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6章 捏一捏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人闲聊没多大一会儿,刘淑梅屁颠屁颠的跑来了,还没到卫生所就先听见她的大嗓门:“不好了,不好了,乡里派出所出事儿了,老多警察被抓起来了,派出所的所长都被停职了……”

    贾鱼一听她这大嗓门心想,这娘们不愧深喉啊,这嗓门,要是晚上跟她来一炮,那叫的不得全村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的啊。

    刘淑梅一推门,就见到王雪和贾鱼在办公桌前面对面的坐着,瞪着大眼睛道:“贾鱼兄弟你回来了?”

    “刘姐我本来也没多大的事儿啊!”刘淑梅拉了把椅子一屁股坐下,这妞儿的屁股可不小的,坐下后就唠叨起来:“兄弟,你是没事儿了,派出所可倒霉了,听说出了人命了,好几个人死了,还有不少受伤的,咱们白海市的公安局长都到场了,一查原因跟咱们乡里的派出所有关系。

    听说陈旺的大爷陈明直接被逮捕起来了,这老家伙这些年在各个村吃拿卡要,半个户口啥的还得给他塞二百块钱,他还经常抓赌,不给他五百块就不放人,这下好了,老天报应来了,把他逮捕听说还要判刑!”

    王雪呼出口气去,刚才见那个胖乎乎的警察就极为霸道,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刘淑梅继道:“那个派出所所长和副所长全被停职了,新所长和副所长很快就来了,咱们乡里派出所这次算是大换血了,这回咱村长陈大宝也失去一半的靠山了。”

    王雪叹道:“陈大宝还有个副乡长的亲戚可以仰仗,不过他们能消停几天的了……”

    此时,陈大宝跟陈旺气得乱蹦乱跳,尤其是陈旺,在乡卫生所牙齿要的嘎巴嘎巴响,忍不住出声骂道:“他麻痹的贾鱼这小子运气实在太他妈的好了!一关进看守所里面的犯人就内讧了,现在这小子平安释放,妈的,老子还赔进去五千块钱,这个事儿完不了!”

    快到中午了,贾鱼要自己弄点饭吃,当然,他现在的修为已经用不着吃饭了,只是走过样子罢了,而王雪已经先回家去了,刘淑梅这时道:“兄弟你个男的,能会做啥饭啊?到刘姐家吃吧。”

    贾鱼搔搔头:“刘姐,这样能好么?”、“有啥不好的?我就一个人在家,走吧。”贾鱼也不客气了,跟刘淑梅去了她家,顺便看看她家的老母猪,这母猪正在给小猪喂奶,十一只小猪也很活泼健壮。

    贾鱼道:“刘姐,明天我给你家小猪注射疫苗,这样能防止小猪死掉,这种时候的小猪死亡率也很高的,另外晚上母猪睡觉的时候你时常看着点,有时候母猪翻身容易把小猪压在身下,那就给压死了。”

    “兄弟,你懂得真多。”刘淑梅赞叹一句,又犹豫问:“不过兄弟,你跟姐说实话,你真的是医生,不是兽医么?”

    贾鱼无语了,这娘们说话真直接啊!刘淑梅准备饭菜去了,贾鱼看着她撅着屁股在锅台前后忙活,真想就在锅台跟前,跟她来一回。

    刘淑梅手脚极为麻利,很快炒了四个菜,又给贾鱼烫了一壶酒,农村的小菜和热酒极为的吸引人,闻着这酒香和菜香、贾鱼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刘淑梅忙活好了的时候,王雪打来电话问他在哪里,并说给他送饭来了,贾鱼搔搔头:“那个……我在刘姐这呢,小雪啊,要不你也过来一起吃点吧。”

    “不了,不了,我吃过了。”王雪挂了电话,心里微微有些失落,转而把饭盒打开,夹起一个热气腾腾的饺子就塞进嘴里,气得嘟囔说:“什么东西,一看见刘淑梅眼睛多直了,现在还去人家去了,你干脆住人家算了,跟只小狗似的,看见刘淑梅都能摇尾巴……”

    刘淑梅忙活完毕,回到炕桌前,端起酒壶给贾鱼倒上热酒,又给贾鱼夹菜,贾鱼也不客气,跟着吃喝了起来,刘淑梅也陪贾鱼喝了两杯酒,小脸也红润起来。

    吃喝了半个多小时,贾鱼吃好了,刘淑梅收拾碗筷,不过她喝了两杯白酒,本来酒量就不是很好,这一下就有些头重脚轻了,在锅台边被跟柴和绊了一跤,一下子屁股坐地上了。

    土地坚硬,刘淑梅哎呦了一声,想起就起不来了,贾鱼忙从里屋出来,扶起刘淑梅:“刘姐,你怎么了?”

    “我……我屁股疼。”刘淑梅借着酒劲儿说了一句,说完脸就通的红了,贾鱼想扶着她进屋,不过刘淑梅一迈步这胯骨和股边就疼的厉害,跟着哎呦哎呦的叫唤,疼的都有些醒酒了。

    贾鱼干脆把她拦腰抱了起来,还是二十六七岁的女人,抱着肉实、不像岁数太小的摸到哪里都是骨头架子没有肉感,刘淑梅晕晕乎乎的被拦腰抱起,两只小脚也紧跟着一飘,她的手掌落在贾鱼肩膀和后背上,感觉这个男的是这样的有力,一时间有点痴痴了起来。

    快一年没有被男人碰过了,一下子接触男的,刘淑梅不禁激动了起来,同时她心里也有些害臊,自己怎么就这么没出息了,怎么对一个十**岁的半大小子这样有感觉了?那自己不成了个不要脸的女人了么?

    刘淑梅心里正胡乱想着,贾鱼已经抱着她放在了炕头:“刘姐,你别动,没事儿我是医生,我给你看一下是哪里的毛病,我一会儿按哪,要是疼你就说,不疼你就不说。”

    “好,好,我明白。”刘淑梅应了一声,贾鱼的手先放在她的腰上,刘淑梅不吭声,再往下放一些,刘淑梅脸上通红,但也不吱声,贾鱼的两手都放在她硕大的臀瓣上,刘淑梅娇喘了一声,还是不说话。

    贾鱼手最后放在她尾椎上了,刘淑梅才哎呦一声,说:“对,对,就是这里,就是尾巴根疼。”贾鱼道:“这就好办了,你是刚才摔倒屁股落地,尾巴根骨折了。”

    “啊?”一听骨折了,刘淑梅就慌了:“兄弟那可咋办啊?”、“呵呵,刘姐没事儿,我都跟你说了我会治的,不过,你先把裤子脱了,我得看自己,然后给你捏骨,捏过来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