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8章 意外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刘梦然道:“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回去吧,有什么事情明天的会议上再说,你不也是村民代表么?”陈旺叹了口气道:“村民代表又不是人大代表,没意思,刘书记,我问你个事儿,你还是处女么?”

    “陈旺,请你住口!说话给我放尊重点!”刘梦然豁的站了起来,陈旺啧啧啧道:“尊重?小娘们,你整体往贾鱼那小子的猪场跑,你这个好白菜,没让贾鱼那个猪给拱了啊?刘书记,咱说句实话,你看我怎么样?”

    “放肆!”刘梦然呵斥一声,陈旺嘿嘿笑了:“放肆?还放五呢,刘梦然,你个小娘们,仗着自己是大学生,市里有点亲戚这把你嘚瑟的!今天老子明和你说了吧,老子今天就要草了你!还给你录上相,把你光屁股照片存几个手机,你敢报警我就都给你传出去,以后老子想玩你的时候就玩你,你不许拒绝,另外老子想当村长,你也得帮忙,嘿嘿嘿……”

    陈旺说着就大咧咧的解衣服扣子,他身高一米八出头,虎背熊腰,而刘梦然一米七的个头极为的苗条,任谁都会觉得刘梦然今天是完了,陈旺自然也是这样想的,刘梦然到任的当天他就想弄这个女书记了,只是一只没找到下手的机会而已,最近一段时间发现刘梦然经常往贾鱼的猪场跑,心想自己得抓点紧了,别让贾鱼那个养猪的把这娘们给先弄了。

    那就是自己给贾鱼刷锅了,那可不干,贾鱼那小子给自己及刷锅还差不多,至于村长陈大宝告诉他别招惹这个刘梦然,说她家里有亲戚之类的,陈旺更是不屑一顾,觉得陈大宝太胆小怕事了,越是有钱有势的越是当官的越是担心自己的名声。

    当官的女儿被一个小地痞给玩了,他还敢声张怎么的?没准还会委曲求全的把女儿许给自己呢,那自己岂不是乘龙快婿了么!借着裙带关系甚至能爬到乡里的,陈旺反而做起了乘龙快婿的美梦,今天他发现刘梦然自己的村部写什么民意材料,正是好机会。

    陈大宝说过这娘们就是来小康村镀金来的,下基层就是走个形式、人家来年就进市里,接着省里的,所以自己要抓住机会才行,今天正是上天赐予他的最好时机、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所以今天晚上陈旺色迷心窍准备铤而走险,冒着强奸坐牢三年的危险换取万一有钱人为了名声屈就给你自己的几率,命运险中求,陈旺准备冒一把险,他慢悠悠的解着衣扣、两眼像是饿狼一样紧紧的盯着刘梦然,显然把刘梦然当了他待捕的小白兔。

    刘梦然忙从桌子绕出来,绕到了屋子中间的一个桌子,而陈旺却已经堵住了门口的方向,窗户是钢筋防护封住的,显然是走不通,陈旺觉得自己堵住了门口,这小白兔就逃不走了,只要自己抓住她就没跑了。

    而贾鱼这时准备出手,但却发现刘梦然忽然笑了,而且冲陈旺勾勾手指撒娇说:“我还以为多大个事儿呢?你来呀,你过来呀……”贾鱼一时间也蒙圈了,觉得刘梦然难道是个荡妇?自己眼拙看错了?

    陈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刘书记,看来你也很饥渴啊!幸亏今天我来了,解决解决你的饥渴问题,我一定会好好的干你的!”陈旺已经心花怒放了,心想什么淑女啊,原来也是个**,或者这娘们见自己太强大了,她今天躲不开,既然逆自己也是被干,还不如好好的享受了。

    陈旺把外套脱了,随后直接朝刘梦然抓去,贾鱼皱眉起来,就算刘梦然真的是伪装的淑女,那自己也得出手不能让陈旺这小子占到便宜,至少自己先占了再说,既然陈旺可以霸王硬上弓,自己也就不装君子了,打趴下了陈旺也霸王硬上弓好了,他在等最后的时机,两人接触后贾鱼才想动手。

    陈旺手快要抓到刘梦然肩膀了,另只手则去捏刘梦然的下巴,他脸色荡着淫笑,没想到今天这样顺利能上了一个女大学生、还是一个女大学生村官,自己今天可不能着急,一定要好好的爽才行。

    他的手马上要捏住刘梦然下巴,刘梦然则嫣然一笑,这一笑简直把陈旺给迷住了,心想自己玩了那么多按摩院的小姐、可没有一个能跟刘梦然比的,那些骚娘们是个什么货色啊?人比人镇得死啊!宁愿亲刘梦然小嘴一下,也不玩那些老娘们一天……

    忽然,陈楚感觉自己的手腕被刘梦然的手钳制住了,而且手腕像是针扎一样的生疼,而刘梦然本来的嫣然一笑已经变成了极为的冷若冰山,下一秒,刘梦然一手叼着他的手腕,一手托着他的腋窝,直接甩了出去。

    “我操……”陈旺身体在空中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大叫一声,被摔到了办公桌上面,陈旺身体健硕、农村小子抗击能力强,桌子椅子此时倒了一片,陈旺很皮的爬了起来,转头冲刘梦然冲去:“小娘们可以啊!我就喜欢你这泼辣……嘭……”

    让陈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刘梦然的小白拳头竟然一下打在了他的鼻梁上,“你……”陈旺一愣,又是嘭!的一声,刘梦然的有一拳头打在他的鼻梁上面,接着又是砰砰砰三击勾拳,其中两击平勾拳打在他下巴两侧,一击下勾拳正中他下巴。

    陈旺感觉头有些晕,刘梦然的一击手刀又到了,砍在了他的脖颈上,陈旺脖子一矮,身体受力不住的下蹲,而刘梦然接着又一击横肘砸在陈旺太阳穴上,陈旺被直接砸倒在地,脑袋昏昏沉沉,这时刘梦然抓起旁边的木头凳子,这凳子是四方形的老式的,而且是实木的。

    刘梦然用凳子角,也就是实木的三棱狠狠朝陈旺砸去,陈旺本能的两手护住头,被刘梦然一下一下的狠狠的砸,刘梦然一直砸了二十多下,头发也披散开了,满脸的狰狞之色,银牙也咬的咯吱咯吱的,再看凳子上已经满是鲜血,而蜷缩在地上的陈旺两手抱头也是满身鲜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