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0章 营养不足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头儿唉声叹气的回屋了,老太太也插话道:“就是就是,原来他叫贾鱼啊,长得多好,跟个小瓷娃娃似的,人家还有钱,对你还好,都追到家里来了,丫头啊,你虽然长得不错,但毕竟二十六岁了,而且离婚了,放着小伙儿不要,你要四十来岁的老男人吗?你啊,不要错过了。”

    老太太说着话也唉声叹气的闪人了,刘娜气得就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电视,不过父母的话她还是琢磨了一番,自己离婚之后父母也极力撺掇给她找对象,而且同学、朋友也撺掇,这年头女人好找对象,但是没有一个她看得上的。

    基本上有钱有势的都很老,还有五十的,普遍都四十多岁的,一给她介绍对象就说男方事业有成,然后带着个五岁的孩子……刘娜听到这里就一阵的郁闷,还有的人说:“你也离婚了,也不能再挑了对吧?随便找一个凑合过好了。”

    什么叫做凑合过?为嘛要凑合过?刘娜觉得自己离婚了反而是负责任的表现,不负责任就不结婚,很多搞对象搞了十几个二十几个的到三十多岁了都不结婚,那才是最大的不负责任,身材都玩甩箱子了还说自己是小姑娘呢!原因就是没有领证。

    其实狗屁小姑娘了,都七八十手的货了……贾鱼得到了刘娜,感觉一桩心事了了,而在跟刘娜交媾的时候,他的真气也进入刘娜体内,这样一来不说刘娜百毒不侵了,即使遇见危险,贾鱼存留在她体内的真气也可以帮她摆脱危险了。

    明天他便要去京城,心想在姚安这边还有啥事儿没了?琢磨了一下,觉得还差任宁了,虽然任宁也有点嫌贫爱富,但仔细想这个世界上有几个是不嫌贫爱富的?再说任宁毕竟是自己的初中同学,跟自己关系还算不错了。

    相对而言任宁要比那个尹冬梅强的太多了,她内心还是善良的、还有真挚的存在……贾鱼神识一扫,发现任宁快过年了还在自己买的一处二手房里,这处房子本来是让她哥哥藏身的,后来贾鱼把她哥哥送到了京城,让狐晶给换了个身份、安排了个工作。

    但是她哥哥毕竟是重伤害,另一方的贪官余下的势力也不小,还在打听她哥哥的踪迹并且要报复、也把任宁包含在了其中,所以任宁就在出租屋里面一般的时候是不出去的,下楼的时候很少,实在下楼也晚上下去。

    然后化妆一下、把自己包裹的挺臃肿的、像个中年妇女那样的去超市买点蔬菜米面之类的便回来、买一次菜差不多能吃半个月,都在冰箱里面放着,马上要过年了,任宁也不敢出去转悠、也不敢回家,便在二手屋子里呆着。

    贾鱼心里一酸、觉得这个小妞儿挺可怜的,毕竟是自己的初中同学,应该帮帮的,便地盾到了她门前,然后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在房门口的时候听下,任宁通过猫眼往外查看,发现是贾鱼,这才放心的打开门。

    “哦,来了。”任宁声音不大,但是从她惊喜的目光和颤抖的声音当中可见她极为的兴奋,应该是这么久没怎么跟外人接触的缘故了,贾鱼反手把门关上,笑笑说:“我来坐一会儿,一会儿就走。”

    贾鱼说完、发现任宁身体一颤、显然是极为的不舍、快半年了,她就自己独居在这里,极为的孤独,但是也没办法,自己出去太危险,那贪官的余孽在撒网一样的搜集他们家的任何消息伺机报复,本来以为贾鱼到了还能多坐一会儿,哪怕多聊几句,也比自己一个人强。

    没想到他只是坐一下就走,任宁难以掩饰失望的情愫,又低声失落的说:“我去给你泡茶,对了,我给你做饭吧,给你包饺子,吃了饭你再走吧。”贾鱼没说话,看着任宁消瘦又孱弱的身体去拉开冰箱门。

    冰箱打开了,上面一层放着一点香菜和一点点青菜,下面一层还有一块冻肉,冻肉颜色有些发浅了,显然是存放很久了,而且还不是很大,并且边在冻肉的边缘,还有用刀削过的痕迹,肯定是这块冻肉已经吃了很久了,每次都吃几小片肉而已。

    可见任宁的日子过得并不容易,贾鱼不仅有些欠疚,怎么没想到多给任宁留下一些钱呢?他只把任宁的哥哥送到了京城,就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任务了,但是却没料到任宁还在这边,没有什么经济收入,而且已经过了半年时间,在经济上已经十分的拮据了。

    并且任宁的家庭肯定也都把钱邮寄给了她哥哥,任宁这边的生活点很窘迫了,幸好自己今天心血来潮来这里看一看,要不然还不知道任宁竟然过着这样贫困的生活了,她现在不能露面,防止那些贪官余党的报复,不能工作,所以就没有经济来源。

    留下的那点底子也不够花在这里苦度岁月,贾鱼又是一阵的内疚,看见任宁拿着这块冻肉和一点青菜随后朝着厨房走去,随后,任宁又在厨房找出了一点白面,那点白面是在一个很小的五公斤白面袋子里拿出来的。

    而且只剩下了一点白面了,任宁随后又背对着贾鱼,找了一个他看不见的地方,手在身上摸摸索索的掏出来几块钱的零钱,随后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把钱揣好,从厨房里面走出来,冲贾鱼笑了一下,说:“你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超市买点东西。”

    贾鱼微微一笑说:“等一下。”他说着,随后走到了任宁跟前,任宁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嗫嚅了两声说:“我马上就回来。你说说他等一下就好了,很快的,然后回来我们包饺子,我去买点儿调料,刚才发现盐好像不够了。”

    贾鱼却两个手抓着她的香肩,然后一点点的摸到了她的两只有些孱弱的胳膊,最后又抓住了她两只手,拉着她的时候轻声说:“是我考虑不周让你受苦了。”昨天我说着,低下头去亲吻她的嘴唇,她的嘴唇不像以前那样鲜红了,有点微微的淡白色显然是营养不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