撕成了碎片,而贾鱼也扯掉了自己的裤子,这次全部脱了衣服压上了薛静。

    光溜溜的开始了新一轮更为疯狂的冲击,两个小时之后,薛静开始不断的求饶起来,她感觉整个人像是要死了,哭诉起来:“我是一条母狗,我是一个贱人,我就是需要你,但是这次真的需要够了,放过我吧……”

    贾鱼强硬道:“昨天晚上你不是需要吗?还说我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我告诉你我在外面是有女人了!又怎样?如果你吃醋了,你就自己你满足我,我把外面女人都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