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0章 教育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洪涛叹了口气,现在证据确凿了,不用说别的了,这时,贾鱼又点开了她的通话记录:“王校长,还有更精彩的那,你看看这段,这段是张老师跟赵老师的聊天记录,赵老师的头像……哎呦,不就是那个女老师么?”

    贾鱼指了指刚才跟自己吵架两个女老师当中的一人,而那个女老师刚才明显想要往后退,现在见贾鱼要念她跟张老师的微信聊天记录,忙张牙舞爪的要过来抢夺。

    “你这个王八蛋!这属于张老师的个人**!你怎么能看别人的**?你这是侵权!”女老师歇息地理,亦是有些癫狂的样子了。

    “呵呵呵……”贾鱼扬了扬手机说:“我觉得这可不是个人**的问题,这可是违法乱纪的证据啊?我给你念念啊!小赵啊,我这个月辅导班给我提层了一万八呢,你怎么才一万七啊,每个学生给我提层一千,怎么才给你五百啊?你得找他们啊……”

    里面有文字,还有语音,这一放出来,张老师几乎要崩溃了,而那个赵老师脸都绿了,直接过来抓贾鱼,这赵老师指甲还挺长的,要是抓到普通人脸上得让普通人破相了,贾鱼虽然不怕她这两下子,但也不想让这娘们胡作非为。

    恰到好处的把手一伸,一股无形之力像是跗骨之蛆一样缠住张老师,让她摆脱贾鱼手掌之后朝赵老师扑去,两个女人一下子滚到了一处,闹了个四仰八叉。

    贾鱼直接走向王洪涛校长道:“你看看吧,怎么处理!你要是不爱处理我现在就给教育局打电话,视频也传到网上去。”

    王洪涛扶了扶眼镜,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十**岁的少年模样有些眼熟,就像是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了,忽的,他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姚安市的首付叫贾鱼的那个,也是个十**岁少年模样的人,前段时间特别火。

    把财产都改成了慈善了,最近一段时间他消停了,听说到外地了,具体消息也不清楚,他现在想到看到过的几个电影和电视剧都是这个贾鱼饰演的,一时间他反应过来,不就是眼前的这个人么?

    不过平时根本不相信能遇见这样知名的人物,但此时王洪涛震惊了一下,人老奸马老滑的,他敏感的觉得自己要站对队伍,要是个普通的十**岁的少年,自己肯定站在张老师、赵老师的这一边了。

    两个老师在教育局还有亲戚呢,但现在眼前的这个少年人如果真的是家大业大全国财富排行三甲的贾鱼,自己当然要站在贾鱼这边了啊!再者眼前这个少年人气定神闲,没有强硬的背景和实力是没有这样强大的气场的。

    王洪涛不动声色的往上推了推眼镜道:“小同志啊,感谢你!感谢你啊!”王洪涛说激动就激动起来了,两手紧紧握着贾鱼的手来回晃动起来:“感谢你揪出了我们教师队伍当中的害群之马啊!”

    王洪涛激动的模样就跟几十年前朱德**井冈山会师似的,周围老师都愣住了,停顿了几秒钟一个个咬牙切齿。

    “害群之马!害群之马!害群之马!我呸!”所有老师一致对外,跟校长王洪涛站一条战线,激烈批判张老师和赵老师,就像以前红卫兵小将批斗臭老九似的。

    贾鱼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这帮人的反应还真是快啊!这脑袋八核的吧?当然,校长王洪涛的脑袋那就是十六核的。

    不管怎么说,适可而止吧,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也给其他老师上了一课,让他们引以为戒!贾鱼淡淡道:“你是王校长对吧?你的处理结果是?”

    王洪涛大手一挥道:“停职!哦不,现在证据确凿,那就开除教师队伍,永不录用!她们的档案也无法洗白,这辈子别想再当老师了!”

    “轰……”张老师和赵老师闻言犹如晴天霹雳,直接就软倒在地,差点昏过去,软软的呼吸都困难,贾鱼指了指说:“王校长,这……不会出事儿吧?”

    王洪涛冲两人哼了一声:“不去管她们,自作自受!脚下的泡都是自己走的。”他怒斥完两个老师,又冲贾鱼微笑道:“小同志啊,您看我这种处理接过还满意吗?那咱就别找教育局了,视频也别往往上传了如何?”

    “哦,这个好说,视频我留着,但我绝对不会往网上传,对了,你们不会对涉事的学生展开报复吧?”王洪涛忙举手保证道:“小同志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我们学校感谢举报老师的家长还来不及,怎么能报复呢!那岂不是本末倒置么?”

    “好吧,王校长的这个处理结果我十分的满意,那行,咱们回头见。”见贾鱼要走,王洪涛客气道:“那个小兄弟啊,既然来了,而且还帮助我们学校揪出了**分子,怎么也得吃顿饭再走啊!

    我们学校也确实应该整顿的!发现一个收家长红包的就开除一个!发现一个跟校外辅导班吃回扣的也开除一个,绝不姑息!”

    “王校长,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我也得回去开会,咱回头见。”贾鱼说完跟王洪涛挥手闪人,徐宝贵和出租车司机一阵的长吁短叹,他们甚至不知道该叹息什么。

    他们想起自己的小时候,那时候上学也不怎么花钱啊?自己那时候是怎么过来的?不也教育成人么?怎么现代的这些孩子离了钱就没法教育了呢?

    出租车司机和徐宝贵等贾鱼走了,才回过神来,出租车司机急道:“哎呀,你家的那个亲戚咱们应该请他吃顿饭啊!如果今天不是他,我家孩子也得进辅导班,这一个月三千块辅导费,一年就是三万啊,简直要我的命啊!咱得请他吃饭!”

    徐宝贵也反应了过来,但他不知道贾鱼的电话,忙打电话给贾德福,问贾德福儿子的电话,贾德福笑呵呵的告诉了对方号码,徐宝贵这才又给贾鱼打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