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3章 使者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最喜欢垛堞了,垛堞这妞儿越是躲着她,贾鱼就越翻她的牌子,昏天暗地的没完没了。至于李耳那些人贾鱼也不去搭理,让他们爱干嘛就干嘛去,要是看老子不顺眼那就干一下子!反正现在大家都是道祖级别,谁怕谁啊?

    虽然李耳手下门徒众多、接引和准提手下也是徒子徒孙的多不胜数,但贾鱼手下也不乏高手,罗刹女就是一员悍将、垛堞实力还要在罗刹女之上,并且垛堞的师傅还是其他结界的道祖高手,真干起来贾鱼也不示弱。

    再者他现在跟上神江狄穿一条裤子,手下还有十二神兽高手在列,完全不惧李耳什么阐教、截教、沙门、亦或是什么上八仙下八仙、十二星宿乱糟糟的,那些玩意儿罗刹女和垛堞就能对付了。

    垛堞这妞儿深藏不露,但被贾鱼弄到手她就乖巧的做小媳妇了,搂着小媳妇们贾鱼过的逍遥自在,才不去听李耳讲经论道的。

    这天早上,贾鱼又嗨皮完毕,手下管家霍达发出神识过来说:“董事长,李耳那边又谴派特使过来,求您上三十三层天议事。”

    霍达现在修为也被贾鱼提升到了金丹期、虽然算不上什么大高手,但这个级别也绝对能威震一方了,贾鱼现在手下六百个多个红颜了,最高的级别便是垛堞,看不出什么级别,其次便是罗刹女上神初级阶段,这个阶段比道祖只低两个级别。

    而垛堞贾鱼猜度她的实力应该属于上神中期阶段,只比自己这个道祖低一个级别而已了,这也是那另外结界普陀师祖想与贾鱼修好的决心。

    修炼一途到了道祖这级别的再寸进简直毫无希望了,别看垛堞与贾鱼只差一个等级,但这个等级她如果没有大造化就算几万年,几百万年也别想达到,就像垛堞比罗刹女高一个等级,罗刹女只能对垛堞俯首帖耳一样。

    要不然罗刹女那性格根本不会屈服的,现在被贾鱼三洞全部攻陷,也成了乖乖的小媳妇了,毕竟是女人,有了男人之后,而且还有了个这样强壮的男人之后她的野心和**就减少了不少,时而还弄弄刺绣,说以后有了孩子之后要给孩子做小衣服穿。

    而贾鱼现在六百多个红颜当中实力最弱的也达到了金丹期,当然,按照贾鱼的交媾双修**修为的进度自然是非常快的。

    而第一批的红颜的二百人当中都达到了渡劫飞升阶段,也有达到圣境的,例如龙妃儿、沈贝贝之类的,圣境阶段便跟李耳手下的仙人修为差不多了,真干起来,贾鱼这二百个先进入渡劫飞升阶段的红颜也够李耳喝一壶的,这股势力自然不容小觑,李耳也不敢轻举妄动。

    只能采用怀柔的办法找贾鱼去三十三层天谈经说道,贾鱼倒去过两回三十三层天,说白了谈经说道就是在吹牛比!

    各自吹各自的,看谁能吹,李耳说自己的学说天下第一,万道归宗,这个宗就是在说他自己了。

    接引道祖倡导的是释家,也叫释门,普度众生、消灭**、众生平等,这意思释家普度,对所有人都开方便之门,包容所有,便是说没有门槛,谁信都行,门徒亿万,当然也是粉饰自己最好了。

    准提门下也是如此,贾鱼不想去跟他们吹牛比去,也不想跟他们论道、自己的无我道的精髓说出来可能普通高手不能懂、不能领悟、但这些道祖领悟能力可不同,别说动脑、可能他们用脚后跟都能领悟的,所以干脆不去、天天在家嘿咻造小人。

    现在李耳又派人来找他去三十三层天议事,贾鱼心想议你奶奶个腿儿啊?小爷可没时间和你扯这玩意儿!想了想道:“你去跟那个使者说,就说我这几天病了,额,病的很严重,需要休息。”

    霍达点了点头:“知道了董事长。”贾鱼眼睛转了转又道:“等等。”他说着拍了拍身边的垛堞道:“老婆,跟霍达一起去,跟那个使者说我病的很严重。”

    垛堞修为极高,自然明白贾鱼的用意,李耳谴派来的使者也不是一般人,霍达的修为太低,恐怕会灭了无上教的威风,贾鱼本来叫无我教,但一想这教义很明显就能让人猜度出来,就改了个无上教。

    垛堞跟霍达去会议厅,而会议厅李耳派来的使者正在那拱手站立,亦是一个鹤发童颜的仙者,见霍达跟垛堞忙拱手寒暄道:“先生好,在下……”

    垛堞淡淡道:“是这样的,贾鱼道祖生病了,所以不能去三十三层天议事,烦请仙者回去与李耳道祖说明白罢了。”

    这仙者一听,皱眉起来,随后又拱手说道:“这……恐怕不妥吧,本来是三教,现在贾鱼道祖又成立了第四教无上教,自然四教应该共同议事了,且贾鱼道祖好几次都没去,再说贾鱼道祖可是道祖级别高手,怎么会生病?实在是……”

    “咳咳……”垛堞轻轻咳嗽一声,随即挥了挥彩袖,一股无形的巨大罡气蔓延整个会议厅,让这仙者亦是感到呼吸困难,脸上骤然一变。

    垛堞淡淡道:“这位仙者,你这是在怀疑我贾鱼道祖的话么?你还知道贾鱼是道祖级别?你跟李耳,跟接引道祖也敢这么说话么?怕是你连他的名姓都不敢提吧?到我们无上教这里就敢破话规矩?大放厥词么?”

    垛堞散发出来的罡气压制这仙者一句话都说不出,这仙者修为亦是极高,但是在垛堞面前弱的简直如同蝼蚁。

    垛堞继道:“听不明白话下次就让李耳派一个明白人过来,迂腐之辈就不要来了,霍达,送客。”

    垛堞说着拂袖离开,她稍一离开,仙者才被这禁锢的罡气释放,刚才这罡气就像无形的力道卡住他的身体,似乎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他的身体碎成万段。

    现在垛堞离开,同时收了神通,这仙者才吓得屁滚尿流的离开了,霍达也长吁了一口气,刚才这仙者跟他的态度还有些高高在上装的很拉风的样子,但是面对垛堞就极为狼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