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8章 照顾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刘支书,你就别喝了,一会儿回乡里还得你开车呢!”贾鱼说着跟众人又撞了一下杯,接着一口干了,被个十**岁的半大小子给撞杯了,这些人脸上根本挂不住,跟着也干了。

    一人喝了两瓶酒之后,脸上泛红,不过说话也显得更亲切了,那个龙卷风女声拉着刘梦然兴奋道:“我说系花啊,你现在是什么职位啊?你带来的这个小兄弟到底是啥人啊?这也太能喝了吧?”

    刘梦然也没想到贾鱼这么能喝酒,轻声道:“我现在是一个村的村书记,这位是村里面的村医……”、“奥!原来是村医啊?小伙子岁数看着不大,但这人明显要比酒桌上的那帮王八蛋男的靠得住了,看这人的酒品差不多就知道这人的人品了,这属于那种实在的靠得住的男人。”

    刘梦然叹了口气,心想王小红真是喝多了,要是喝酒的男人靠得住,天天在外面跟你喝酒,那不就成了大酒包、大酒鬼了么?那以后这两口子天天在外面喝酒、耍酒疯,这日子可就不用过了。

    这时众人已经喝到了兴头上、胖子拿出了茅台,然后挨个倒上,贾鱼呵呵笑道:“挨个倒还不如一人一瓶对瓶吹了。”此言一出,众人皆然欢呼起来,杨凯哈哈哈笑了:“小兄弟果然好爽!来,对瓶来!”

    他说完也拧开了一瓶,再坐的大多数都一人一瓶,然后胖子先开始对瓶喝,贾鱼也拿起来喝,而有的人喝,有的人则偷眼看贾鱼是不是真的喝,一瓶酒咕咕噜噜的进了贾鱼肚子,而胖子喝到了一大半就趴下不动了,还有两个小子喝了半瓶也迷迷糊糊起来,杨凯喝了半瓶咳嗽了一声,放下了茅台,看着贾鱼。

    杨凯此时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心想这小子还是人吗?或者……他这人的体质就跟正常人不一样,就比如解放军有个将军叫林虎的,天生喝酒不醉,跟俄罗斯谈武器以极低的价格把武器给买下来了,原因是俄罗斯人也爱喝酒,谈生意必须得跟老毛子喝酒。

    结果林虎将军一人把俄罗斯十二个军官都给放倒了,迷迷糊糊的他们就签了字,杨凯心想失算了,他不仅看了看正在劝大家不要拼酒的刘梦然,心想怪不得这妞儿带来个半大小子,原来这小子是这种特殊体质啊?

    不行,拼不过老子酒不拼酒了!杨凯心想:老子泡妞儿靠的是智慧,而不是酒,明知不敌还硬去拼,那不是大煞笔是什么?老子换套路啦!

    杨凯冲贾鱼拱拱手:“小兄弟好酒量!在下佩服,吃好喝好啊!那个……我跟老同学叙叙旧!”杨凯说着走到了刘梦然跟前,把一个醉醺醺的同学扯到了一边去,自己坐下了。

    贾鱼心里嘿呦一声,心想这个杨凯滑头啊!一般的二代会不服输接着来的,这货可以啊!见势不妙就调转枪头啊!杨凯此时笑道:“梦然、老同学啊,你上次跟我打电话说给小康村修路的事情,我当成最重要的事情来办,公司的团队已经探查好了,成本大概需要八百万……”

    一听这个数字,贾鱼微微摇头,自己的建筑团队不敢说全国最牛逼的!但是绝对是全省最牛逼的!自己的团队预算需要一千万,这个货竟然说八百万?很显然,这肯定是偷工减料、豆腐渣工程了。

    只听杨凯又道:“其实梦然啊,就算你不找我,我也准备投资乡村的建设的、老百姓现在的日子过得还有很多穷的,而且这两年大苞米价格不高、种子化肥农药的价格倒是年年增高,咱们往上数祖上三代都是农民,所以饮水思源啊,咱们必须要发展农业,不修路农民就富裕不了,为了农民富裕,我们当代青年就应该投身到如火如荼的发展农业的建设大潮当中去。”

    刘梦然也有些感染了,叹息道:“老同学,没想到你的觉悟这么高,真是太好了!另外我们村也不白让你们公司投资,在物产方面有些山头,你如果想买,我们会给予最低价格,另外也可以给你批地建厂、只要不影响环境就好。那个……我敬你一杯。”刘梦然说着要端酒杯敬酒。

    杨凯忙关心道:“然然啊,你就不要喝酒了,对身体不好,呵呵……其实啊,我太了解你了,一心都是为别人着想,在学校的时候你就是这样的人,我一直把你的每一个点滴都放在心里,这几年一直不曾淡忘,然然,你一个人在乡村工作太辛苦了,需要个人照顾你,正好这次我投资在你们村,如果你不嫌弃,我来照顾你吧……”

    杨凯的模样像是很婉转,但是这大尾巴狼还是露出尾巴了,贾鱼那边已经把桌上的人基本上都灌趴下了,听见杨凯这样说,想看看刘梦然的举措。

    只见刘梦然眼中转了转微微一笑道:“杨凯,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很多事情并不是表面上的,尤其是感情问题,很复杂的,需要一种感觉吧,所以我还是自己照顾自己。”

    “然然,感觉是可以慢慢培养的,你看现在我们就是一次培养感情的机会,你需要资金修路,而我也想和你肩并肩的奋战在救苦救难的第一线上,我们两个有着共同的理想和共同的目标,我们是最合适的。”杨凯说着挨近了刘梦然一些。

    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呷?工作就是工作,感情就是感情,这么能混合在一起呢?没有感觉就是没有感觉,感情的事是最不能将就的,刘支书啊,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也得回乡里了,不然太晚了路就更不好走了。”

    “你……”杨凯狠狠瞪着贾鱼,贾鱼撇着嘴,伸手拎起刘梦然的挎包就往外走,刘梦然也正好找个台阶下,跟着贾鱼往外走,杨凯气坏了,忙要去抓贾鱼肩膀,看似抓到了,但实际上却只抓住了个虚影,而贾鱼已经拉着刘梦然到了包间门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