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2章 冬瓜和苦瓜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正这时,一个陌生的号码给贾鱼打来,贾鱼接听喂了一声,只听里面郭军压低声音说:“贾医生我跟你说个事儿……”贾鱼听见他声音放低,不仅朝外走去:“嗯,说吧。”

    郭军压低声音道:“贾医生,出事了,陈大宝要整你……”、“哦?呵呵,他怎么要整我?”贾鱼根本对陈大宝不屑的,郭军道:“陈大宝有个亲戚在城管局工作,乡长李卫民又联系了土地局的人,他们要双管齐下、联合执法,查封你的猪场、鸡场和蔬菜大棚。”

    “嗯?你是怎么得到消息的?”贾鱼问,心想郭军要是在没出事之前可能会得到陈大宝的消息的,但毕竟陈大宝乡长跟他就是表面文章,已经不信任这个郭军了。

    郭军道:“我是在门口偷听到的,上次我带领贫困户去县里上访,也让李卫民损失了利益,他们吃进去的钱又吐出来了,左后把怨恨都落在你头上,这次他们要整你,说你的猪场和鸡场是属于违章建筑,说你后买的房子建的大棚养鸡场也是违章的。

    因为那是老房子的宅基地,只能在原有老房子基础上建设,你直接扒倒了重新建设就是违反政策,要给你拆除,这次他们来了二十多人,你要是反抗就是抗法,而且陈旺还出主意说晚上直接拿推土机把你的房子全推了,这样你爱找找谁去!后来陈大宝说不行,万一你在里面出人人命就麻烦了……”

    “我呷?”贾鱼彻底无语了,当然,如今自己道祖级别的人物不怕这什么推土机乱糟糟的,但是自己要是个普通人哪?还不让他们给整死啊?要不说现在的一个小村长、小治保主任,他多大的胆子啊!竟然敢这样无法无天,草菅人命?华夏没解放是怎么的?这是解放前的日战区吗?

    贾鱼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本来不想跟这些小喽啰一般见识,自己怎么说也是道祖了,道祖就有点道祖样子,但这些人可太可恨了,这不处理,以后他们得欺负多少善良又无辜的人啊?正好那些土地局、城管局的一丘之貉,你们都来吧,本大爷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

    贾鱼又问道:“这个事儿你还要通知一下刘梦然书记,她毕竟是村里的一把手,这件事她也要了解的。”郭军道:“打电话了,不过她关机啊,后来我问别人才知道,原来李卫民临时召开了一个:关于乡村建设的发展会议的会议,刘支书开会去了,而开会期间是不许开手机的,她都走了大半个小时了。”

    贾鱼明白了,这玩的是调虎离山啊!你这个万恩的李卫民,小爷肯定把你收拾的尿都尿不出来,还有那个陈旺、还敢用推土机半夜推我?你干脆制造点土炸弹把我炸死的算了,还有陈大宝……都给我等着……不过贾鱼又一想,直接灭了他们就没意思了,那就等于没有技术含量,等同于自己的智商还不如这些货。

    贾鱼心想:猫抓耗子不吃,老子就是为了玩,跟我玩,老子玩死你……贾鱼顿了一下道:“好了,我知道了。”郭军道:“贾医生,你知道了不行啊,得有防范的措施啊!”

    “嗯,我有的,对了郭军啊,你现在哪里?”郭军道:“我现在村外的水潭呢,村长让我过来看看水潭里有没有鱼,能不能凿个洞,下个网捕点潭水下面的活鱼啥的,真捞到鱼了,我立马先给你送去两条。”贾鱼唉了一声,心想这小子其实心眼还真不错的,就是没跟对人,看来还真是交人交心,日久见人心了:“郭军啊,别捞活鱼了,没事儿回家看看你老婆吧?”

    “啊?”郭军愣了,随后嘿嘿笑说:“贾医生,我知道你是啥意思,你放心好了,我老婆对我没的说,我也不用看着她,夫妻之间讲究的就是信任,我老婆信任我,我也信任我老婆,我就在这凿冰捞鱼,不用回去,我老婆也不是乱搞破鞋的那种人……”

    贾鱼都无语了,这下子是假傻啊还是真傻啊?当然,贾鱼这种事儿也不好说的太明白,凡是让他自己领悟去吧,事情到了最后,自己就明白了,旁人多说无益。

    贾鱼干脆就守株待兔,静静的等着城管局、还有什么土地局的人来捣乱,这陈大宝是玩黑的玩不过,开始玩白道的了,还玩阴的了,这边依旧给老百姓发送小鸡,另外贾鱼还统计了一份全村的贫困户,这村子太穷了,还真有揭不开锅的贫困户,家里有老人的,儿子痴傻的,残疾的,这样的人有二十到户。

    而这些人里面说起来够心酸的,没有一户评上低保的,前几天村长陈大宝请客吃饭的时候许诺了十多个低保,但到今天落实的也一个没有,贾鱼统计了出来。

    觉得自己家大业大的,干脆对着二十多户村民帮扶到底吧,也不差这点了,贾鱼随后也帮着手下人挨家挨户的送小鸡,毕竟这是涨脸面的事儿,小鸡正发到了一半,贾鱼神识感应到了一个车队朝小康村的方向开来。

    贾鱼心里冷冷一笑,该来的还真来了,行啊!老子一会儿就打打你们屁股!贾鱼让林玲、王雪跟着工作人员发放,他转身回到了猪场,神识感应着车队还真直接奔着他的猪场而来,显然是调查清楚有备而来的。

    前面是两辆越野车,后面是两辆城管专用的皮卡,一般没收东西就往这车后面一扔,最后两辆是面包车,车队停下,先下车的是面包车里面穿着制服的城管,他们手里面拎着硬塑棍子,下来之后先攒集在猪场门前。

    接着是越野车的车门推开,两个瘦高的手下一手拉着车门,一手扶着车头,从里面先后走出一个大腹便便和一个瘦高的、穿着便装、五十来岁的男人,这两人头上没几根头发了,但梳理的倒是挺整齐,就像是一个矮冬瓜和一个瘦苦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