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4章 家族权限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打一个广告,请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作者久石,里面有惊喜)

    龙妃儿摇头:“你现在可是我的男人,我要去跟别的男人吃饭你却不跟着,就证明你不喜欢我了。你是不是想吃干抹净然后把我甩掉?告诉你,连门儿都没有!

    赶紧把衣服穿好,跟我一起去。”贾鱼儿都无语了,心想这女人还真是不讲理、自己要跟着他说小心眼儿吃醋,现在自己不跟着了反而又说不喜欢他了,这妞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贾鱼连连打着哈欠:“好啦好啦,我跟你去,我跟你去还不行吗?”说着话,然后把大裤衩套上,又开始穿裤子,他的每一个动作都牵扯他身上的肌肉,还有那强壮的八块腹肌,随后把衣服穿上了,又显得那么的瘦。

    龙妃儿看着贾鱼这身材便是那种完美的,穿上衣服显瘦,脱了衣服有肌肉,而且他的肌肉是那么强大,身体又是那么结实,而且皮肤又是那么白皙,甚至比女人的都要好,龙妃儿甚至开始妒忌贾鱼的那晶莹剔透的肌肤了。

    不仅靠在了贾鱼身上,又缱绻在贾鱼的怀里。随后轻轻地忍不住说:“你这皮肤怎么这么好,用什么护肤品还是有什么特殊的诀窍呢。”贾鱼儿亲了亲她白嫩的额头说:“没有什么特殊的,就是修炼而已,因为我的修炼级别太高了,所以把身体内的杂质全部剔除了。”

    龙妃儿白了他一眼,嘀咕了一句说:“怪不得。那我的肌肤什么时候能像这样呢?”、“你可别这么说了,我都愁死了,一个大男的,现在皮肤弄的跟个女人似的,浑身上下我都不自在,不过你现在的皮肤已经非常非常好了,不需要有任何的改变,你现在就是最美的。”说完又搂着龙妃儿,龙妃儿也在贾鱼的怀里缱绻。

    迷恋贾鱼的身体、食色男女,女人有的时候表现得极为的矜持,不过这种矜持只是一种外表的假象,或者说女人如同一瓶非常纯的酒,只要这个男人把这瓶酒打开、这酒的浓烈就会不断的溢出。而在久未启封的时候却始终是一种静止的矜持的状态。龙妃儿就是这样的纯粹的美酒。

    毕竟25岁了、已经渴望了25年,但是极力的隐藏着没有谈恋爱。现在一下子品尝了禁果自然有着欲求不满的状态,也有些黏人。

    贾鱼反而很喜欢她这种黏人的状态,毕竟是美女、黏人就是小鸟依人;冷漠点就是有气质;反正不管怎么说美女都是好的,要是个丑八怪贾鱼才不会这么顺从她了。穿好了衣服跟龙妃儿随后走出了宾馆,龙妃儿挽着贾鱼的胳膊。走路的时候,时而她软绵绵的胸也蹭着贾鱼的胳膊。贾鱼又被蹭得火烧火燎的了。

    贾鱼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把龙妃儿在大街上就就地正法了。其间龙妃儿又打出电话,和那个自称表哥的人聊了几句,那个表哥哈哈笑我说:“表妹啊,咱们这么长时间不见了,我也非常的想念你,我这就在凤凰大酒店订了个包间,你现在就过来吧。

    那个……你不用过来了,我现在去接你好了。你看我这脑袋反应也够慢的。”龙妃儿笑笑说:“不用啦,不用啦,凤凰大酒店是不是?我现在都快到了,你直接给我发一个坐标就好了。”那边很快发过来了一个坐标。随后龙妃儿和贾鱼按着坐标,朝凤凰大酒店而去。

    龙妃儿的表哥早早的就等在了凤凰大酒店的门口,他见龙妃儿和一个半大小子朝这边走来,就连连挥手招呼着龙妃儿乳名:“小妃,小妃到这边来,表哥在这呢!”

    龙妃儿发现了郑明远,随后跟贾鱼低低的说这个郑明远名义上是他家亲戚的一个表哥,只是他跟他家这些亲戚也已经很远很远了,应该说出五福了。达到出五福的时候已经没什么血缘关系了,而且他这个表哥听说还是收养的一个孩子。

    后来在学校一起念书基本上也就当同学相处了,而且那个时候他们是属于家族制去上学,如果说这个郑明远是他的表哥那么他的全班得有很多表哥表妹了。因为一个班级如果仔细算多多少少都带点亲戚关系的,毕竟是一个家族。贾鱼笑说:“你们上学都是家族去上吗?”

    龙妃儿叹了一口气说:“不光是我们家住这样的,很多家族都是这样,在过去的时候,这就是私塾,建国后期的时候还是有私塾的,比如说一些大家族他们都在一起、然后有一个族长管理这些家族,这算是一种权力下放,有的时候也是有好处的。

    在古代的时候,皇权不到乡级,也就是族长这个级别,古代官僚是不管的,因为要给老百姓一些权力。好处也是有的。比如说我们以前家族有一对儿小两口闹离婚,如果在现在的其他地方,肯定会闹到法院去的,而且两家会闹得很僵,最后也会离婚的。

    但是家族的好处便是如此。小两口并没有到法院,而是两个家族的族长在一起商量这件事。而且两个组长什么也没说,一个族长到另外的一个组长家里面喝茶,谈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当这个族长谈话要走的时候,另一个族长就吩咐人把那个媳妇带回去吧,回去好好过日子。小两口也自然给组长面子,也就挽回了一段婚姻,而且后来生活的还很不错。

    有的时候年轻人离婚并不是真正的离婚,因为这一代年轻人都是娇生惯养的,所以一个不让一个,有的时候其实就需要一个台阶下就可以了,但是这个台阶一般都是互相不给,互相不让,需要有一个人来调和,当然这个调和的人要有一定的权威,这就是家族的族长。”

    贾鱼有些明白了。呵呵笑说:“看来族长还挺有用的嘛。”龙妃儿白了他一眼说:“有用的地方很多呢,比如说一些事件,族长就完全可以平息,算了不说这个了,免得让我这个表哥听见。”

    贾鱼又笑笑说:“让他听见又能怎么样呢?咱们也没说他的坏话。”龙妃儿小声说道:“我这个表哥啊,在家族里面经常惹祸说白了就是一个败家子,不过他的家境很好、也有钱、让他可以这么败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