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9章 报警
    ,精彩无弹窗免费!

    马晓彤点了点头,跟着贾鱼朝雾不远处的派出所走去。时间不大,两人到了派出所,见派出所的大门紧锁着。里面停着两辆警车,贾鱼先是晃了晃大门、铁大门上面的铁链和锁头发出哗啦啦的响声,但是里面也没有任何的回应,贾鱼看了看这铁大门也就两米高左右。

    便冲身边的马晓彤说:“你在这里等一下,我从这大门跳进去看看。”马晓彤忙道:“我跟你一块儿进去吧。”贾鱼这时一只脚已经踏到了铁大门上,一边往上一边说:“你能上来吗?”

    马晓彤冲贾鱼紧了紧鼻子说:“你太小瞧人,你看我能不能上去?”马晓彤说话间也抬起了自己的防滑鞋、踩在了铁大门上,随后两只戴着手套的小手也抓住铁大门,贾鱼先上的大门随后跳进了派出所的大院儿,随后他又双手去接马晓彤,马晓彤身体也挺灵活的,一只脚迈过了大门的上端,随后一点点的往下。

    刚到一半的时候,他就感觉臀部被贾鱼的两手托住,感觉贾鱼的手指还抓了抓。她脸上一红不禁又加快了往下的速度。最后双脚落在地上,喘了口粗气,回头白了贾鱼一眼,贾鱼像是啥事儿没发生一样还是笑嘻嘻的看着她。

    马晓彤又轻微的叹了口气,心想,眼前的这个半大小子,给人的感觉还像是个小孩儿一样。自己比他大那么多,就不要在意这一点点的细节了。派出所的院子里静悄悄的,停着两辆警车,而与派出所七八十米开外导游和一些黑社会性质的人员还在殴打着游客。

    这个距离正常人的还是能很清晰的叫喊和打斗辱骂的声音的。贾鱼跟马晓彤桥派出所的正门走去,派出所的正门像是普通的大院门一样,显然是一个基层的小派出所了,贾鱼伸手拉开门,走进派出所内部,只见值班室里也是静悄悄的,而贾鱼这时又拨动了这个座机号,只见值班室里的座机电话响了。

    但是并没有人过来接电话,这可是大白天啊,怎么会没有人来接电话,没有值班呢?贾鱼跟马晓彤朝着里面的办公室中刚拐过,走廊的一角就听见了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贾鱼微微一怔,随即想到这应该是打麻将的声音了。而辨别一下这声音的来源,竟然是从一个紧闭室传出来的。

    贾鱼跟马晓彤又往前走,离禁闭室不远的时候就听里面一个粗嗓门说:“那个小子可真烦哪!一遍一遍的打电话在打电话啊,我就查查这个小子的号码,给他定位一下,找两个人去修理他一顿!”

    这时另外也一个粗声粗气的男生说:“现在的人都是惯的,不给他点厉害看看他不知道咋回事,尤其是那些外地人、多花点钱,瞅他们那个德性,咱们这个雪乡就是这么回事儿。

    你说一年四季也就冬天的时候生意能火一些,很多人到咱们这里滑雪,看雪啊什么的,除了冬天之外,**个月份基本上都不赚什么钱,能够保本就不错了。

    谁在咱这边儿做买卖只能赚三个月四个月的钱?这三个月四个月不多赚点儿,人家都得赔,咱们这边的经济也都不行,所以呢上面有话,咱们就睁只眼闭只眼算了。老老实实在这里打会小麻将不挺好的么!”

    这时一个年轻一些的声音说:“那边能不能把人打坏出事啊?真出事了,咱们也难办。”、“难办个屁呀!天塌了有大个顶着,也轮不到咱们这屁大的小官儿,再说那些社会混混儿不都跟他说了么。

    他们下手会放轻一些,顶多就给他们打个闭口喷血、不会出人命的,充其量是鼻子出血在不牙打掉一颗两颗,这大雪风天的找人,他们也找不着谁?再说见血也不算什么大伤害,没事的。”

    有又一个警员说道:“一般要是把牙齿打掉了,应该判有期徒刑三年。”他刚说到一半,就被那个粗声粗气的男声打断了:“啥判三年?还判十年呢?判100年多好啊!牙打掉了判三年,听谁说的?找不到人判谁呀?你说对不对?

    首先你得找到凶手才行,咱们这边也没也没监控,就算有监控也没人保存那玩意,人证基本上没有,让他自己找着嫌疑人,找不着嫌疑人他告个屁!”

    几个警员不禁频频点头:“所长真是高明!”那个粗声粗气声音说着又叹了一口气:“你们来的时间还是太短,等你们在这呆时间长了,也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什么高不高明的?哪一届的所长不都这么干呢?哪一个老警察也不都这么办事吗?

    咱们现在是人情社会,人脉关系。你们几个小实习生多学着点儿,要出徒也快、没啥技术含量。”当中又一个实习生问:“所长我听说前段时间死了一个人,说是冻死的,但是身上有被打的迹象。咱们这个案子如果破不了的话,上面是不是会怪罪下来吗?”

    所长啪的一声,打出了一个麻将。随后撇了撇嘴说:“扯淡,都他妈扯淡!破不了还能让咱们都滚蛋咋的?派出所破不了案的多着呢,悬案多着呢。一年的,三年的,五年的,十年二十年的无头案能摞一米多高了,谁滚蛋了?上面真就怪罪下来,咱们低头认个错也就是了,实在不行就让局里跟他们联合办案.

    说咱们是饭桶,说咱们是酒囊饭袋,他们好到哪里去?咱们这边儿大雪封山,地广人稀,死个人上哪找凶手?上有政策,咱下有对策,上班儿也就做做样子,走个形式,骂咱们几句,咱们就忍着,领导骂人不下不是很正常吗?挺过去不就没事了嘛!接着玩接着玩!电话不用去管,实在不行那个老王你去把电话线给我拔了。”

    贾鱼一阵无语,这种偏僻的地方,自然更是老大难问题、贾鱼想把门踹开,然后进去痛揍他们一顿,但是因为觉得这样也是不解决问题的,把他们揍一顿又能怎么样呢?把他们打服了,打个半死。就把他们打死了,然后上班再调一个所长,再调几个这样的警员过来,换汤不换药没有从根本上治理这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