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3章 洗地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兄弟,别,你坐下,有话好说,你住下铺还不行吗?老哥我的床铺让给你,啊……”这黑老大惨叫了一声,贾鱼的一脚已经踹在他脸上,接着扯着黑老大的胳膊把他拽到地上,捡起个床板就往他身上砸。

    “妈的!不学好,在看守所装什么黑老大?玩什么黑社会?都混到这份儿上了你还不老实?看看,身上还这么多的纹身,你妈就是这么教育你的?你就这么当儿子的?还他妈左青龙又白虎!装你妈的大半蒜!老子都没纹身,你还纹?看老子不打死你!”

    贾鱼的床板劈头盖脸的落下去,打碎了一个又换一个床板接着轮,黑老大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地方了,被打的满身满头是血,到了最后脸叫都没有力气了。

    贾鱼才停手,冲地上一群像是大蛆的混混骂道:“都别给我装怂!都给我起来,挨个去把脸上的血给我洗干净,给我快点~!”

    这些人各自搀扶着起来,不敢不听,挨个去洗脸,有两个小子架着宿管这个黑老大、拖着去厕所的洗漱池给他冲脸上的血。

    贾鱼又命令道:“把床铺给我整理好,卫生给我收拾好,一会儿要是有人问你们谁打的,你们怎么回答啊?”

    这些人一哆嗦,一个个的低声说:“是我们内讧,自己人打的,不是大哥你打的。”贾鱼点了点头,把一张床铺的被子都扔下去:“妈的,这谁的破被子,太埋汰了,老子睡床板就行了。”

    一个混混忙灵机一动,过来献媚道:“老大,你用我的吧,这是我媳妇昨天才送来的新被,我还没舍得铺盖。”

    “行吧。”贾鱼也不客气,把那床被子铺盖到了自己的床铺上,瞪了一眼这混混的猪头脸:“滚一边去收拾卫生!你们这些人把卫生收拾好了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坐着,小爷我要睡一觉,谁敢把我小爷我吵醒了,我弄死你我!”

    “不敢,不敢。”这些人连连点头,轻手轻脚的收拾卫生,赵管教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拎着电棍准备来洗地,心想刚才那一通的胖揍,新来的那个叫什么贾鱼的小子不得被打成渣渣啊,也完成了上面的招呼。

    不过当他走到监房门口的时候便大跌眼镜了,见刚进来的那个叫贾鱼的躺在一床崭新的被褥上呼呼大睡,而那十个犯人一个个年低头耷拉脑的坐在床铺上老老实实的不敢吭声。

    再一仔细看,他们的脸上都有伤,赵管教敲了敲监房嚷嚷:“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转过头来,看着赵管教甚至露出了一脸的委屈的模样,尤其那个领头的老大,被揍的最惨,由两个小弟搀扶着,连坐都坐不稳,显然是强打精神坐着了。

    “我擦!”赵管教忙打开了监房:“都给我立正!”这些犯人都踉踉跄跄的起身,而贾鱼打了个哈欠抬起眼皮:“谁他妈嚷嚷的?”

    “啊?你个小崽子!敢骂管教?你找死是不是?”赵管教瞪着眼睛,把电棍也拽了出来,一按开关,刺啦刺啦的冒火星子。

    贾鱼又打了个哈欠,根本不鸟他什么电棍,赵管教又瞪着眼冲那十个犯人大声问道:“你们怎么回事?身上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这些犯人低声说:“我们两伙人自己殴斗的……”赵管教蒙圈了,怎么会是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不是明明让他们打这个新来的犯人贾鱼吗?

    赵管教忙掏出电话把消息汇报给李科所长,情形根本没按照原本的计划实施,他必须得请示上级了。

    李科那边闻言大怒:“什么?重伤五个?轻伤五个?怎么会这样?那个领头的差点被打死?都送进医务室了?那个新来的犯人贾鱼毫发未损?怎么会这样?奶奶的,这个犯人贾鱼的运气简直是太好了,一来就遇上两伙人斗殴,这十个犯人也是饭桶,怎么不听话自己打自己了?”

    李科琢磨一下道:“给那个贾鱼再换一个牢房,这次换个硬点的牢房,有两个缓期的杀人犯那个房间……”

    不过半个小时后,李科又得到手下赵管教的汇报,这次赵管教直接跑到他的办公室了:“所长不好了,那个房间重伤了八个,都躺在地上起不来了,另外两个虽然是轻伤,但精神显然不好了,都嚷嚷着救命,而那两个缓期的杀人犯已经昏迷不醒,不死也是植物人了……”

    “什么?那个贾鱼怎么样?”李科忙不迭的问,赵管教咧了咧嘴道:“那个贾鱼……毫发未损……”

    李科傻了,现在看守所这么屁大的时间就前后两个老方十三个重伤,七个轻伤,其中两个不死也植物人?自己这个所长看来要完蛋啊!为今之计隐瞒是不行了,赶紧给局里打电话托关系从轻处罚吧?

    要是有一两个受伤的他还可以瞒得住,现在这么多受伤的,而且有两个看样子还要挂掉,也没人敢隐瞒了。

    这次李科不用手下的管教去牢房,他自己带着两个警员忙三火四的赶到了牢房前,一见两个狱警在清理牢房里一滩滩的血迹,而负责清扫的工人都站在了一边。

    李科冷冷问:“怎么你们来收拾?”一个狱警咧嘴道:“清洁工人晕血,刚吐完。”而李科又见在牢房最里面,一个十**岁的小子在呼呼大睡。

    “这个……什么玩意儿?”李科又问,而另外个狱警小声说:“这个就是今天新来的那个犯人,贾鱼。”说到贾鱼两个字李科眉头皱的更深了,今天的事情很蹊跷,贾鱼来了自己就倒霉了,把他关进两个牢房,两个牢房就出现了重伤害,而且还有两个危在旦夕,随时都有挂掉的可能。

    自己明明让人关照这个贾鱼,怎么他没事儿,牢房里的那些亡命徒反而有事儿了?李科看着很惬意的贾鱼就气不打一出来,怒喝道:“怎么犯人这么悠闲,狱警倒干起活来了?你小子给我起来干活收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