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5章 误解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周光荣直视着贾鱼道:“你很聪明,但你还年轻,请你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我现在作为白海市最大的公安系统负责任,绝对不好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希望你好好的和我们配合,这也是给你的一次机会。”

    “这个……可以,我可以告诉你,不过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可以,只要你说就可以。”周光荣随后摆摆手:“你们都出去吧,我单独跟这个小兄弟聊聊。”

    周围的刑警狱警一愣:“局长,还是我们一块在这吧,这个小子看样有点危险啊。”周光荣呵呵笑道:“能有什么危险?我不加害他,我这是在帮助他,他如果能有个好的结果,必须接受我的帮助,不然他就没有未来了,没事,你们都出去吧。”

    刑警和狱警都走了出去,但他们也不敢走的太远,只在牢房门口呆着,而且他们临出门的时候还点指着贾鱼,让他老实点、规矩点,不要找不自在。

    贾鱼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周光荣这时问道:“行了,他们都出去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那些人打架是怎么回事?”

    “额……你想问什么?”周光荣道:“我想知道那些人打架和你有没有关系,真实情况又是怎么样的。”

    贾鱼点头道:“和我当然有关系,他们都是我打的,哈哈哈,其中两个死刑犯为啥不枪决?为啥要判死缓?就因为他们家里花钱了是不是?那好,我就替老百姓送他们上路。

    另外十二个混混我有把他们弄残了,就算不死这辈子也废了,但我并不是滥杀无辜,剩下几个品质还凑合,我放了他们一马,大赦一回,让他们长教训以后好好做人,不要再欺软怕硬。”

    贾鱼轻描淡写的说完,周光荣则一脸的震惊:“你……你……好啊!竟然都是你干的,都是你一人干的吗?”

    “啧啧啧,周光荣,你不用这眼神看着我,收拾几个坏人而已,你呢,最好给我秉公执法,不然我连你也一块拿下!”

    周光荣脑袋一晕,脑子里都是一个词,反了,反了,真是反了,而当他正准备喊外面的刑警之时,只见眼前出现是红色的小本本,同时小本本展开,周光荣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只见这小本本不是别的,正是中南海红卡,能拥有中南海红卡,便有特权可以随便出入中南海了。

    整个华夏有几人能有如此特权?周光荣差点一屁股坐地上:“你你你……”贾鱼撇嘴道:“你什么你?让你老小子好好的为人民服务,惩恶扬善,要是不听,跟恶人沆瀣一气,我现在就办了你。”

    “我……那个……领导好!”周光荣腾的一下就站起了身,冲贾鱼敬了一标准的礼,中南海红卡拥有特殊的权利,周光荣只是个县级市的小公安局长,跟拥有中南海红卡的贾鱼权利是比不了的。

    贾鱼摆摆手:“行了,行了,看你这德行还像个忠臣的样子,以后好好工作吧,不要三心二意就好。”

    “好,知道了领导,领导辛苦了。”周光荣又忙拍马屁:“对了领导,刚才我手下找了关于您的一些目前的资料,您现在是在小康村当村医?领导,您要不要个大点的官职?”

    贾鱼摆手道:“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不该打听的你不要打听,我当个小村医就挺好的,其他的就不用你操心了。”

    “哦,属下明白,属下明白。”周光荣忙不迭的点头,心里明白,这人肯定有特殊的任务的,自己得好好的拍马屁才行,最好有什么任务搞不定需要自己帮忙,那自己跟拥有中南海红卡的大领导共同做任务,这可就爬上去啦!

    “领导,我这就放您出去。”贾鱼道:“嗯,对了,把你私人电话给我留一个,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我以后有事让你办,你就直接给我办了,有些时候一点小事我也不能动用红卡。”

    “明白,明白。”周光荣点头如同小鸡吃米一样,恨不得给贾鱼提鞋了。之后周光荣出去,趾高气昂的发号施令,让狱警赶紧把贾鱼给放了,人家是无辜的,咱们不能随便乱抓人。

    贾鱼从看守所出来,周光荣要开车送他,贾鱼摆摆手,可不愿意坐警车,让人看见还以为又被警察抓了哪,出门走了几步,打了个出租车往小康村走,上车的时候出租车司机看了贾鱼一眼,又瞄了瞄他出来的地方。

    压低声音问:“兄弟,刚从看守所出来啊?”从司机那小心翼翼的表情,贾鱼一阵迷糊,这家伙把自己当坏人了不成?

    贾鱼故意逗他说:“嗯,警察说我杀人了,但是他们没有证据,嘿嘿嘿……”、“啊?”出租车司机被吓的不轻,贾鱼淡淡道:“愣什么,又不是不给你钱,给我好好开车,听说最近不好好开车的司机好像都被抢劫了呢。”、“别,兄弟,你可别吓唬我,我好好开车,好好开车……”

    到了小康村、贾鱼给了车钱,溜溜达达的到了卫生所,进屋没多久,王雪低头叹气的走了进来,一见办公室内的贾鱼,王雪忙惊讶道:“你怎么回来了?”

    贾鱼乐了:“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回来啊?”王雪忙摇头:“不是,不是,我以为他们不会放你的。”

    贾鱼呵呵笑:“为啥不放我啊?我也没杀人放火,到他们那了,把事情说清楚就没事儿了。”贾鱼说的很轻松,但王雪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我听说陈旺有个大爷叫陈明,是个派出所的老警察,你身上没伤吧?他们没打你吧?”贾鱼摇摇头:“现在是法治社会,哪能随便打人呢?现在的老百姓啊,骨子里还是怕官,你越是怕当官的,这些当官的就越是嚣张,咱们按法律来,他们当官的也得伏法的。对了,晚上我给你针灸。”

    王雪白了他一眼嘀咕:“你咱们总记得这事儿啊,是不是目的不纯?”、贾鱼撇嘴道:“我给你针灸,我咋目的不纯了?有些时候啊,好人总是要让人误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