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6章 疼不疼
    ,精彩无弹窗免费!

    胡海峰心里已经完全崩溃了,惊恐的、双眼都充满了水雾,他忙踩了刹车,身边的陈旺骂道:“胡海峰!你他妈的吃错药了是不是?踩你妈的刹车啊!”

    胡海峰哆嗦了一下说:“我……我尿裤子了。”、“啊?哈哈哈……”陈旺大声笑了起来:“你尿裤子了?真是太有意思了!这么大人了还能尿裤子?真他妈怂货啊!”

    胡海峰低声道:“我这肾不好,那个我还有尿下去方便方便。”陈旺也打了个哈欠道:“正好,老子也下车撒泡尿……”两人下车后,胡海峰又拉开后座的车门:“郭军,你也下车撒泡尿。”

    郭军正呼呼的睡着,被胡海峰摇醒了,刚要发飙,陈旺推了他脑袋一下说:“胡海峰尿裤子了,你有下车撒泡尿,你也别尿裤子了。”

    “啊?胡海峰尿裤子了?我看看?”郭军一下就精神了起来,而他下车时候,胡海峰特意留意的看了一眼那个老太太的双腿,发现那老太太根本就没有脚,脚脖子现在空空如也。

    胡海峰等两个人下车后,便拉着两人往远走一点撒尿,而郭军和陈旺还嘀咕骂道:“胡海峰,你这个傻逼!撒个尿还跑那么远干啥啊?真他么的……”

    当他们走出了二三十米,胡海峰忽然爆发出了最后的潜能,一手扯着陈旺,一手扯着郭军,扯着两人的胳膊,两条腿像是发了疯一样极速的朝前飞跑。

    陈旺和郭军被扯的差点来个狗吃屎:“妈的胡海峰,你是不是中邪了?你跑个几把!”胡海峰压低声音急促道:“两位,快点跑吧!那个老太太是鬼,是个恶鬼啊!她没有腿你们没发现吗?她拦车,上车,坐在那你们难道没发现她没有腿吗?”

    “什么腿?什么没有腿?你瞎说啥呢?”陈旺和郭军一阵的不屑,甚至脚步已经停了下来,郭军道:“不跑了,不跑了,根本跑不动了,累死了。”陈旺也大口喘息,本来在雪地里跑就累,加上大冬天冷空气也让肺活量提不起来。

    正这时,胡海峰回头看了一眼,见那个飘飘悠悠的老太太已经追了上了,胡海峰也不管两人了,松开手就撒丫子开跑,而且一边跑一边发出尖叫,这声音在夜空中极为的刺耳。

    “你妈的有病吧?”郭军骂了一句,几乎跟陈旺一起回头、想要往回走,郭军还嘀咕:“妈的,这个神经病,不理他了!”

    两人正走着,一件不远处飘飘摇摇而来一个老太太,正是面包车里的那个老太太,郭军不仅擦了擦眼睛:“我说大姨,你不在面包车里呆着,你下车干啥?”

    老太太呵呵呵的发出笑声,这笑声在夜色里显得那样凄然:“面包车里太冷了,我就下来活动活动,我的脚啊都冻麻了……”

    老太太说到脚,这次陈旺和郭军从上到下看到了她的腿,她的腿下面只要空荡荡的黑色裤管,正如刚才胡海峰所说的,哪有什么脚啊,这老太太是飘着的。

    再看老太太笑着,吐了一下舌头,那舌头猩红、拉出了半尺多长,正常人的舌头哪里有那么长的?

    陈旺和郭军这下傻了,两人对望了一眼,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像是两只没头苍蝇一样转身就跑,期间两人不知道多少次栽如了雪珂当中,有时候的雪珂有半人多深,都是一些壕沟,里面石头、树杈都有,扎的两人浑身上下出现不少的伤口。

    但他们不敢懈怠,耳边仿佛总有那个老太太凄惨的声音,时而冷笑、时而咒骂、时而哭泣,北风呼啸,两人跑到家,冷汗不止,把被子蒙住头,瑟瑟发抖,一夜没敢出被窝,第二天一早,高烧达到四十度,已经是进的气少,出的气多了。

    贾鱼第二天一早精神特别好,这边还没有来电,给供电所打电话还没打通,贾鱼先扯过一条线跟邻居王雪家借了电,并说这个月电费他来出。

    王雪气得也挺早,洗漱完毕了,正准备做早饭吃,想了想这早饭得多做点,给贾鱼带一份儿出来,一早上的煮了两碗面条,一个大碗一个小碗、王雪想了想又在大碗里面多放了几个鸡蛋,然后放在竹篮里面上面盖上保温的薄被,就片腿到了贾鱼的院子。

    “贾鱼,吃饭了,吃饭了。”王雪低声呼喊了两声,贾鱼推开前院的大棚门笑说:“我在这呢。”王雪走过去问:“昨天晚上你就在大棚里面住的啊?”

    “是啊,是啊。”贾鱼点头承认,而其实昨天晚上他收拾了陈旺那三人,就有点想垛堞、罗刹女了,便留下一个分身在这里,真身回到了姚安市,以他现在的修为回到姚安市也是屁大会儿的时间。

    到了姚安市便迫不及待的把垛堞、罗刹女、白灵等拉进了小世界的没有时间概念的结界,然后扒了开始嘿咻,整整一晚上,贾鱼与六百佳丽的修为更近了一层楼。

    出了结界后,罗刹女、垛堞等也都满足了,贾鱼才又回到了小康村,王雪进了大棚,里面湿气很重,刚进来就打开了竹篮子,里面一大一小两万热腾腾的热汤面。

    “趁热吃吧,一会儿托了,就不好吃了。”王雪要把面端出来,贾鱼道:“哎呀,面是好,要是里面有点菜叶就更完美了。”

    王雪白了他一眼:“想得美呢!大冬天的哪里有菜叶啊?我往里面放了白菜叶了,你凑合吃吧。”、贾鱼笑了:“谁说没有啊!还是新鲜的呢,你进来就知道了。”

    “切!还新鲜的菜叶?你竟逗我!”王雪不信,见贾鱼撩开了大棚的帘子,她走进了大棚内,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眼前的大棚已经是绿油油的一片了,或者说这不是绿油油的,而是那种清脆的,小白菜已经涨到了三寸多高了。

    这种高度正是最好吃的时候,用来蘸酱小凉菜极为的爽口,王雪用力揉了揉大眼睛,嘟囔道:“这……这怎么可能啊?贾鱼,你掐我一把我看看疼不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