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9章 博大精深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笑道:“睡不着很好解释的,一个是内、一个是外、咱们先说外,这外在可能是因为一些工作的原因而睡不着,例如夜班、总是黑白颠倒,这样的工作导致了睡眠失常,就好比是外伤,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换个工作,或者服用一些睡眠的药物,当然不能依赖药物的

    第二点就是内在了,内在也分很多种,比如你心里有事儿,那就会导致失眠、还有就是你的内分泌紊乱导致的,这应该归属于妇科,不过我对妇科也略知一二,你的大姨妈几号来?我推算一下看看是不是你身上妇科方面有问题。”

    “切!你才有问题呢!”王雪白了他一眼,贾鱼呵呵笑了笑,眼神落在她白嫩的小脸上,手指微微动了动说:“我所料不错的话,你的大姨妈应该是……后半月……25号左右,是不是?不过你最近推迟到月底了,应该是30号。”

    “妈呀!你真讨厌!”王雪叫了一声,一脸羞愤的挥着粉拳打在贾鱼身上,小拳头霹雳啪嚓的落下,贾鱼现在这样的级别一点都不疼,这小拳头就跟挠痒痒似的,但还是装作一副很痛苦的样子:“哎呀,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女侠手下留情啊……”

    王雪这才停下来,瞪着贾鱼问:“你怎么知道的?”贾鱼嬉皮笑脸道:“嘿嘿,我蒙的。”、“哼,才不是那!你这个兽医,一来了就欺负我,说吧,你怎么知道的?”

    贾鱼叹了口气:“这个啊,只是猜的,因为我没给你把脉,所以只能猜。”、“哼!我才不信呢!你就猜一次怎么就那么准?而且你还那么肯定?快点告诉我!”王雪咄咄逼人起来,这样倒显得霸道了,两手抓住贾鱼的两手不松开。

    贾鱼被小妞儿捏着胳膊,感觉一阵阵的舒爽,想跟她多亲近一会儿,便说道:“这就是中医啊,中医分望闻问切,切脉是放在最后的,一般医道比较高深的,比如我这样式的,直接看就能看个**不离十了。”

    王雪又切!了一声,但没有打断贾鱼,让他继续说,贾鱼见小妮儿的好奇心被调动起来,这就好办了。

    接着说道:“望闻问切第一部望、也叫作望诊、就是看你的脸色,虽然你的脸色很白,不过你最近的面色有些那种虚弱的白,所以你的身体并不好,微微的有点贫血吧?最近多喝点红糖水,多吃点红枣啥的,另外呢,椅子上放个厚点的屁股垫,不然你这样的最容易得痔疮。”

    “坏蛋!”王雪又脸红的啐了他一声,贾鱼继道:“你很怕遭凉,但是你还是个多梦的姑娘,晚上是不是喜欢用大腿夹着被子睡觉?这样不好,可能你小时候有尿床的习惯,所以……”

    “住口!这个事儿略过去,说重点。”王雪脸更红了,她晚上还真夹着被子睡觉,毕竟二十一岁的大姑娘了,也是思春的,每天晚上都穿个薄露透的小丁丁裤、巴不得做春梦,而且她小时候尿床很频,八岁的时候还尿床,这些事儿怎么这小子也知道?

    贾鱼又道:“所以你身体有些病根,属于发虚的,最近你有心事,可能有些迷茫,又有些感觉不公平,加上身体遭凉,所以体内紊乱,大姨妈紊乱了,这样导致你的肺部也有伤害,半夜咳嗽对吧?消化也有点不好,建议你吃点肠胃药,过两天你的鼻子可能还会有些通气不畅通的。”

    “你……”王雪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近她还真去县里医院检查了,她的一个女同学在县里医院实习,找了个不错的女大夫检查,经过一番的仪器检测,得出的结论真跟贾鱼得出的差不多,而贾鱼根本没用仪器,甚至都没切脉,就能查的这么准?简直神了。

    王雪心里承认贾鱼厉害,但又嘴硬说:“你说的这些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编的!骗我呢!那你说我这样的应该怎么治?”

    贾鱼呵呵笑说:“这个病最好是内调,忌讳吃辣的,不过你应该喜欢吃辣的,这样吧,我简单的给你开一副药,你吃了就能好,或者……我给你针灸,针灸很快的,你这样的十分八分的就好了。”

    “嗯?这么快?”王雪有些不信了,自己的病大医院说最好住院之类的,而她也问过中医,中医说必须内调、并且需要时间很长,而且中药也一点不便宜,全下来也要几千块钱了,王雪一想自己别小病大养了,这点事儿不至于花那么多钱,就托着了。

    “真的十几分钟就好?那……那得多少钱啊?”贾鱼微笑道:“什么钱啊?你不会说给我钱吧?开什么玩笑啊,咱俩现在都是卫生所,我怎么能要你钱呢?举手之劳点事儿,你过来我给你针灸。”

    王雪脸上红扑扑的:“针灸……是不是得脱衣服啊?”贾鱼楞道:“难道你现在穿着羽绒服让我给你扎针啊?”

    “我……我能问都扎哪里吗?”王雪又脸红问,贾鱼一本正经道:“妇科你说扎哪里?你的病症分别在肠胃、内分泌,当然我要扎的穴位第一个就是人体的气海,还有尾闾……”

    刚说两个穴位,王雪忍不住叫道:“什么?尾闾?尾巴根儿那地方?你要扎哪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王雪两只小手摇的跟直升飞机的螺旋桨似的。

    贾鱼莞尔道:“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王雪想了想:“白海市卫校临床系啊?”贾鱼点了点头:“你解刨过死人吗?解刨过活青蛙和活兔子吗?小白鼠解刨过吧?去福尔马林池子里看过堆成山的尸块吧?对男女的隐蔽构造也都了解吧?”

    “我……当然……”王雪低头看着脚尖,贾鱼趁机又道:“既然你是卫校毕业的,怎么能把什么事儿都想的那么龌龊呢?我现在跟你讲的是治病救人,是医学,是救死扶伤,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以后生孩子去医院要是接生的是男医生,你就憋回去?你还是个学医的,怎么还能这样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