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7章 小猪打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捏骨啊!”刘淑梅犹豫的问了一句,贾鱼道:“刘姐,骨折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并不是说骨头断了就是骨折,有的时候是错位了,你赶紧把裤子脱了吧,我看看要是骨头错位就给你捏过去了,别耽误时间了,不然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几个月你都好不了的。”

    刘淑梅这下害怕了,这要是几个月都不好那可麻烦了,自己一个女人可怎么活啊?忙不迭的手放在裤腰带上,略微犹豫一下,解开,然后把裤子褪掉了。

    她里面穿着的是薄棉裤,薄棉裤里面还有衬裤,贾鱼见她把薄棉裤褪掉,又催促说:“刘姐,你把衬裤也脱了吧,这段时间没人,我好好给你捏完,要不一会儿有人进来别误会了。”

    “哦,好,好的。”刘淑梅红着脸,又抓住衬裤往下一脱,然后头别过去冲着门,脸红的不能再红了,本来她是个大嗓门,不过此时嗓音有些沙哑起来,而且放的极低。

    她里面是一件白色的小内内,贾鱼呼出口气,这女人臀部实在大,白花花的就像是个大锅盖似的,他手放在刘淑梅的尾巴根的地方,见那里有些红,应该是骨头错位了,其实往上一推就好,但贾鱼想了想笑了,这样推上去不久没自己事儿了么。

    忙说道:“刘姐啊,是骨头错位,我得给你好好推推,那个……得先消毒,我这也没带药箱啊,你家有酒精吗?”

    刘淑梅撅着屁股嘟囔一句:“没有啊,不过白酒行吗?”、“哦哦,白酒也行。”贾鱼先下炕拿了喝剩下的白酒,然后倒出一些涂抹在刘淑梅尾巴根的周围,刘淑梅更是害羞,恨不得地上有个地缝都要钻进去才好。

    十来分钟后,贾鱼已经摸遍了,而刘淑梅都已经有些娇喘了,贾鱼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收手,往上一推,嘎巴一声,刘淑梅的尾椎骨复位,这算好了。

    刘淑梅也感觉一阵的爽意,整个人落在贾鱼怀里,两人四目相对,刘淑梅忙脸红的从他怀里起身,随后把裤子提上了:“兄弟,多少钱?”

    “呵呵,刘姐,啥钱不钱的?举手之劳而已,对了刘姐,我先去一趟卫生所,拿点工具回来给你家小猪打牙。”

    “打牙?”刘淑梅不明白的眨了眨眼,没听过这个词儿啊!贾鱼笑道:“一会儿你就明白了。”贾鱼觉得便宜也占得差不多了,再说自己也不缺女人,凡事一点点来才有意思。

    先出了刘淑梅家,回到了卫生所,王雪把一盒饺子吃了,小肚子吃的圆滚滚的,正在喝着茶消化食儿。

    “哎呦,贾兽医回来了啊?刘淑梅家的饭好吃不好吃啊?”贾鱼呵呵一笑,这小妞儿明显的在吃醋了,不过他喜欢小妞儿吃自己的醋。

    “额,还行,还行。”贾鱼应了一句,拿起自己的医疗箱,王雪又问道:“是人家的菜还行啊,还是人还行啊?”

    “小雪,你想多了,我这去给她家小猪打牙去,你跟不跟着啊?”王雪犹豫了一下:“我……”贾鱼呵呵笑:“不跟着我不勉强啊!”

    “好,我跟着,不学白不学。”王雪也要拿了自己的医疗箱,贾鱼呵呵笑说:“我是给小猪打牙,你拿人的医药箱也没用啊!”

    “我乐意!你管我呢!你是我啥人啊?”贾鱼也不回话了,两人到了王淑梅家,王淑梅正在给老母猪温猪食。

    贾鱼跟王淑梅打了个招呼,就开始抓住小猪,然后一手一掐,掰开了小猪的嘴,就用尖嘴钳子把小猪的牙齿捏碎。

    “啊?”王雪和刘淑梅都愣了,王雪道:“贾鱼,你要把小猪都弄死啊!”贾鱼道:“你懂啥啊,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母猪在哺乳期间小猪的牙齿会伤害母猪的哺乳的,所以一定要把他们的牙齿捏断才行,要不然他们用牙齿把母猪咬疼了,母猪就会拒绝哺乳甚至有的母猪会伤害小猪。

    你们知道不知道有的母猪把小猪压死,还有的母猪吃掉小猪?这种事并不全怨母猪的,有时候就是因为小猪把母猪咬的太疼的原因。”

    “哦,原来是这样啊!”两人这下都明白过来了,在农村有时候就听说母猪吃猪仔的事情,把人气得往死里揍母猪,今天才找到了真正的原因,但见贾鱼下手狠辣,一钳子就把小猪的牙齿捏掉,小猪疼的嗷嗷的叫唤,有的小猪牙齿都流血了,还是有些心疼。

    正这时,王雪的电话响了,她接听,里面的声音有些嘈杂,一个女声在叫着,另外一个女声急促的说:“是王医生吗?我嫂子要生了,你快点来一趟啊!”

    “啊?”王雪傻了:“你家是哪里的啊?我……我就是个护士啊!”、“我家是村西头的老孙家,王医生啊,你不来我嫂子咋办啊?”

    王雪道:“你先冷静一下,我这点医术开点药、打个点滴还行,生孩子是属于妇产科的事情了,我哪有那个技术啊!你应该把孕妇送到乡里卫生所,或者县里啊!”

    那边女孩儿急道:“来不及了,我嫂子羊水都破了,而且乡里卫生所我们也打电话了,他们也接生不了,再说咱村距离乡里卫生所十来里,这么远我嫂子也折腾不了,这路也不好走,如果送到县里就更麻烦了,六七十里路,咱们这边连个车都没有啊,时间也来不及啊……”

    “这……这……”王雪正犹豫着,贾鱼一把抢过电话说:“放心,马上就到!”说完挂了手机,把手机递还给了王雪。

    王雪喃喃道:“贾鱼,你……你去接生吗?”贾鱼点头:“其实接生猪和接生人没什么两样,就是人娇气点,用的药温和点,用的剖腹产或者侧切的尖刀一个大一个小而已,我这还有两个小猪,打完牙就过去。”

    贾鱼说话间已经把剩下两头小猪的牙齿打掉了,随后跟王雪朝村西头的老孙家赶去,王雪小脚丫走路慢,贾鱼真想把她抱起来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