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5章 不客气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村长都向乡里打过好几次报告要拆你的猪场了,要不是我拦着城建大队和环保局的、还有土地局的人找来找你麻烦了,让你跟我去谈谈生意你还推三阻四的。”

    “我呷?”贾鱼一咧嘴,心想陈大宝那个老王八!果然是帝国主义灭我之心不死啊!还以为他这两天吸取教训消停了呢!原来还是一直在搞事情!

    “嘿嘿,刘支书咱们几点去啊?”刘梦然道:“现在就准备一下吧,晚上的应酬,不过咱们这段路太难走了,到白海市也不早了。”

    “好,我先回猪场一趟安排安排。”贾鱼先回到了猪场,跟两个小妞儿说晚上要跟刘支书一起去跑贷款,林玲和王雪一听都很高兴,两人都是小康乡的,都希望小康乡早点富裕起来,能修一条好点的路,每次去城里也都方便了。

    林玲便道:“那……你的猪场咋办啊?”王雪道:“没事的,他有工人的。”林玲摇了摇头:“有工人也不行的,有的时候老板不在工人也不好好干活。”虽然小康村的老百姓朴实,但有很多人要整贾鱼,例如陈大宝、陈旺这些人,要是贾鱼走了,他们还会暗中使坏的。

    王雪道:“这样吧,反正我们两家是邻居,我晚上抽空过来两趟不就行了么,这边也有监控。对了玲玲啊,要不你有住在我家得了,反正晚上我一个人住。”

    贾鱼道:“干脆,你们住在我这算了,我这好几间房子也住不了的,额……另外玲玲就在我的猪场吧,当御用兽医,你在乡里开多少钱,我都给你翻倍。”

    林玲笑道:“行啊!这可是你说的,供吃供住我在乡里一个月是八百块钱的实习费。”贾鱼叹道:“那么少啊!翻倍才一千六,算了,再翻一倍,一个月给你开三千块好了,你算是我猪场、鸡场的兽医兼任副厂长,我不在你就是总管了。”

    王雪忙道:“那她是副厂长了,有工资了,我还没有工资呢?”林玲笑道:“你还要什么工资啊?这猪场和鸡场都是你家的,你给自己家干活还不应该啊?还要啥工资啊?”

    王雪疑惑道:“什么是我家的?明明是贾鱼家的好吧?”林玲又道:“那你跟贾鱼啥关系啊?早晚你们不都是一家人么?你现在就是这猪场鸡场未来的老白娘,以后不都是你的吗?”

    王雪这才听出了言外之意,害羞的跟林玲又嘻嘻哈哈的嬉闹了起来,贾鱼心想抓,抓她,挠,挠她,扯她的衣服,往下扯……不过很失望,一件也没扯下来。

    贾鱼随后跟厂子里的工人交代了两句,想了想又留下了个分身,毕竟是两个黄花的小妞儿,别万一出点啥差错就不好了。

    把家里的事情安排了妥当,贾鱼又回到了村部,刘梦然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一身休闲的打扮,把长发已经弄成了个马尾辫,一身牛仔服,外面套了个黑色的棉服,见贾鱼看她,刘梦然问道:“看什么看?哪里不对么?”

    “这个……你怎么把自己往不漂亮的样子打扮呢?”刘梦然又白了他一样:“用你管?”贾鱼笑道:“是不是那个同学对你有意思啊,所以你才把漂亮的衣服都换下去了。”

    “切!外面冷好吧?我在屋里穿的薄,去外面还穿薄薄的,我耍漂啊我?”刘梦然这么解释,但贾鱼显然不信,女人如果对这个男的有意思,会精心打扮,把自己装扮的极为性感的,现在这样随意,而且还拉自己这个电灯泡过去,显然就是为了单纯谈生意了。

    两人出了村部,刘梦然上了自己的qq车,贾鱼坐在副驾驶,发动了一阵车子,qq车才如同蜗牛一样的行驶,但行驶的方向不是白海市而是乡里。

    贾鱼又问:“刘支书,你的车好像开的不对,白海市你应该往南开,你怎么往西边开啊?西边可是小康乡。”

    刘梦然生硬回道:“我知道!乡里的路好走不是?村里通往白海市的路不好走!”刘梦然开车的速度也就三十迈,等到了乡里,路果然好走了一些,这次绕弯往白海市开,速度只加到了四十迈,而刘梦然嘴里还小声嘀咕:“真快呀!”

    贾鱼无语了,这娘们是咋考下来的驾照呢?不过这种速度也好,撞不死人,自己也撞不死,但这速度也太慢了,怪不得这娘们要提前走,要不天黑前真赶不到乡里啊?

    贾鱼心想自己别管了,还是睡一觉吧,留在小康村分身那边没什么动静,王雪和林玲两个小妞儿都认真的敲猪,顺便检查检查工人喂鸡、喂猪的情况。

    贾鱼干脆留下分身在车里,真身进入小世界当中跟六百个佳丽嘿咻嘿咻去了,嘿咻的天昏地暗,爽透了全身每一个细胞。

    都爽透腔了,贾鱼才出来,发现这娘们开了一个多小时了,刚到了一个镇子,再往前开这娘们想抄一个近道,不过开进了路边的雪珂子里,车陷进了雪珂子里呜呜呜的打轮出不来了,贾鱼心想:你个傻妞儿,你瞎啊!往这雪地里开?

    刘梦然见贾鱼醒了,有点抱歉的嘟囔:“这破车,怎么不好使了,怎么陷住了?”贾鱼点了点她的道航,随后叹口气道:“我说大小姐啊,乡里去白海市的路有七八条呢,这是唯一一条能陷住车的路,你还挺会挑的。”

    “我呷?你敢说我?”刘梦然张开五只,像是九阴白骨爪似的,轻哼一声:“算了,饶你一次,再和我这样说话,我就不客气了。”

    贾鱼心里笑,这家伙没想到还是个小辣椒啊,要是生人还真被她的冰山面孔和蒙蔽了,真跟她混熟了,她就显出霸道而又可爱的一面了。

    “现在怎么办?要不我叫拖车吧?”刘梦然也没主意了,想打电话叫拖车,贾鱼下了车看了看,见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拖车来了不得几千块钱啊?

    忙说道:“村书记大人,您先下来。”、“干嘛?”刘梦然问了一句,但还是推开车门下了车,贾鱼又道:“到四处捡点树枝,我们都去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